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震摄找麻烦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2本章字数:2035字

    如果衣服本身完好如初,刘朝霞为了少纠缠,不影响做其它人的生意,也就拿回衣服,退钱了事。做生意嘛,讲究和气生财。

    有的衣服已经明显穿过,留下了痕迹,已经无法再次对外进行销售。

    刚开始的时候,刘朝霞想让她们补点钱,退货了事,但发现这样做,总有几个人还是不肯,一定要全额退钱;要么是隔段时间再来买衣服,重新来纠缠一次。

    刘朝霞渐渐明白,应该是有人故意在找麻烦。

    她见这样下去,没有办法把生意做红火了,就把事情与陈峰、刘刚说了,二人都很生气,真是什么地方都有想找麻烦的人,什么地方都有眼红的人。

    对于这种明显找事的人,是不能忍让的。如果一味的息事宁人,就可能会经常发生这种事情,不仅增加生意成本,而且会直接影响其它人来购买服装。

    考虑到现在婚介所只有上官紫苏一个人了,陈峰在晚上空闲的时候,经常要去婚介所帮忙,顺便也是照看她的安全。

    陈峰就与刘刚商量,自己和他或者他带着朋友不定时的去服装店照看一下。

    刘刚与他的几个同事除了要上班或值班外,有时白天也是休息的,现在自己的妹妹终于开设了服装店,开始独立做生意了,当然要进行关心和照顾。

    现在听说有人来新开的服装店找麻烦,故意来捣乱,严重影响生意。刘刚、陈峰隔三差五,带了二三个要好的同事,穿着便服在刘朝霞的服装店附近逛逛。

    如果让刘刚碰上了无法再次对外进行销售的衣服,就口气强硬地不退钱,并叫来市场管理员,一起去市场部门协商,不管如何吵闹,就是不松口,反正在市场部门交涉,并不影响刘朝霞店面的正常生意。

    市场里的保安与管理人员,面对二三个身材魁梧的刘刚等人,也不敢轻易地偏袒那些人,最终都是让这些人拿着衣服走人。

    对于不肯离开店面去市场管理部门协商的,就报警,反正有理在身上,并不怕闹事。

    当然,有些人就是故意想通过这样把事情弄大,让你的店面不好做生意。

    针对这种情况,刘刚在事情解决后,再带同事暗暗地跟着这些人,如果发现这些人去了某些店里找老板进行勾连,就围着这家店面,同时声音不太但口气强硬的说道:“这一次算了,如果下次看到,你这一家店也不用做生意了。”

    服装市场里几个别有用心的老板和有些故意想找麻烦的人,看到这么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怒气冲冲、恶狠狠的样子,也都有些心虚,一般不敢再来造次。

    如果发现有些人离开了市场,刘刚或陈峰就会对这些人恶狠狠地说:“好好的来买东西,我们肯定欢迎。如果下次再来找麻烦,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有几个人不太服气,想要上前挑战打架。按照刘刚原来的性格,看到想打架的人,手早就痒了,肯定就冲上前去教训了。

    不过现在刘刚记着陈峰的告诫,毕竟自己是公务人员,又不是在执行保卫任务,不能轻易与人家动手。

    为了起到震摄作用,刘刚就蹬蹬蹬快步上前,一个标准型的马步,再随手拿起放在市场外面的包装木板,一掌拍下,木板应声而碎。

    刘刚边扔掉碎木板边朗声说道:“不怕手折断腿的人过来,我大不了赔偿医药费。”

    几个想打架的人,一看刘刚有如此身手,知道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根本讨不到便宜,纷纷吓的跑远了。

    原来是市场里的一些人,本来只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在做服装生意,听口音又是外地人,觉得好欺负。又看到她的生意做的红火,心里面是羡繤嫉妒恨,就想来找找她的麻烦。

    现在看到有这么几个男人在后面撑腰,明白如果真正打起架来,许多人都不会是刘刚和他同事的对手。

    考虑到毕竟只是生意上的竞争,也没有让这一家的生意完全影响了自家的生意,倒也犯不着拼命相搏。

    这样几次强硬的交涉下来,服装店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生意。

    陈峰经过几次事情,明白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只能是低调地、本份地做生意。尽量少惹事、少出事,所以能忍则忍、能让则让。

    不过陈峰也明白针对小混混、眼红的人、想占便宜的人来找事,也不能怕惹事,否则生意就没有办法做了。

    这种性格,对陈峰以后的做生意也是影响很大。他从来不主动挑起事情与争端,但也不怕有人发起的进攻。

    幸亏明宁市的治安整体上不错。小说和电影里经常说起的帮派收保护费之类的事情几乎没有在明宁市发生。

    当然明宁市的地下世界也是存在的,只是掌控各区、甚至市一级地下世界的帮派,不屑于收保护费这样低层次混黑方式。

    他们更倾向于开设利润更高的娱乐场所、外贸公司,或者是垄断一个区建筑市场的渣土运输市场。

    如果不是涉及巨额利益相争,动用帮派力量进行火拼,人们很难会联系到一些渣土运输公司、外贸公司、娱乐场所是控制地下世界的帮派开设的。

    因为这些地下世界的掌控者知道,如果依靠小混混们收点保护费过日子,收益太低,同时又很容易引起众怒,引发警务系统的打压。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盘点一看,除了压了一点货,占用了一些资金外,竟然赢利了2万多元。

    陈峰心里也是吓了一跳,低中档服装生意会这么好做?那中高档服装的利润可能还会更可观。

    陈峰为了保证服装店下个月的正常营业,本想少拿一点分成,没想到刘朝霞把2万元的利润都交给了他。

    同时说道:“没有陈哥帮我,我不可能象现在这样赚钱。开办服装店的时候,我其实没有出过一分钱,都是陈哥在出钱。陈哥愿意七三分成,我很高兴。我要先把你的投资全部还给你,谢谢陈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