• 第30章 103万的约定(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009字

    早上进校门碰见行为规范查岗员,被拖住问:“红领巾怎么没带?”

    “团员!”

    两个字叫得轰天响。惹得几个比我高半头的“红领巾”纷纷侧目。一匹野马脱去勒在脖子上的的缰绳,那感觉就是天上的云,空中吹拂的风。

    没成想,这个红色身份在赐予孩童荣耀感的同时,还能为老团员的就业推上一把力。我填上了这个志愿,第二天审核通过。

    父亲架起老花镜,近距离打量儿子的选择。随后把脊梁陷进靠椅,眼睛眯缝起来,远距离观察这个框在方格子里的职位。一分钟后,他问:你对这家单位了解多少?我说,在浦江区啊,管劳动力市场的。就这些?恩,就这些。

    父亲扬起笑容,嘴角弯成标志性的弧度。这种规格的笑容陪伴了记事以来的我,是老子教训儿子的开场白:

    “这可不行啊。你对用人单位的职能和业务一点都不了解,凭什么让人对你有好感呢?你妈妈昨天看《非诚勿扰》,有个小胖子为了那个11号女嘉宾而来,把人家一千五百多条微博看了个遍。为什么?诚意嘛,了解嘛。你不了解我,不爱我,凭什么让我接受你,爱你呢?”

    我一下子被震住了。他还知道微博?太不可思议了。现在真是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爆炸烈度使每个人都波及到浓烈的气浪。上至耄耋老人,下至竹马小儿都不能免俗。父亲算一个。这是父亲提点最到位的一次教育,也是我最深以为然的一次。

    我开始了新的征程。那时起,我时时活在收音机的新闻播报中、浸泡在劳动报的文字海洋中、爬行在一条条宛如无尽环形隧道的法规政策里。

    劳动保障于我而言是个新领域,却并不陌生。在Pt国际,我就领教了不识《劳动法》的害处。可我毕竟不是学法的,专业结构并不完善的我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善自己的大脑。我搜索劳动法律法规、最新政策进行研读。《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成了案牍新宠。光读法条没有感性认识,也容易打瞌睡。我登陆江州劳动局官网了解最新资讯。新闻里关于劳动保障的鲜活内容也不再是掠过耳畔的聒噪。每一次聆听都有了与前途紧密相连的意味。

    这是对我无比重要的一天,我把起床的钟点设定到了早上六点半,怕迟了,又往前拨了十分钟。手机和闹钟双管齐下。要是睡昏过去了我就可以永远沉睡了。前一天晚上,我试穿母亲准备的面试行头,一套隐隐泛着粉红条线的藏青西装。远了看去很是正规,凑近了能发现藏在深色后的淡粉。典雅不失俏皮,庄重不失活泼,正适合我的年龄。领带是粉、金、黑三色混搭,与西装是一对。还为打温莎结还是驷马车结纠结了一番。母亲一直这样默默地为我做好一切,什么也不说,什么都会做。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我这个晃荡了小半年的游子,即将踩着慈母精心擦拭的皮鞋再次踏上考场。

    到达浦江区政府大门口是早上八点。我精神矍铄,发型一丝不苟,一扫笔试的颓唐。一轮红日般的国徽、拾级而上的台阶,两头雄狮坐镇两旁,厚厚的卷发压着它们宽大的额头。行政机关是肃穆规矩之地,散漫的狮子不烫个头也不好意思出来见人。

    几小时后,将决定三分之一的人留下,而另外三分之二的人离开。

    面试是考生的大事,招人是政府的大事。浦江区政府安排周到,门口有水牌,入内有人员。候考大厅是一间会议室,枣红色的会议桌闪现着灵润的气息,椅子要发上八成力才拉得开。既然三分之一将铁定成为“同志”,待遇自是不同,不用再等到考前一刻钟才让进。贴近门口放着开封的立顿红茶和雀巢咖啡,还有几个满满蹾蹾的热水瓶,可自行取用。

    却没几人有心情上去用。中国式考生总爱在考前攥本书埋头苦干,笔试如此,面试也如此。朱熹说,读书千遍其义自见。也许之前念了九百九十九遍,这最后一遍,非得留到考场上来开悟。

    我报考的“考核奖惩科”只招一人。各个岗位的考生混坐在一起,所以也不知道另两位竞争者姓甚名谁、何等模样,有没有当局长的爹或是当书记的娘舅。工作人员让考生们从箱子里抓阄,号码是入场顺序,按顺序入座。我抓到十二号,前头有十一名先驱。

    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宽肩细腰、明目皓齿的男生,细长的眉毛斜飞入鬓。这样的男人很容易得到女考官的注意。女人被他看着的时候,不管目光的逗留多短暂,她会相信那一瞬间他什么都没看就是专门在看她。这份专注力是很加分的。我被他瞧着时,脑子就短路一下。

    “你考什么岗位的?”他转向我,扬起偶像式的嘴角,自信满满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传说中的“萝卜”。

    “我,考核奖惩科科员。”说完心里咯噔一下:他不会也报考这个岗位吧?这颜值,这气场,可得把我比下去了!我颤巍巍反问:“你呢?”

    “仲裁员。”

    “劳动仲裁?”我追一句。

    “对,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员。”

    一颗心放下来,还好,不是来抢食的。我在职位表上见过这个岗位,也由浦江区劳动局招录,只是限招法律专业。

    “这么说你是学法的了?”我问。

    “对,我是中原政法大学毕业的。大四的时候拿到司法考试证书,之前一直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刚毕业那会儿我挺拼的,很快就获得出庭机会。”他索性把我当成面试官,短暂介绍中满满都是岗位匹配度。

    我知道,中原政法大学是江州乃至整个华东地区的知名法学高地。校训是“今日我以中政为荣,明日中政以我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