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酒吧体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2本章字数:2073字

    刘刚和周军的作息时间不固定,有时要上晚班,上官紫苏要安排介绍约会,或等待白天约好的顾客前来登记,五个人也不是每天都能凑在一起。

    一起去“良浴”足浴休闲店进行足浴或按摩,渐渐形成了五个人聚会,放松身心、交流情况的机会。去的次数多了,陈峰就与张怡熟悉起来。

    足浴的时间通常是一个半小时,从足浴休闲店出来,已是近晚上十点钟。

    年青人本来就睡的晚,又加上足浴或按摩,消除了疲劳,四人一时更没有什么睡意。

    陈峰与刘刚只是听说过,但还没有去过明宁市的酒吧,刘朝霞与上官紫苏也是没有去过,大家都有点好奇心,一时性起,就决定去酒吧开开眼界。

    陈峰现在拿着“如意”婚介所和刘朝霞服装店的分成,还有自己房产中介的收入,在经济上宽裕了很多,偶尔去酒吧、KTV等娱乐场所消费一下,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

    夜幕降临,明宁市开始了另一面生活。

    陈峰等四人来到了“至尊酒吧”,在大厅找了位置坐下,上官紫苏、刘刚、刘朝霞三人先是很新奇地东看西瞧,然后是四人一起玩骰子,输的人喝酒或喝饮料。

    陈峰天生没有撒谎的本领,也没有投机取巧的的机灵,类似的游戏经常是输家,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后来陈峰就放弃了这些游戏,静静地坐着。

    陈峰有意无意地听着不知是几流的歌手在唱歌。今晚的这个歌手太年轻,总让人觉得有些“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

    吧台前玩弄酒瓶的人,那酒瓶在左手与右手之间,来回穿梭、上下弹跳,令人有些眼花缭乱。

    吧台上,一个中年妇女与一个年青的男孩子正耳鬓厮磨,男孩子的手,轻搂着女人柔细的腰间。

    陈峰不禁感叹,当时间剥夺了众多女人的青春容颜时,竟额外开恩地赐予她依旧曼妙的身材。

    “至尊酒吧”规模很大,集中了当时酒吧里所有流行的元素。有歌手驻唱、有文艺表演、有慢节奏的跳舞,也有动感极强的迪斯科。

    酒吧分设静吧与动吧,静吧适合于几个好友之间喝喝酒、聊聊天、或者在缓慢舞曲伴奏下,去跳跳慢三、慢四。中间还会穿插几支熄灯状态下的贴面舞。

    黑灯瞎火下,谁也看不清谁,于是就方便二个一起在跳舞的人,想贴的多紧就可以贴多紧。想怎么接吻、想怎么搂抱都可以。

    为此往往在这样熄灯状态下,跳贴面舞时,慢吧舞池里,人是最多的。

    陈峰毕竟年轻,对这种贴面舞感觉也是很好奇。

    由于坐着是看不太清楚,他就拉着上官紫苏进入舞池进行体验。

    有了上二次的相拥相抱,在伸手不见五手的情况下,上官紫苏慢慢放开了,轻轻地用双手抱着陈峰,合着音乐节拍,缓慢地走着。

    陈峰蹭着上官紫苏丰满挺拨的胸部,闻着幽幽体香,感觉很舒适,心神有些荡漾。

    不过二人还只是好朋友,远没有上升到恋人的程度,不方便在刘刚与刘朝霞面前,多跳这种贴面舞。一曲终了,二人还是马上就分开了。

    酒吧的动吧,在隔音效果很好的旁边。大家既然来了,也想着去体验一下、了解一下。

    动吧的舞池比静吧大了很多。

    厅顶上面纵横交错地搭着巨大的铁架,悬挂着圆的灯、方的灯、长条状的、三角形的,而且这些灯都在旋转着。

    变幻着红的、蓝的、绿的,白炽如昼的光罩,那灯光有时忽闪忽闪、似是而非,有时如同一道闪电剌得你睁不开眼睛,灯光斑斑驳驳五彩缤纷,它们有时变幻着颜色,将你身上的衣服转换使白的更加雪白、黑的更加泛亮。

    舞池正前方的小舞台上,驻扎着一支乐队,整晚卖力起劲地演奏着,那声音通过高保真的音响分散在大厅的每个角落中,洪大的、澎湃得像波浪涌动,很清朗、很雄壮,仿佛能托起顶棚并让它飞向天空。

    这种震动性的喧声充满着整个舞厅,一踏进去使人的灵肉都会跟着波动。

    电吉它猛地发出丛林猛兽般的吼叫,人群霎时亢奋起来,许多露着小蛮腰甩着一头黄发的小青年,像在音乐中迷失了一样疯狂地跳着,发泄着青春的活力、精力。

    他们都象触了电似的摇晃着身体,把头甩得随时要断掉似的。越跳越高兴,越跳越爽。

    突然,全场的灯光熄灭了,音乐也顿时静寂,霍地,几道闪电掠过,那灯光好如利剑一样直插下来,呈奇型怪状的树枝形向四面八方伸展,将整个黑暗切割得支离破碎。这是舞厅里最为激动人心的时刻。

    周围的人们纷纷拍手,欢欣雀跃,全都涌进了舞池中央尽情地跳、痴迷地扭,长腿料动着、裙子飘开了,时而一阵激越的嚎叫,心底的快乐泄露在一种特别的叫喊里。

    由于愉快高兴而发光的眼睛在周围闪烁着,无论你向那边一看,都能看见美丽的身影从人群中滑过,刚刚消失便有另一个代替也是同样迷人。

    探照灯如凛烈的长剑一齐激射在舞池中央。那里,慢慢升起一平台,上面有一年轻的女子扭动腰肢随着平台悠悠升腾而起。

    她双手高过头顶,两个手掌反滚着变幻出很多花样,纤纤细腰和丰隆屁股扭得如同错位了一般。那是舞厅里领舞的小姐。

    这时,音乐更加凄厉激越,人们也越来越疯狂。

    领舞的女子把上衣一扯,就剩下了乳罩,隆隆的两陀肉球也跟着节拍扑腾扑腾地跳动,还有着跟内裤差不多的紧身短裤。

    陈峰、刘刚、刘朝霞、上官紫苏挤在人群中,也一起跟着摇晃,虽然他们跳舞不是那么挥洒自如,但跳得很开心、很爽快。

    动吧的舞池里,跳舞的人太多,太拥挤了,陈峰看到有几个年青人,惊艳于上官紫苏这样的美女,有意无意地想贴着她的身体。

    为了安全,陈峰拉着已经喝得有点醉意的她,离开动吧,回到静吧。刘刚看到陈峰出来了,也就拉着刘朝霞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