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103万的约定(九)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2本章字数:2058字

    从那天开始,我一瓣瓣的思想都染着杨雪的影子。她的头像是一张风景图。皑皑白雪中,两名登山者正踽踽而行。头顶上燃着一轮旭日。雪山是冷的,这张图却是热的,充满朝气蓬勃的生命力。日子在等待成绩的一点一滴中过去,我有时会感到焦躁和烦闷。用大拇指轻刷她的微博,用心走进她的世界,能让我暂时忘记就业的压力、父母的唠叨和由此引发的一切烦恼:

    “2009年10月1日——今天终于放假了,好舒坦好happy啊!躺在白白的浴缸里,注册个微博账户,尝个鲜。姐妹们都来加我哦!阳光白雪就是我!”

    “2009年11月5日——做题好累,数学好难,教室里一大堆考公的同学。哎,过了司法考还有公务员考。学法的小盆友真心伤不起!九点钟,校门口买麻辣烫约起!向我报名!”

    “2009年12月26日——终于把笔试送走了!今天早到了,在雨里站了三十分钟,呜呜呜……还好咱们年轻有力量!爸爸还叫我喝黄酒防感冒。这么难喝,我才不要咧!还是俗套地祝大家都能考出好成绩!”

    “2009年12月31日——今天是好姐妹小芳的生日,所有中政的好姐妹都看过来!吃大餐,啃蛋糕,恩恩,待会儿还要去跨年,来个难忘今宵!新年中,祝各位好的不请自来,坏的不胫而走!”

    “2010年2月13日——今天过大年咯,祝大家新年快乐,每逢佳节胖三斤!一起发胖,不胖的断交,哈哈。今年最后一年当小孩子了,还收到红包……不过有个小破孩竟然叫我阿姨,明明去年还姐姐的……明年就拿工资了,要给长辈红包,我赚故我在!肌肉!”

    ……

    “2010年3月25日,今天真是双喜临门,收到了公务员面试通知和律师事务所的二面通知!两次面试总能成功一次吧!不过我觉得还是公务员好,工作稳定又高薪,又不太累。小伙伴们,你们说呢?绝非炫耀贴,拒绝拍砖哦。”

    ……

    “2010年5月10日——还有一个礼拜就公考了,穿什么好呢?也不知道面试官什么品位。大家给出出主意。要不还是去八佰伴买套职业套装,成熟一点,公务一点?”

    “2010年5月18日,公考……终于结束啦!轻松!已经结束的小伙伴一起去high吧,还没面试的小菇凉继续挣扎吧!别问我考得怎么样,保持好心情最重要。”

    “2010年6月23日,送走了公考还是不得轻松啊。三家律师事务所等着我去面试啊,啊,啊……法国人不是在休假,就是在休假的路上。我不是在面试,就是在面试的路上……”

    ……

    阳光白雪有好几百个粉丝,每条微博下评论无数。粉丝里一众女生,混杂了几个男生。头像五彩斑斓,四十五度黄金角的,重色唇彩粉刷墙面的,仰拍的,从镜子里折射的,带墨镜的,喵星人的,不知名鲜花的,甚至还有可爱baby的。评论很腻,“亲爱的”满天飞,数不清多少假闺蜜。

    杨雪的微博文字丰富却少有图片,应是那种内心丰富又内敛自持的女孩。她的气息,她的思想,她的生活,从哪些文字里萦绕出来,如同雾气一样把我淹没。我逐条翻看,反复咂摸,隔着屏幕也能闻着香似的。

    我真成了非诚勿扰里为追求女孩而去追寻她们文字的男人。我不愿用“意淫”两个字来形容我们这类人。那个词太直白,太低级,没资格表达精神层面的状态。也许我干了当年在三班门口一样的事情。我用一个个捕捉到的剪影拼凑成尹霜的全貌。如今,我用一条条微博拼凑成杨雪的整体。本质相同,只是原材料不同而已。

    字里行间未涉及那个“他”,这让我平添了几分勇气,也多了几分幻想。

    每天,我都会莫名其妙地“被关注”很多人,也会莫名其妙地被很多人关注。只有她,是我真正想关注的那个活生生的人。

    我私信她:“你好,杨雪!”我用一个地铁标志缀在招呼之后,为的是区别于莫名的搭讪者——我俩早已相识在六号线。

    对面很快有了回音:“你好,你是不是地铁里的那个考生?”

    我手一抖,赔上两张点头中的笑脸。一笑杨雪冰雪聪明,二笑这么冰雪聪明的女孩对我还算有些印象。

    “恩恩,小工兵,好有趣的名字。”她说。

    我的头像是一张士兵的卡通图,肥嘟嘟的小脸上压着一顶绿色钢盔。囫囵大眼瞪视前方,小胖手指向太阳穴。最有个性的是那对倒八字钢枪似的眉毛,鲜红鲜红,跟樱木花道的头发一个色儿。

    我解释:“小工兵就是小巴辣子,冲锋在前排雷当炮灰的。考公务员嘛,虔诚点比较好。取个红色网名权当烧香晋佛了。”又赔上一张笑脸。

    对面竖起一个大拇指:“你看的你的眉毛多红,一副上杆子为国尽忠的模样。跟你相比,我的名字太小资,不够红色,也不够虔诚。”

    我投桃报李:“你的头像也很好啊,很阳光。雪山攀登者中一个是你吧!”我的下半句没说:另一个是我。

    冰雪聪明的杨雪似乎领悟了我的弦外音,好一阵子沉默。

    恋爱中的我不愿把沉默撂在那里,再次挑起话题:“你最近忙吗?”

    “挺忙的,忙着毕业论文答辩,忙着面试。”

    “还在面试什么公司?”

    “律师事务所。”

    确实,学法的,总绕不开那几个对口单位:律所、机关、法院。面试遇到的徐杰就想从律所跳槽到机关,而受刺激的地点却是法院。

    “你如果考上公务员了,会去吗?”我犯了徐小婴的毛病。

    “会去!我爸妈就像让我当公务员,我自己也想。我有好多同学考法院的。我要是做律师不是要看她们脸色了?哈哈。这么想是不是心态很不健康啊?”

    “人之常情!祝你成功!”我送给她一个V5的标志。

    她反过来送我一条发达的猿人手臂做谢礼。肱二头肌鼓鼓的,包藏着无限的信心和勇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