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上官辰,你个混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4本章字数:2161字

    第八章上官辰,你个混蛋

    洗了好几遍才终于把脸上的小猪头洗下去,没想到苏涵敢怎么戏弄自己,看来是早上的吻还不够深刻,这丫头,有时候真让人哭笑不得。

    内心忐忑的苏涵终于看到上官辰缓缓从楼上下来,这个时候他在苏涵眼里就是一个踩着祥云来救自己的天使。苏涵一心想着上官家众人奇怪的眼神,全然忘了自己早晨的恶作剧,殊不知,靠近他的,不是天使是恶魔。

    “才嫁进来第一天就这么大架子,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他俩吃饭。”

    琴姨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苏涵和上官辰可以听到,但又无法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什么。

    “奶奶,我们昨天折腾太晚了,所以早晨多睡了一会,您不会怪我们吧。”

    上官辰说的是实话,因为昨天一直给苏涵盖被子,自己睡得的确够晚。上官辰一边道歉一边为苏涵整理衣领,俨然一个好丈夫的形象,更加讨得奶奶喜欢。

    “不怪不怪,管家,把早晨我让你炖的汤拿过来,给小两口好好补补。”奶奶眉开眼笑,丝毫没有一丝不满。

    经过上官辰的整理,苏涵的衣领虽然整齐了,却露出几朵若有若无的小草莓,明眼人都猜得到那是什么,老太太自然认为,孙子和孙媳妇是因为昨天为自己造曾孙才起晚的。

    平日里老夫人的家教可是出了名的严,稍不注意就会被严加训斥,可是一到了上官辰这里就变了样,现在又多了一个苏涵出来抢风头,琴姨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上官辰的父亲也有些坐不住,苏涵嫁进上官家,已经分到了那么多股份,若是轻易再怀个孩子,保不准老爷子会直接传位于上官辰,到时候且不说自己的面子往那搁,单是自己过去做的那些事,足以让上官辰下狠手。

    上官辰迎面遇到父亲的目光,自然知道他在顾虑什么,得意的将苏涵往紧搂了一搂。

    这一动作让苏涵很抵触,虽是夫妻可这么多人看着呢,她难免有些害羞。

    苏涵和上官辰的意见不合在上官宇眼里就不一样了,直接变成了打情骂俏,没想到哥哥和嫂子一点都不收敛,看苏涵一副害羞的样子,上官宇真想尝尝她这个嫂子的感觉!

    一顿早餐全然无味,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只有苏涵傻傻的,抱着天塌下来都不能饿肚子的原则,在众多怪异目光下将自己喂饱。

    吃完早饭上官辰就带苏涵去了地下车库,这里的每辆车都价值上千万,每款都是限量版,看的苏涵眼花缭乱,苏家虽不缺这些钱,但因为苏涵对车不感兴趣,所以从来没有在同一空间内看过这么多豪车。

    “随便挑一辆吧,我上官辰的妻子怎么能没有一辆合适的车。”

    随便挑?这三个字正合苏涵心意,这些车有钱都不一定能买来,自己当然要好好把握机会了,反正最后离婚还是要还给上官辰的,就当借来用几个月。

    “就那辆红色的吧。”

    因为这里的车都是黑色,只有那辆红色法拉利貌似女性化一点,苏涵只能选那一辆了。

    看来自己选的车还挺合丫头胃口,本来这是上官辰的私人车库,里面的车都是黑色,因为考虑到苏涵,上官辰前几天刚刚派人从国外把这辆法拉利新推出的红色款买下来。

    “上官辰,我们今天开我的新车回家吧,好不好。”

    回家……听到这个词的上官辰眉眼有些动容,自从母亲走后,他的世界里已经很久没有过家这个词了。

    “好。”

    因为苏涵还没有考下驾照,所以车暂时由上官辰帮她开回去,坐在副驾驶的苏涵并不老实,眼巴巴望着上官辰,还不时的发出些声响引起上官辰的注意。

    “怎么,早晨还没够?想试试这车的稳定性?”

    “啊?”

    下一秒,苏涵就理解了上官辰的意思,小脸通红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我想问你一些事。”

    苏涵不知道,有些话该问还是不该问。

    上官辰戏谑的表情瞬间变的死板,苏涵感觉车内的空气仿佛在持续下降,有很长一段时间,车里寂静的让人恐惧。

    “那个……我还是不问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该自己知道的,苏涵还是觉得算了吧。

    上官辰突然把车停到桥边,看到他站在桥上久久发呆,苏涵也跟了下去。

    “琴姨是我爸的第二个老婆,七岁那年我妈发现我爸有外遇,争吵之下不小心掉进了游泳池,抢救过来后我爸向我妈保证会和琴姨断绝关系,可琴姨带着六岁的儿子找上我妈,我妈一生好强,拔了氧气管。”

    没想到,堂堂上官家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怪不得她觉得上官家从一进去氛围就不对,怪不得琴姨和小宇那么敌视自己,想必,上官辰小时候也定是受了些委屈吧。

    “当年爷爷奶奶很喜欢妈妈。自然将妈妈的死迁怒到爸爸头上,他因此失去了接手家族企业的权力,爷爷曾说过,只要我结婚生子,我就可以完全接手上官家,所以你的出现也很好的帮我实现了我的目的。”

    上官辰的话不加一丝掩饰,苏涵心里却有些苦涩,不过,本来就是契约夫妻,互相利用各取所需,自己也没什么好失落的。

    “我们回去吧,你看桥下的流水,时而涨潮时而干旱,却依旧日复一日从未间断,无论曾经经历过什么,我们都必须好好走下去,人类虽然强大,面对这个世界,我们别无选择。”

    上官辰很惊讶,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说出的话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看透世间的百年老者,一个小丫头都如此想得开,自己又何必再沉闷。

    苏涵不知道她的这句话一语点头上官辰的心结,更不知道,正是这样随遇而安却不甘认输的信念,支撑着后来的她一步步捱过最痛的时光。

    “对了,今天他们一个个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也是因为继承权了?”

    苏涵突然想到早上众人复杂的目光。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不过,你最好照照镜子。”

    上官辰说完得意的走回车里,剩苏涵一个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照镜子?拿出包包里的镜子,颈间的小草莓正在镜子里对自己耀武扬威。

    所以说,早晨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完了完了被误会了,羞死了羞死了。

    “上官辰,你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