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舞蹈培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0本章字数:2057字

    陈峰头脑聪明,在学习上比较轻松,空余的时间很多。

    他又是从农村出来,能吃苦耐劳,于是便去帮刚开业的公司发放广告传单;去餐馆做钟点工,端菜洗碗;去家教公司应聘做家教。

    可几个月忙碌下来,人很累,钱也只是赚了一点点。

    这是因为,发放广告传单的活,本身不需要什么技能,从事的学生很多,竞争激烈,一天的劳务费又很低,除去在外面吃饭、买矿泉水的费用,根本没有什么钱可以多下来。

    去做餐馆的钟点工,如果碰到抠门的老板,还要七扣八扣,真正能拿到手的钱也是很少。

    做家教,由于陈峰太年青,本身还是学生,没有什么经验和名气,愿意来聘请他的人很少,所给的劳务费也比一般的家教要少的多。虽然陈峰在做家教方面还是很尽心尽力的。

    陈峰看到做这些工作,又累又赚不到什么钱,就开始动脑筋,想自己做生意。

    那时候的大学校园,很流行跳三步、四步、探戈。一般到了周六、周日晚上,在学校的餐厅里,由学校团委、学生会联合举办舞会。

    移开餐桌餐椅,再接入音响,就是一个简易的舞厅。为了控制进入的人数,也为了回收一点音响成本与现场维持秩序人员的劳务费,还是象征性地收取几元的门票。

    陈峰从农村出来,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舞蹈,当然是不会跳的。他原来也忙于兼职,很少会去参与跳舞。

    现在他想去体验了解一下,也就买了门票进去。

    陈峰进去后,发现男男女女同学来跳舞也真是多,学校里没有什么娱乐项目,跳舞是进行精力发泄和青春挥霍的较好方式之一。

    陈峰不太会跳,只能站在旁边看别人跳。舞池中间,往往是跳的很好的人在进行表演。散在四周角落里的,是一些正在学习和练习的同学。

    学习的人有学的快,学的慢。这就经常听到有人在进行埋怨,埋怨对方学的太慢、太笨、要么合不上音乐节拍,要么经常踩了对方的脚。

    陈峰一听,如果自己专门开办一个舞蹈速成培训班,应该会有生意的。

    刚开始跳舞时,双方可能一本正经地牵着手、搂着腰,后来随着关系的密切,可以搂抱的越来越贴近,甚至在跳慢四步时,借着很昏暗的灯光,可以面对面地贴着一起跳舞。

    陈峰想到了做生意的好项目,就马上去进行实施。先是找到会教跳舞的学生。这并不难,陈峰在舞厅里就可以进行寻找,男的女的各找二个教练就行。

    会跳舞的同学,有些人并不缺钱,来跳舞是为了享受,当然不会同意去教别人。有些人觉得既可以进一步熟悉各种舞蹈,又可以顺便赚点钱,何乐而不为呢。

    另外需要寻找培训的场地,这也不难。陈峰所在的班级,平常有一间面积比较大的固定教室。桌椅是可以进行移动的。

    陈峰就与负责管理教室的人员讲好,说是班里同学在晚上需要进行一些培训,要经常使用教室,顺便也送给他一条香烟。

    这位管理员每天要照管到晚上九点钟,才能关闭大门进行睡觉,闲着也是闲着,又有外快进帐,当然也就爽快地同意了。

    陈峰前段时间去外面兼职,手上也有了一点钱,他就去购买了一架录放机和一些舞曲的磁带。

    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打广告,吸引同学们来参与培训。

    陈峰就与同一个寝室、平时关系不错、毛笔字写的很好的同学周成商量,让他写一些广告纸,随同自己去学校的广告栏里进行张贴。

    周成为人随和,也愿意帮助人,一听陈峰的请求,马上就帮他写了三十多张广告纸。

    然后二人起出动,一人拿着广告纸,一人拿着刷子与浆糊,贴满了学校里所有的广告栏。

    招生广告贴出后,反响出奇的好。很快就有近100人来报名。总体上男女比例差不多。

    这可能是男女情侣去学校的舞厅跳舞,男的女的,都要学会,才能配合默契,才能跳的好看,跳的愉快。

    为了吸引同学前来,陈峰的营销手段是承诺培训班包教包会基本的舞蹈。如果第一期学的不够熟练,第二期还想继续学,学费打对折。

    这样一来,生意一下子就火了。

    陈峰把报名的人分成二个班,一个班在星期一、三、五教学、另一个班在星期二、四、六教学。培训的时间为二个星期,收费300元一期。

    陈峰见周成为人爽快,也就请他一起来帮忙。主要是帮忙培训前收拢桌椅,培训后又把桌椅重新摆好,不影响第二天正常的教学工作。

    在培训期间,周成既可以免费学习舞蹈,又可以分到一定的劳务费,当然很乐意了。

    扣除支付给教练的费用、周成的劳务费,每举办一期,陈峰可以赚到近20000元。这笔钱可以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要知道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月收入只有5000多元。

    本来陈峰以为可以一直这样顺顺当当地把培训班举办下去。

    没曾想,当第五期培训班快结束时,有几个人前来找麻烦,让陈峰不能再举办这样的舞蹈培训班。

    带头的人是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长王刚。开始时,陈峰还以为是来现场报名学习的。于是就客气地上前打招呼。

    王刚瞄了一眼陈峰,不客气地说道:“你没有得到学校的批准,不能再举办培训班了。”

    陈峰作为普通学生,不认识校学生会的成员,当然就不认识王刚,就笑着问道:“这位同学,我知道其它的一些培训班,也没有得到学校的同意,大家都这样在开办。再说我只是在晚上举办,远离晚自习的地方,不影响同学们的学习。”

    陈峰一边解释一边给王刚等人发烟。

    王刚不听陈峰的解释,也不接陈峰的香烟,黑着脸,扔下一句话:“我会去学校投诉这样的行为,看谁敢把教室再借用给你。”

    陈峰虽然很生气,但也不能与王刚等人发生正面的冲突,也阻止不了他们的投诉与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