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103万的约定(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092字

    “首先,我会进行调查。如果情况属实的话,毫无疑问,这位农民工兄弟的权益受到了侵害。”

    “首先,工资800元是低于江州市最低工资标准的,去年江州市最低工资标准为960元,今年4月1日提高至1120元。对于差额部分,应该在调查清楚之后责令用人单位补发。”

    “第二,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是用人单位应尽的义务。在用人的第一个月内就应该签订。这位农民工兄弟已经工作两年了,如果未签劳动合同应按两倍的标准支付劳动报酬,并与其补订劳动合同,合同日期应从第一天上班开始。”

    “第三,应该责令用人单位按照两年的年限补缴社会保险,补缴的金额由专业的社会中心进行核算。”

    “在调查过程中,如果发现用人单位存在其他违法行为并有相关罚则的,应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予以行政处罚。”

    “回答完毕!”

    我自信我的回答不置虚词,都是干货,是对劳动法规政策的现学现用。

    国字脸的表情变了,汉白玉似的面庞由冰冷转向温润。他从长者面前取过我的信息表,低头查看,似乎在寻找关于劳动保障的工作经历。随后他抬起头,长时间地使劲地盯了我一眼。这很挑剔的一眼告诉我,我已落入他的视野之内。

    “好的,谢谢!”长者即将结束面试。

    这一刻,国字脸毫无征兆地发话了,他的嗓音低回而有穿透力,跟低音炮似的:

    “如果你在调查中发现老板和这位农民工已签订劳动合同。但由于农民工举报的原因,老板要与这位农民工解除劳动合同,你又应该怎么办呢?”

    国字脸冷不丁的发问令长者颇感意外,侧过脸看着他。

    我心里一惊,原来还有追问啊。

    我定了定神。

    “如果是这样,老板的行为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该支付经济赔偿金。工作两年的话应该是四个月工资。赔偿金额应以实际收入为基数计算,而不是合同签订的工资标准。由于800元没有达到最低工资标准,所以至少应按照最低工资标准计算。”

    我来不及思考,用血的经验对付了这道突如其来的加试。小婴就是因为举报让Pt国际给辞退的。我不知道什么都不会不知道这个。

    “好的,谢谢。”国字脸眉宇间的挑剔彻底放空。

    “近期请注意查收信件并持续关注江州公务员局官网,会在近期公布面试成绩。”长者温馨提醒。也许这只是每个考生都会得到的例行提醒,可在我听来,却像某种保证。

    从楼里出来,我抬起下巴颏儿亲了亲蓝天。空气,是这样清新。我已将平生所学悉数奉上。更幸运的是,父亲的提点让我结结实实地抱了回佛脚。结果如何,似乎已没那么重要了。如果落榜,也不留遗憾。我甚至有点感谢Pt国际。人生的所有经历都是财富,尤其是那些个最伤痛的,说不定会在某个决定性的时刻恶狠狠地拉你一把。

    面试接近尾声,陆续有男孩女孩从区府大门走出,脸上挂着或幽怨或兴奋的神情。杏色的阳光穿透干净的空气,落在他们或扬起或垂下的嘴角上。我打开领带,紧绷的神经随之放松,身子顿觉慵懒。在此之前,它忠于职守地束缚喉管,体面的代价也许就是束缚。是该好好放松放松了,我有这个权利。

    忽然间,有个女孩擦身而过,身子轻盈地触碰到我的左手,我下意识望了一眼。

    那个侧脸的一瞥,竟是这般熟悉。

    “尹霜!”

    我几乎要惊叫起来。心中那扇尘封的大门狠狠震动几下,摇撼着落下许多灰。

    女孩行色匆匆,继续往前赶。长发在轻量的身形后欢快跳动。一袭上白下黑的职业套装将身材勾勒地玲珑有致。随身的白色挎包不知怎地地洒下一片纸,摇曳着落在地上。

    我上前几步捡起来,是一张彩打的面试准考证。右上角一寸天地里框着一张清秀绝伦的脸。照片下是一个新鲜的名字——

    “杨雪”。

    来不及多想,我赶忙跟上去。

    “同学,同学,你的东西……”我收着嗓子腼腆地喊。

    好几个走在路上的考生回过头,用“是在叫我吗?”的疑问眼神征询。

    只有她没有回头,一往无前。

    我一脸尴尬,继续紧跟。她闪过一个绿灯,我要过时却跳成了红灯。东西相贯的人海车流瞬间化为巨龙拦住去路。可她并不等我,汇入人流渐行渐远。

    半分钟,三十秒,于我却像屏住呼吸般煎熬。

    我的眼睛伸出一条线,在浩瀚的人海中牵引着她。但三十秒又实在太长,她调皮地转过一个街角,那脆弱的连接就“砰”得一声崩断了。

    尹霜从我生命消失后,世上再未出现吸引或是诱惑到我的女子。难道我将行尸走肉一生?我不甘心。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不愿意再无休止地等待,独自品味酸涩的孤独。哪怕再来一次,有而失去,总比没有的好。

    我依稀记得那个转角通往江州6号线,一部通往春天的地铁。我逆着人流挤过去。人流很密,我像超级玛丽一样闪转腾挪。我不是一个有勇气在大街上追女孩的人。但这一次,却鼓足力量,决定要在终点的旗帜前点燃幸福的烟花。

    终于,那个白色的精灵又跃进我的视野。地铁站的自动售票机旁,她正认真地往里一个一个填硬币,白嫩修长的手指不断屈伸,水润明亮的指甲盖又跳到触摸屏上轻盈滑动。长睫毛是我熟悉的,忽闪忽闪,像翩翩起舞的蝴蝶。我放慢脚步,轻轻靠近。但越接近,心跳的越是厉害。

    “你……是杨雪吧?”心快蹦出胸膛的时候,我及时把这句话发射出去。

    她转过头,诧异地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

    这是我第一次直面她,那张脸比准考证上的彩打照片更加鲜活生动。这张脸把我从遥远的加拿大勾了回来,从白雪皑皑的冰天雪地勾会春色芳菲的人间四月天。在梦中,我曾经几度见到尹霜,后来却越发模糊,可如今如此清晰,如此触手可及,如此让我怦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