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103万的约定(十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2本章字数:2119字

    距离开场还有十分钟,主席台上撂着块粉色的牌子。上头应该是市公务员某位领导的名号。麦克风和茶杯已上场,人尚未到场。徐杰神秘一笑说,这次和我们一起录用的还有两名女同志,想不想看看?我大感兴趣,点头称好。考上了心境自是不同,便有了“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闲情逸致。

    “那个是柳青,也是学法的。原来是社保中心的核算员,事业编制考上。”

    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我侧脸望向左边。隔着走廊的第一个位置坐着一个女生,正在手机上埋头苦干。头发水帘洞一样铺散下来,遮了大半张脸,看不清样貌。

    徐杰继续介绍:“她很执著,听说国考地方考,前前后后考了六次才上岸。”

    “考了六次这么多啊!”我睁圆眼。

    “六次算啥。现在有种人叫‘考碗族’。我一远房表姐,湖南人。三十出头了,面试十几次还没考进去呢。一到春天就全国各地飞,把华夏大地转了个遍,跟候鸟似的。他爸妈的土观念就是要从政,当公务员。苦大仇深啊!”

    “恩,民风使然,曾国藩、毛泽东都是湖南人。一地有一地的价值取向,就像温州人擅长经商一样。”我嘴上附和着,心里暗叹这执拗劲儿也没谁了。再看那叫做柳青的女生,下巴的线条似乎刚毅了些,红色袖管里探出的胳膊肘儿也粗壮了些。是从五次失败、一次成功中杀出的矫健身材。

    “她什么职位?”我问。

    “和我一样,仲裁员。”

    “柳青,柳色青青,好名字。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可要把握机会哦。”

    徐杰一努嘴,表示这盘菜他可不嗅:“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而且,人家可是一条好汉。”

    “好汉?”我再一次睁圆眼睛。

    “我之前在律所接过一个社保的案子,开庭的时候她来做人民陪审员。说话不多,风格犀利,也很懂行。本来就是从事社保工作,专业得很,说话有底气,霸气十足!”

    我再次折服一把。在座的数不清多少虎踞龙盘,许多人在踏入职前就有行政服务的工作经验,并且奋斗多年,这样在竞争中很容易脱颖而出。也许,传说中的“萝卜”指的就是这个。不明就里者以讹传讹,便在网络上施放出徇私舞弊之类的烟雾弹,一厢情愿地将公考妖魔化了。

    还没等柳青抬起头来让我见识真容,徐杰的食指又指向另一边:

    “你看,那是我的小师妹郑欣。刚毕业,跟我一样学经济法的。就是在说话的那个,也是仲裁员。”

    这回看清了,后排一个圆脸的女孩子正跟身边人嘻天哈地。她有双大眼睛,藏着不谙世故的鬼灵。只可惜视力不佳,女性姿色叫那眼镜拂去了几分。遮去她的上半张脸来看,她一直都在笑。遮去她的下半张脸来看,她的眼睛一直忙个不停,要将周围陌生的一切化进眼角去。

    “你小子跌进大观园啊,那么多女孩子。还小师妹呢,请令狐师兄多多照顾哦!”我拍一下徐杰肩膀。

    “哎,为了那棵大树,我只有放弃一整片森林了。”徐杰得意的笑再一次挂上偶像式的嘴角。

    眼前小白鸽一般的郑欣再次勾起了我的伤感。杨雪,也是应届毕业生,也是中政毕业,却没有这份幸运。成败,有时就是这么残酷。大学同窗,曾端坐同一个课堂,凝望同一片黑板,吃着同种口味的午餐,闻同一种花香,沐浴着同一片梧桐树叶滤下的阳光。在经历无数选择与被选择,反反复复,颠沛流离之后,命运之轮将她们带往了不同的地方,去领略不同的风光。

    我不知道杨雪在哪里,不忍去想她在哪里。

    初任培训的轻松时光匆匆而逝,像划过指尖的自来水。结业式上,我们举起庄严的拳头,对着国徽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努力奋斗!”

    这是我第三次宣誓。第一次宣誓套上红领巾,第二次宣誓别上团徽。当年年纪尚幼,小手举不瓷实,誓言也不够恳切。入团那天后排有个皮大王老踢我,要不是老师在场,可以把宣誓殿堂直接变为笑闹现场。现在人大了,心境也不同了,甭管心意有多实,人人都竖得笔管条直,四字箴言叫得震天响。

    再然后就该是社会实践了,公务员培训总得搞堂像模像样的社会实践课,以示知行合一。往年的社会实践主题总让小领导们拍着脑袋都百思不得,而今年拍着大腿就能愉快决定。

    原因只有一个,今年江州办了件大事儿——承办2010年中国世博会。

    一百年来,世博会一直是各国间的狂欢派对。最新奇最好玩的物件从这个秀场步入人们的生活。迪士尼先生在1933年世博会上展出自己构思的动画模型时,决计想不到米老鼠、唐老鸭会成为全世界儿童的萌宠。而我国的茅台酒,若不是在万国博览会上演了一出“怒掷酒瓶扬国威”的传奇戏码,老外又怎会了解我巍巍中华的历史文化,正与那绵延不散的茅台酒香一般优雅醇厚呢?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作为平安志愿者,在世博园区门口提供引导和咨询服务,为盛会保驾护航。世博会从春天就已拉开帷幕,我一直忙于和命运作斗争,还没来得及响应国家领导人“到世博去看一看”的号召。此次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其中,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同一个单位的小伙伴们被分到一起。我、徐杰、柳青还有郑欣是一个小分队。徐杰是我们中唯一的党员,任队长。觉悟高的就是占尽便宜,从入职前占到入职后。战袍是一件挡风的橘色马甲,队标是一枚红色袖章。简单不过的装束,却极具视觉冲击。使人清晰地感知:这群家伙是来干活的,有事儿找他们就对了!

    根据安排,我们驻扎在世博园一号口大门不远的位置。下午四点正是游客最为集中的时刻。人多不打紧,咱们两男两女,正是干活不累的最佳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