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节私密录像厅的生意(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0本章字数:2087字

    白天与晚上的收费有所区别,主要是考虑在白天,学生们都要上课,逃课出来进行观看录像的毕竟是很少数的。

    白天的录像小包间空着也是空着,当然要以相对便宜的价格,来吸引下午没有课的学生来观看。

    刚开始,看到广告前来观看的学生并不多,陈峰与李萍也就自己先去体验了一番。

    在私密的空间里,看着电视上亲热的镜头,在陈峰厚脸皮的纠缠下,从搂搂抱抱逐步发展到接吻摸胸。

    陈峰当时觉得拥有李萍如此美人,已经很满足了,同时在思想上还是有些保守,觉得还没有到结婚时,就发生了非常亲密的关系,是耍流氓。为此到二人被强制拆开时,陈峰都没有与李萍突破最后一步。

    陈峰与李萍分别带着同学、朋友前来体验,小包间录像放映的各种优势慢慢地传播开来。

    “时代”录像厅的环境与设施比一般的录像厅要好的多,又相对私密,还可以无所顾忌地搂搂抱抱、接吻抚摸等,同时收费又不高。

    体验过的、消费过的同学都会进行口口相传,“时代”录像厅的生意慢慢地好起来。后来发展到了晚上,基本上没有空余的房间了。

    陈峰经常去照看外,还邀请周成一起去帮忙,也招聘了几个同学做钟点工,来帮忙接待。

    除了自己和周成外,录像小包间的监控设施,是不给其它人观看的,主要是怕人多嘴杂,把此事泄露出去,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一般来说,大学生情侣们来观看录像,搂搂抱抱是有的,但在现场发生亲密关系的很少。

    不过,很少不代表没有。偶尔碰到胆大的、喜欢寻求刺激的、或者是为了节省开房钱,还是会在小包间慢慢地发生大尺度的亲密关系。

    此时,陈峰自己或叫周成、或让做钟点工的男生,以送开水、瓜子(观一部录像,送一盘瓜子。)的名义去敲门。

    在这样打扰一次后,有些人就不会再发生亲密关系了。

    个别坚持再发生的,陈峰就会亲自出面,再去一趟。好事被再次打扰,肯定是不高兴的,陈峰不管他们高兴不高兴,就是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是陈峰自己想这么严厉地禁止,毕竟这样会流失一些生意。

    如果不这样严厉禁止,就可能会给录像厅的生意和陈峰本人带来很大的麻烦。

    陈峰主要是考虑,如果观看录像的人在小包间内发生亲密关系不进行阻止,这种行为就会慢慢地私下传开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学着这样做,既可以观看录像,又可以节省开房的钱,一举二得,真是妙的很。

    但这样,对“时代”录像厅的影响很不好,很容易被派出所的警察盯上,甚至被查封。

    只赚录像放映的钱,做着小旅馆开房的担心,实在是没有必要。

    后来陈峰就在每个小包间里张贴了温馨提示,并把每个小包间的门锁全拆了,不能从里面进行上锁。

    这样一来,倒是完全杜绝了学生情侣们在小包间发生亲密关系的可能性。

    此事渐渐杜绝后,陈峰又碰上了小混混小流氓来寻事闹事。其实他们无非是想趁机趁乱敲诈一些钱财。

    这些人就是学校附近村庄的人员,平时无所事事,经常惹事生非。现在看到陈峰开办的“时代”录像厅生意红火,当然要来敲一笔钱。

    李群的父母是认识这些人的,但由于胆小怕事,对免费观影、免费吃喝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陈峰在录像厅时,就不会同意了。开始这几个小混混根本就没有把一个学生放在眼里,他们想着用拳头打一架,陈峰就会老实了。

    陈峰怕在录像厅里打架,影响生意又怕损坏了物品,就提出去外面的广场角落打一架。

    小混混也怕在录像厅这样的公共场所打人,让人报警,万一被警察抓个现行,不合算。而去角落打架,只要不把陈峰打死,就算打的重一点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因为没有人证啊。

    陈峰不紧不慢地跟着这五六个小混混走向小广场。他在展示自己的实力前,懒得与他们废话,因为说了也白说,还不如不说。

    几个小混混觉得终于可以对一个有些傻帽一样的人大打出手了,可还没有完全站定,还没有考虑出手的时候,陈峰就开始动手了,只见他只用了几次跳跃、几次打转,这几个小混混都已经趴在地上了。

    陈峰有所顾忌,不敢下重手,不过也够这几个人受的了。

    这些人欺软怕硬,见到陈峰如此的身手,从此不敢对“时代”录像厅有任何不轨的举动。反而经常来捧场,有时甚至还帮着维护经营的秩序。

    这样的收服经历,让陈峰在以后与黑道人物打交道中,也是凭着拳头、关系进行打压与收服。

    各种麻烦解决后,录像厅的生意开始顺风顺水。

    第一个月下来,“时代”录像厅营业额达到了4万多元。扣除钟点工费用、水电费、租片费。利润是34000元。

    其实上,录像厅的水电费还不到1000元,观看录像搭售饮料、零食赚来的钱远远不止1000元。

    有一天,陈峰特意留心关注了一下,在一个晚上,就买出去近30瓶饮料、20包零食。这些利润根本就没有算入整个录像厅的利润里面。

    李群的父母亲文化程度不高,对于录像带上的片名看不太懂,于是就把出租、放映等事情交给陈峰、周成和钟点工来处理。

    他们负责出售饮料、零食。另外还负责在下午、晚上结束放映后,对每个小包间进行清洁打扫。

    陈峰看在合作做生意的份上,他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只是觉得李群父母还要结算水电费,也就太计较了。

    第一个月,陈峰分到了17000元。第二个月比第一个月的生意还要好,营业额达到了近5万元。扣除成本支出后,陈峰分到了22000元。

    毕竟房间有限,已经无法再容纳更多的生意。第三个月、第四个月的营业额都保持在4万元左右。这二个月陈峰一共分到44000元。

    陈峰对生意充满了信心,可在第五个月刚开始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