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l章 点睛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4本章字数:2537字

    八月间的探花村几乎每天晚上西天都有火烧云,张老爷子逢人便说探花村要现异象。

    果然,一个貌似天仙的女疯子在一天傍晚五六点钟好似披着火烧云降临到这个小村。

    这个女疯子在村里的土路上似一阵风边跑边骂边打,身后尘土飞扬,有十多个好事的村民远远地跟在她身后。

    唯独在张天一家紧闭的院门口,她停了下来,用手捋了捋焦枯的头发,战战兢兢拍打门环,天一开门相迎,疯子见到他后立即抱住,哭诉道:“老公啊!我终于找到你了,走,跟我拜堂去。”

    张天一穿着开裆裤,木呆呆地看着疯子,二话不说抓住疯子递过来的手,跟着疯子就跑,好似腾云架雾一般,转眼间就不见了。围观的村民四散开去,他们去找张老爷子问个究竟。

    老爷子是张天一的爷爷,小时读过私熟,略懂麻衣神相和阴阳八卦,只见他轻拂山羊胡,目光流露无限的自豪,道:“我们老张家要出人头地了。”

    村民们一下又四散开去,边走边呸:“你们老张家要出人头地?除非日头从西边出来。”

    第二天早上,奇迹般地,探花村的东天现出从未有过的火烧云,疯子和张天一一同回到天一家院门口,村民们蜂拥般围了上来。

    此时的疯子哪还有疯子样,头发似瀑布,眼睛似水晶,腰肢似杨柳,瓜子脸绽出如花般的笑。再一看张天一再也不似过去的傻,腰板笔直,眉清目秀,嘴角上扬勾出一痕浅笑。两人含情脉脉,好一个郎有情妾有意。

    趁大家目瞪口呆,疯子向所有人深施一礼,道一声:“后会有期。”转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疯子远走,村民们把张天一围得水泄不通,纷纷要他讲出昨晚咋地了?天一慑懦着含糊不清地说:“做梦了————”

    大家一下来了兴致,继续问着咋做梦?

    天一脸红了,做出打死也不说的样。

    这时外号叫瘦猴子的小混混上去对张天一就是一脚,骂道:“快说,不然我就让你吃屎。”

    旁边的年令大一点的人禁不住叹道:“瘦猴子真他妈不是人,动不动就给傻子吃屎,做孽!”

    正在场面逐渐失去控制的时候,张老爷子厉声喝道:“谁敢让我孙子吃屎我先让他吃屎。”

    瘦猴子立即摆正身体,向老爷子立正敬礼道:“老爷子在上,瘦猴子再也不敢了。”说着向众人使了个眼色,如潮水退潮一样,又四散开去。

    猴子在路上对大伙说:“这个傻子好像真中了仙道了,我刚才踢他那一脚好象踢在了岩石上,痛得很啊!”

    张天一生下来时不会吮奶,请来的老太太不知在哪扎了一针,立即就能啪啪地吃了,据说就是这一针把孩子扎傻了。

    傻子的第一表现是话语迟。十二三岁了才能磕磕绊绊地说出爸爸妈妈,一直没上学,所以不识字。

    傻子的第二表现是不知羞耻。十六七时还穿开裆裤,大姑娘小媳妇总对他侧目而视,眼神颇为复杂,嘴里却一直数落着:“这傻子算是没救了。”

    傻子的第三大表现是不知劳累。别看他身子骨像弱枊扶风,却力大如牛,二三百斤的大米扛上肩,走二三公里不出汗不叫累,上地里拉犁比牛还顶用。

    其他一些小的表现就数也数不清了,如没事爱傻笑,谁打他骂他都不还嘴不还手;看蚂蚁搬家一看就能看一整天,不吃不喝,谁叫他都不走,就说好玩;十六七了从不跟同龄伙伴玩,专跟四五岁的小孩玩,四五岁的小孩都能欺负他,更别说大孩子了。受欺负了,他从不告诉爸爸妈妈,从不记愁。总之,这是个不知羞臊,不辨美丑,不懂是非的又呆又笨又倔又可怜的傻子。

    妈妈总会一边抱着他,一边向苍天哭诉:“为什么我从不做恶,尽行好事,老天还这么惩罚我呢?”

    这时张天一却瞪着不解的目光问妈妈:“妈妈——我还行——别哭——乖——”

    爸爸苦闷异常,总动手打他,一边打一边数落:“我上辈子哪做孽了,生下了你这样的傻子,将来我死了你可咋办啊?”

    这时张天一会说:“爸爸——我不还有弟妹吗——他们会照顾我的——”

    爸爸摇了摇头。

    别看有那么多人把张天一做为嘲笑、耍戏、做弄的对象,就连爸妈也不抱任何希望,但傻子的爷爷却不这么认为,他手指着麻衣神相书说:“我孙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清目秀,必然大富大贵,多子多孙,万人莫及。”

    除了爷爷对傻子好,这个村里还有一个女人喜欢傻子。这个女人叫杨美丽,芳龄二十五,比张天一大七岁,是个小学老师,村里的女人们都说她嘴巴大、嘴角上有颗黑痣,好吃而不胖,一看就是克夫相,谁跟她谁早死。

    可男人们就不一样了,看着这个既有知识又妩媚的女人独守空房,早都忘了女人们的告诫,有半夜敲窗的,有帮她担水劈柴的,有送点小礼物的,可这个女人很独,谁的帐也不买。于是纷纷恶狠狠地说:“你难道就不想男人?”

    杨美丽将额头秀发轻轻一抹,道:“想啊!但不想你们。”

    那她想谁呢?她想傻子张天一。

    两家一个村东头一个村西头,杨美丽是外村嫁过来的。老公活着时经常领着杨美丽来看张天一。天一爱穿着开裆裤在墙头上疯跑,老公指着他说:“这小子你看长得多俊,修身长腿细脖,偏偏眼中无神,象丢了魂似的,这是条龙,但还没点睛,谁给他点了睛,谁就能让他成龙。”

    杨美丽问怎么给他点睛。

    老公用诡异的眼神瞅了瞅她,道:“想知道啊?”

    杨美丽大声道:“当然想啊!”

    老公指着张天一的那示意她去看,杨美丽扫了一眼立即退了回来,用高跟鞋猛地踢了一脚老公,恼羞成怒。

    老公正告道:“只有女人不断地为他点睛,他才能成龙。”

    老公既是麻衣神相高手,又很有慧根,起码在杨美丽眼中是这样,他曾对她说:“天下熙熙,皆为情来,天下攘攘,皆为情往。”

    所以和杨美丽结婚后,不舍昼夜地忙活。后来忙活死了。

    杨美丽哭得死去活来,正抱着老公失魂落魄时,张天一一身水气地跑进屋,抱着他老公尸身失声痛哭,从来不说话的傻子这时迸出几个字:“立即埋了——要不走了仙气。”

    连夜埋了老公后,张天一这晚上没走,在炕上抱着杨美丽哄小孩似地说:“乖乖——睡——”

    从那以后,张天一就经常到杨美丽家了。来了也不说话,就是做活。她家有鸡鸭鹅狗驴两垧地,他给包了。他做活,她给做饭,他吃完饭就走人,从不逗留。看着他的开裆裤,杨美丽总是想起老公活着时说的画龙点睛的话。

    天一和疯子的经历让她很难受,她做梦也想不到突然杀出个疯子把他占了先,显然被点睛了,因为一下就明事理了。疯子突然也不疯了,杨美丽越想心里越发疼。

    第一笔睛让疯子点了,无奈何,她只能点第二笔了。必须加快步伐,否则第二笔不知又由谁给点了。杨美丽晚上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火烧火燎。

    机会终于来了。那日大风暴雨惊雷,杨美丽家的泥草房水流如注,怎么用桶接也接不过来,屋里眼瞅着汇流成河了。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张天一披着雨衣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