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103万的约定(十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2本章字数:1970字

    巍峨雄壮的大门是活的。一溜回型通道贪吃蛇一般吞噬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人流。自动验票机吞吐卡票,交替明灭绿色指示灯。验票员手上在动,脸上的表情也在动。一小撮武警踩着整齐的步点巡逻于各色人群之中,肤色逼近非洲友人。一个夏天晒下来,不黑也不成了。挎枪屹立大门两侧的哨兵也有动的地方——他们的眼睛。

    “你们来过世博会吗?”我问。

    最先回答的是郑欣,她最是热情直爽。每天上午培训结束,总是她第一个守在门口等我们一起去吃校门口的“德兴馆”。老字号的面点最是诱人。要是饭厅里正巧坐满了人,郑欣便派上了用场。她总能截获最先被抹净的桌子,为我们留好座位。否则,我们只能傻愣愣地端着餐盘,压住他人头顶的一片天,以乌云之姿威逼其尽快完工了。

    “伊个辰光学堂里招世博志愿者。啊,就是小拔菜(小白菜)。很多学妹都去了。我想了半天,公务员面试交关要紧,所以没报名。”郑欣是江州本地人,最乐意拥抱一口糯米似的吴侬软语。

    “我带客户来过好几次,事务所请客。”徐杰一脸占着便宜的得意,“那会儿去中国馆和沙特馆还不用排那么长的队,现在人可多了,得预约。”

    “你呢,柳青?”我问。

    柳青挨在郑欣身边,高了一头。所幸郑欣比柳青小着几岁,名义上留有生长发育的空间,并不觉有什么不妥。柳青穿件凸显身材的紫色针织衫,长长地没过臀部,是好身高才能驾驭的好款式。上身搭配橘色短马甲,歪打正着地前卫入时。只是脸上的线条透着刚毅和独立,并没有名字里湖畔青柳的婉约绵软。

    “我也没来过。春天是企业用人高峰,我每天算社保忙得头也抬不起来。到了周末就想睡大觉。累啊……”她应景地打一哈欠,皱起黑眼圈,不知打多少哈欠才能冲淡的黑眼圈。

    “不过现在可以好好补偿一下自己了。”我说。

    “怎么补偿?站在这里补偿啊?”柳青笑起来。

    我们也笑。

    过往的游客脸上挂着过大节的轻松洒脱。有入园的,也有出园的。嗅都不嗅我们一下的,那是来了好几次的熟客。朝我们撇两眼上来找答案的,就是我们要服务的人民群众。我这才发现,要不是身边这三位,我就是个橘色的电灯泡,除了给人安慰之外别无它用。

    “西藏南路怎么走?”

    “老城隍庙怎么去?”

    “地铁到晚上几点结束?”

    这类问题自有柳青和郑欣两位浦江本地姑娘顶上去作答。

    “中国馆怎么走?”

    “澳大利亚馆怎么去?”

    “法国馆大概排队多久?”

    这些问题自有徐杰这个世博常客梗着脖子前去作答。队长的配置就是不一样,手里擎一份色彩丰富的世博地图,将军式地指点江山。我跟在徐领导身后学生意,知道了很多,比如这个世界还有个“爱沙尼亚”,是个空气新鲜、经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跟世外桃源差不多。另外,摩纳哥和摩洛哥这摩姓两兄弟原本分属两个大洲。摩纳哥是欧洲贵族,摩洛哥是非洲友人。人家本不搭调,是让博大精深的中文翻译硬生生凑成一家子,傻傻分不清楚了。

    而我,只能回答那些个“地铁口在哪里?”、“厕所在哪里?”之类的简单问题,还是现学现卖。就这些轻松活计,有时还被热力四射的郑欣抢了去,直接把我可怜的存在感刷成了“0”。

    这时候打远处来了个老外,背着个足以容纳全部家当的双肩包。高挺的鼻梁,眉头打成结,深邃的眼窝里是一双忧郁的蓝眼睛。我预感到,我的机会来了。

    他走近前来,用颇为标准的英语问:我的护照掉了,你们能不能帮帮我?几个比划的手势连缀在passport之后,是为了让我们听懂关键词。

    徐杰他们默不作声,也许没听懂,也许听懂了不知怎么办。护照掉了找哪里,来找我吧!在Pt国际的两年中,我为无数阿根廷人办理过邀请电。对于护照丢了该找谁这个问题还是有十分把握的。

    我用三年英语课代表外加两年外经贸实践锤炼的口音问:你记得在哪里遗失的护照吗?标准的过去式,标准的问句,为的是让他明白,他的母语终于在中国找到了出路。

    老外的眼睛放出光来,像一汪波光粼粼的贝加尔湖。他转向我说,今天去了许多场馆,不记得在哪儿丢的了。

    我问,你是哪国人?

    他说,Canada.

    我心中一凛,是加拿大,尹霜飞去的遥远国度。那老外的眉毛是白色的,有些稀疏,结着层霜似的。人的相貌会表达所处环境的地域特征,这话一点不假。也许尹霜在加国会变得更白、更漂亮、更加晶莹剔透吧!

    我一字一顿地说:“I,think,you,can,go,to,the,Consulate,General,of,Canada,for,help.”(你可以去加拿大总领馆寻求帮助)。

    英语里这话最是客气。我想,你可以……这么干,生怕侵犯对方人权似的。事实上,他只能这么干。

    老外的白眉毛活泛开来,愁云惨雾消失大半,问:那我怎么去呢?我划开手机,咨询万能的度娘。老外掏出纸笔,我把加拿大领馆的中英文地址抄给了他。又指点了远处候车点的大众MPV新能源出租车。那么大个背包,大概只有这车的后备箱还能肚量容纳。

    老外重重地握了一下我的手,咕噜了一句比thank,you更隆重些的感谢的话,健步如飞地走了。成功化解一起外交事件,迅速奠定我在小伙伴心目中的学霸形象。落在我脸上的眼神瞬间带上了轻微的巴结。夕阳斜斜地打下来,将我摄在地面上,摄成高大的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