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103万的约定(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2本章字数:2012字

    有个说法,江州市一半以上的大案要案都是中政毕业生代理的,一半以上的法官都是某个法理课教授的门徒。有个笑话,法庭上俩律师辩得昏天黑地都快撕吧起来了。下来一聊,发现都是中政毕业,相煎何太急。判决书下来,才知道法庭上笑得跟个大尾巴狼似的法官也是中政校友。笑话自然只能当笑话听,但中政的影响力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

    他的准考证落落大方地搁在面前的桌子上。白底黑字的簇新纸张,枣红色实木纹理的桌面。我感觉,面前这张帅气周正的脸,天生就是为进机关而生的。或许有人是被权力眷顾的“萝卜”,可他是被上苍眷顾的“萝卜。”我低下眼看那纸,萝卜的名字叫徐杰。

    “你是一名律师?”我问。

    “是的。”他笑笑,眉梢眼角满满的加分点。

    我脑海中蹦出TVB电视剧里头戴银色假发,在法庭上气吞山河力挽狂澜的林峰。眼前这位,跟林峰也差不了一条街。我说:“那很有前途啊,怎么想到来考公务员?”

    他笑了,笑得毫不设防:“这么说吧。这两年,我不是坐在原告的位置上,就是坐在被告的位置上,左右两边不停来回倒。有一天开庭,我突然想,难道我就不能坐在正中吗?审判员的位置很高,椅背也高,上头的花纹很漂亮,高过他们的头。我很想试试那椅子坐得舒服不舒服。后来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连做梦都想。我女朋友说我都魔障了,再然后我就到这里来了。”

    他舔舔嘴唇总结:“其实我是想尝尝主宰的滋味。”

    “有出息的想法!你科班出身一定没问题!”我竖起大拇指。

    马屁正中马屁股蛋,他朗声大笑起来。那笑融入不了周边雪花电视机般的嘈杂,十分突兀,引得读书郎们纷纷侧目。我不愿让他的笑孤立无支,也跟着笑。神经随那一笑松弛许多。

    考生们按照抽签顺序陆续进入考场。为防止泄题,面试结束的考生不再被允许进入候考区。人没了,跟战斗性减员似的。走一个人,我心里也跟着空一下的,候考室里杂音哑下来。好在有徐杰在边陪着,心不会太空。我知道他会一直陪着我直到进场。我想和他颠倒下,我11号,他12号。这样,他就能陪我到底了。

    “11号,徐杰!”一个声音喊。

    “我走了,祝你马到功成!”他说,一个很交心的人才有的口吻。

    “好,也祝你马到成功!”

    两匹骏马在空旷寂寥的草原上一前一后飞奔。

    他俊朗的身形就这样离开。失去了他的温度,我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起来,紧张的小心思又偷偷摸摸跑出来骚扰我。又不知过了多久,那声音又下指令:

    “12号,郭荣!”

    终于到我了,我紧了紧领带。我已记不得那个声音的模样,只知道是个女孩子。人紧张起来整个大脑都是盲的,视野跌了两个维度,只剩下一维的单线条。我紧跟那个声音的来源顺线条走到一扇磨砂玻璃的会议室门口。从外往里看,什么都看不到。

    她轻轻叩了叩门。

    “进!”里面飞出一记铿锵有力的男中音。

    作为对那一声的回应,她推开门,我迈步而入。

    视野豁然开朗了,恢复了高等生物应有的水准。身着藏青制服的考官溢出了视野角,在枣红色会议桌对面绵延成一道围墙。教材说得清楚,结构化面试的第一点就是考官的结构化。不用东张西望,我也知道对面坐满九人。

    “各位考官好!”我微微欠身。这也是教材里教的,要主动打招呼,鞠躬表示对考官的尊重,但不用学日本人把腰弯成九十度。中国人不搞形式主义,意思到了就好。不是选舞蹈演员,做成体操动作也加不了分。

    “请坐!”声音来自于正中。和之前的那个“进”不是一个胸腔里发出来的。我抬起头,一张瘦削的脸,老花镜后是一双特别的眼睛。这双眼睛上下眼皮都已松弛,温煦的眼神却是紧致的。上了年纪的眼神认真望着我,似要将眼前这张年轻的脸与手中的材料划上等号。在这双眼睛的右侧是另一双眼睛。那双眼睛镶嵌在白玉般的国字脸上,亮得像星星,不带半点近视的清透健康,正透出热切和亢奋。好像我是开考后的第一名考生,而不是三小时后的第十二名。那一声毫不疲沓的“进”,应是来自于他。

    我拉开椅子坐了上去,面前放着一支铅笔和一刀A4纸。

    尊年长者带着和蔼的微笑开口了:

    “郭荣,感谢你报考我局的公务员职位。接下来我们会问你几个问题。你可以把问题记录下来,思考一分钟再回答,每道题思考加上答题的总时间不超过五分钟。听明白了吗?”

    他的神态和语气官方又不失亲和力,磁性的声调按摩器一般抹平了我的忐忑和焦虑。

    “听明白了!”

    他开始出题,题目的形式和教材上的差不多,但内容贴近最时新的社会现象。教材只能教你方法,并押不上什么题。我认真记录,凝神静气作答,脑细胞催动嘴皮子上下翕动。长者始终微笑颔首,表示他在听,也在鼓励我往下说。而国字脸则始终保持缄默,用冷峻的眼神审视我,似乎是要透过那精心修饰的皮囊看穿我的底色。

    “好,最后一题,请认真记录。”

    “现在有一位农民工到你这里投诉。他在一家餐饮店工作了两年。老板一个月给他800元工资,没有跟他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缴纳社会保险。请问你怎么处理?”

    我手上记录着,心里像春天盛开的花。如果没有父亲的提醒,没有前期的准备,这道专业题我就会毫无悬念地抓瞎。如果没有与Pt国际的龃龉,我也就永远不知道劳动用工那些事儿。

    不消一分钟,我略略思考了一下,立即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