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103万的约定(十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2本章字数:2979字

    “牛逼啊!”徐杰翘起大拇指,“回头给你申请个最佳志愿者荣誉称号!”

    “英语真棒,不愧是名校毕业生!”柳青说。

    “哇……”郑欣夸张模仿脑残粉作崇拜状。

    “小场面,低调,低调。”我说。

    我们一齐笑。

    日头又下去些,风又起了些。傍晚的凉风夹杂着徐徐凉意,吹动我们的马甲一会儿鼓向左面,一会儿鼓向右面。我发现郑欣的脸色有点难看。先前活蹦乱跳有说有笑,一会儿就不吱声了,鼻子眉毛拧在一处。

    “你不舒服吗?”我问。

    “有点冷,肚皮一记头痛起来了。”吴侬软语变得更加软糯。

    “要不要上洗手间?我陪你一起去。”柳青说。到底是女孩子更懂女孩子。

    郑欣点点头,柳青扶着她蹒跚而去。一高一矮两个背影在夕阳的余晖中镀上一层金色边框。

    快五点半了,人群还是丝毫不妥协地从或远或近的地表涌出,往那个口子里鱼贯而入。徐杰的眼皮从手机上抬起来,说:“今天入园人数估计要创新高了。”

    我问,多少了?

    “中午已经八十万,现在九十五万了,今天冲百万不是没有可能。”

    天!在世博园区五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集中了这么多人,各样肤色,各有信仰,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不仅是物的世博,更是人的世博。要在园区里任意捞一网子,能组个联合国了吧!

    没一会儿,两人挪着步子回来。

    徐杰有些出乎意料,“这么快啊?”

    “恩,流动厕所蛮多,蛮清爽,蛮好用额。”郑欣发白的脸将眼镜边框衬得更有金属质感。

    “小郑,你就早点回去吧,一会儿领导如果来查岗我会跟他解释。”徐队长下特赦令了。

    郑欣看了看手表,眨巴眨巴眼睛:“还有二十分钟,没关系额,我再坚持一下!”

    “别逞强,赶紧回家!”徐杰高了一个调门,有点勒令的味道。女孩子肚子痛分很多种,胸部以下大腿以上都叫肚子痛。徐杰不知道是哪一种,但早些休息总是不错。

    “再等等嘛,再等等就完成任务了嘛!”郑欣嚅嗫着垂下眼角,模样像是在撒赖。撒赖背后的实质是不抛弃,不放弃。这个外表柔弱的江州本地女孩原来还有个性坚强的一面。柳青从包里取出一件紫罗兰的长袖外套给她披上,保障她的身体跟上意志的步伐。

    我们的班次到点,下一批小伙伴来替我们,同样的颜色,同样的热忱。无数人为世博园贡献了数不清的无偿服务。后来我知道,统计数为:一千万小时。以一人一小时计算,两千万江州市民中有一半成了志愿者。他们中有在校学生、企业白领、社区大妈,也有我们这样的体制人。我们所付出的两小时只是其中的沧海一粟。正是全民式的参与才使世博园这个庞然大物得以顺畅运行。每一个人都是螺丝钉。一颗都不能少。

    “要不我们来合个影吧,纪念一下。”我提议。

    三人几乎是同时响应的。我把手机递到一个脖子上挂着长炮的男人手里。柳青、郑欣列当中摆个爱心,我和徐杰站两边高举双臂展翅翱翔。

    我心飞翔,就是这么任性洒脱!

    照片极有水准,不愧是玩长炮的。方寸之地将大门的体积和尺度诠释地巍然峨然。门楣上的那个“1”字成了小太阳,朗照底下飞翔的心。这个“1”代表了太多。这里是世博一号门,是分量最重的要塞,见证了浦江区劳动局2010届新录公务员第一次的集体任务,也见证了我们作为体制人的第一次成长。

    而且,我们相信,我们是独一无二的。

    徐队长发句声,我们就散了。柳青送郑欣回家。我意犹未尽,边走边点开微博,干了活都免不了宣传一番。

    雪片形状的进度条转着圈,手机震动一下,我的心也跟着震动一下。一条微博毫无征兆地撞入视野:

    “保持乐观,微笑向前!明年今日,坎坷终将成为过去,烦恼的感觉也会淡忘。鸵鸟放远了也就鹌鹑蛋。我也是蛮拼(真二)了,无愧于心!给自己一些正能量,给大家一点欢乐!”

    正是失踪已久的阳光白雪。

    这是一张自拍照,杨雪雪白的面庞溶着些憔悴,似笑非笑地抿着嘴,露出一点公考失意的落落寡欢,半拉脑袋挡住了中国馆红色倒梯的一角。

    一股强大的吸引力迫使我的脚步停下。

    她来了,她真的又来了,她真的又飞到我的现实世界中来了。她就是个白色的精灵,对我若即若离,怎么抓也不住。但她毕竟就在一江之隔的那个地方,就活在微博里,就活在我的掌中。

    我决定,这一回,一定要死死地抓住她。

    我的身子往大门口那个“1”字牵引而去。“1”代表完整,代表开元,代表新的开始。就让这个“1”再成全我一次吧!售票处门口罗雀,我把脑袋贴到玻璃窗前,见到几个街道办事处的“同年”正嘻哈天地。他们看到我,一脸错愕:“你们局不是结束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我要进去逛逛,卖张票给我。”

    一听是这个,他们脸上的表情调皮起来:“今天人太多了,我们要限流,不卖!哈哈哈哈……”一个人的笑牵动另一人的笑,两秒钟就笑作一团。

    我正急得要命,这帮杀千刀的还跟我玩笑。我恨不得扒开窗户抢一把票子出来。

    还是售票员和蔼可亲,递出一张半日票。

    “九十元,谢谢!”

    我在马甲里摩挲了一阵,付了钱,问中国馆怎么走。

    “老兄,这么晚了还去什么中国馆啊,要预约的,老清老早就要去排队的。早就进不去咯!”一个不识相的说。

    “少废话,不是说了去逛逛吗?告诉我怎么去就行!”我半真半假地生气。

    他们把我放进暖烘烘的售票厅,我冻得半僵的手脚复苏起来。有人打开世博地图,大家把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指手画脚出谋划策:

    “这里是1号口,浦江区。中国馆在临江区D片,最方便的话应该是从这里往北,走到纽带大桥地铁站,坐13号线——就是世博专线。坐一站过江,到世博大道站下。”

    “好,谢了。地图归我了,你们再找一份去!”我当了回农夫胸口里的蛇,狠狠地咬了他们一口。

    没等农夫们吱哇乱叫,我就拽着地图冲了出去。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立了两小时的双腿仍有气力在人流中闪转腾挪,被风吹涩了的双眼在地图和路标间来回流转,依然不觉疲累。追女孩嘛,核心全在那个“追”上了。

    搭乘“11路”,我很快抵达世博游客集散广场,进入世博专线“纽带大桥站”站厅。站厅里好几部电梯,都能下到站台,条条大路通罗马。

    地下站台规整鲜亮,车辆登口处的屏蔽门现代感与时尚感兼具。几名安全引导员身着不合时令的厚长大衣,以抵御无孔不入的寒冷。两分钟后,一粒子弹头卷起一股气流吹拂了我的头发梢。车腰上系一根蓝色腰带,超跑的时尚感。太好了,希望有超跑的速度。

    车厢底色是时下最摩登的海宝蓝,悬于横梁的一溜拉手里封印着一个个叉成“人”字的海宝,瞪着围棋子一般的大眼睛。长长的车厢成了名副其实的“世博长廊”,难怪有人说,进了世博专线就等于到了世博会。

    我的手拉在其中一只海宝上,心里东想西想。我想,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发足追求杨雪,只在微博上隔靴搔痒,谈场精神恋爱?也许我心里还有个尹霜,那样做仿佛做了亏心事,怕自己不再是表里如一的纯情男子。而杨雪,为什么一直都对我爱答不理?也许对我根本就根本没有感觉,那我现在做的事情岂不是太傻?后会有期,来日方长,是我之前常对自己说的话。尹霜的过去完成式,正在影响我和杨雪的进行时和将来时,那是被我的过去注定的现在和将来。

    车辆缓缓道站,我走出站台,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属于世博园的特殊空气。视野再一次开阔起来。日头在天边挣扎,挣出一道垂死的彩虹。或远或近的国家馆也已亮起彩虹。迷幻的线条将精心设计的外形勾勒地绚烂无比。那些个方的圆的糅杂了大师的创意和灵感,圆的不很圆,方的不很方。我和徐杰私下议论过,只得出这个像什么,那个像什么的粗浅结论。而这一刻,我无暇配对。

    我一抬表,六点三十分。

    三十分钟,杨雪可能仍逗留在中国馆附近,可能已跑开。我抻直手臂将手机在半空中挥来舞去,好让信号波及到它。大拇指轻拽屏幕,一声清脆的提示音。

    是的,她又更新微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