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邂逅(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4627字

    沁阳市,无异于其他大城市,这里车水马龙,霓虹炫耀。有屹立在城市中心的高级写字楼,有各种看得人眼花缭乱的堆满奢侈品的百货大楼。地铁,公交,立交桥,是这座城市的生命。

    虽然这座城市大体上无异于其他都市,但也有它特别的地方,这座城市的市花是百合花。

    每年都会有百合花展,各色的百合花在城市街道两旁种满,夏天的时候,百合香夹杂着两旁的桂花树的香味,是每个从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最熟悉和最迷恋的味道了。

    温易灵和妹妹温易谣离开沁阳市已经五年了。

    去年的寒冬里,她们唯一的亲人,外公,也离开了她们。

    温易灵今年25岁了,已经到了待嫁的年龄,男友是商业界的朱齐优,朱氏集团的二公子。

    这位朱公子虽然外界传闻风流无人能敌,但他只对外称温易灵小姐是他的女朋友。

    此人性格幽默,浮夸,却生得一张让女人无法抵挡的脸。

    温易灵的妹妹温易谣也大学毕业一年了。姐妹两从小受到了父亲和外公良好的教育,早已非常能干了。

    外公临走前唯一的愿望是希望将自己的骨灰带回他的故乡,沁阳市。

    姐妹两也已经五年没有回来了,既然要回来,就干脆以后都留在沁阳市吧。温易灵卖掉了在别城的房产,和妹妹回到了沁阳市,这座她们成长的城市,这里有那么多心酸的温暖的回忆,以前连碰到不想去触碰。

    如今,时过境迁,也许能放下了吧,时间永远是疗伤的最好良药。

    刚回来一周,温易灵却不想闲着,虽然以她的学历,找一份上等工作一点不难,但她居然找了个大堂经理来做。

    “我的好姐姐,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改不掉你这瞎折腾的毛病,爸爸留给我们的钱足够我们吃一辈子了,你干嘛还这么瞎折腾找什么大堂经理来做!”

    才搬到新住处,收拾完东西,温易谣瘫坐在沙发上一边大口咬着苹果,嘴里含糊不清地对正在整理CD架的温易灵说。

    温易灵心满意足地整理着自己钟爱的CD,笑了笑,摇摇头:“这才不是瞎折腾呢,人活着又不是光吃饭,每天得找点事情做才能对得起时间嘛。”

    温易谣撇撇嘴,耸了耸肩,“那你也不至于去给奚梦李玥他们家卖命吧,奚梦农集团那些个人你又不是不清楚,个个长得跟贼似的。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沁阳市这边齐氏在跟奚梦农暗地里在斗。我看你怎么跟齐优哥哥交代!”

    看着妹妹说得这么正儿八经,温易灵放下手中的活,起身朝着妹妹这边走来“哟哟哟~~说得还真在理儿啊你,我只不过是想找点事做,哪有那么严重。这鸿宴楼不过是奚梦农集团一个小酒店而已,我当个大堂经理难道就是背叛我男朋友了?放心啦,齐优才没空理我,他在他的小秘那风花雪月呢!”

    温易灵坐下来,顺手拿起遥控器准备看电视。

    “行~您自己都不担心,我才懒得为你担心呢,您一直在我心里就是圣母,自己男人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也从来不管,哎,我有什么办法呢。这才回来,我可得忙一阵咯,明儿开始就各种局等着本小姐应酬呢,下午得好好shopping下。”

    温易谣吃完苹果满足的躺倒在沙发上。温易灵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

    从小温易灵就十分疼爱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妹妹,妈妈过世得早,爸爸便承担起了父亲和母亲的双重责任,可是在温易灵16岁那年,爸爸到外地出差,回来时飞机出了事。

    家里只剩下外公和妹妹了,还有一家爸爸经营得风生水起的泽兰集团。

    温辙的突然过世,引起了集团内部股东的混乱,原本就已经有斗争的一些股东在这个时候跃跃欲试,导致资金断流,结果没一年,这个曾经辉煌的集团面临倒闭,留给姐妹两还有外公的,就只有这上亿的资产了。

    虽然生活上不成问题,但是这毫无预警的打击,让16岁得温易灵和妹妹度过了难以平复的几年,那段时间,妹妹两个月不曾说话,每天关在房间,到最后连流泪都流不出来了。

    而温易灵,不愿意每天回家面对外公和妹妹,从富家乖乖女一夜之间变成了夜店小妹,整天灯红酒绿,还剪掉了齐腰的长发。每每想起这些,温易灵心里都十分酸楚,她温柔而安静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经历过千万痛苦的心。

    第二天清晨,温易灵早早的起床了。

    镜子里,纯黑色过肩的直发,微斜的刘海,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呈现,眼睛亮得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着迷,肤若凝脂,面色绯红。略带古典却依然不失时尚和都市气息。

    换上了正统的职业白领装,温易灵准备换鞋出门了。

    正要按下电梯的下楼键,电梯门开了,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一见到她,这个人立刻眼睛发亮,而且嬉皮笑脸起来。

    “啊哈,岸岸,看我多懂你,我就知道你这时候会出门吧,所以本少爷主动候驾来了!”

    每每看到朱齐优这幅德行,温易灵就觉得这个人不是小时候脑子进了水就是被狗咬了小脑,明明有一张酷似王力宏的脸,加上精致的双眼皮,眼睛深邃得如同充斥着大雾一般。

    头发总是看上去很干净,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男人香。

    这个人在她面前却总是一副欠揍的样子。今天他穿得很休闲,浅灰色的nike连帽卫衣,深蓝色牛仔裤,亮蓝色运动鞋。温易灵看到他时,竟突然想起多年前那个亮眼的身影。

    一时竟呆呆地愣了几秒。却立刻又回过神来,告诉自己,这个人无赖朱齐优。

    横了她一眼,径直走进电梯。

    “原来你还知道我住这啊,我以为你都不知道我已经到了沁阳市呢!今天我可真是荣幸,一大早就见到我家朱大少啊!”

    “岸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这不是每天忙着挣钱,等着有天要娶你呢嘛,你家亲爱的在外面这么辛苦,你要理解我嘛!宝贝,几天不见了,我想死你了,快来香一个!”

    说着他把头低下来,脸朝温易灵凑过去。

    温易灵迅速拍了他额头推开他的脸。

    “你给我少来!”

    正打闹间,电梯已经开了,温易灵大步走出去,齐优追上来,、。

    “岸岸你走那么快干嘛,不就是要去给奚梦礼辉当大堂经理吗!我送你去嘛!世界上哪有你这样的女朋友啊,居然给男朋友的死对头卖命……岸岸你很不乖哦……喂……车在这边啦……等我啊……”

    今天是奚梦农集团的新酒楼鸿宴楼开业的日子,酒楼地点在沁阳市著名的新池街。

    一早,各种花篮,横幅,已经堆满在酒店大门。

    玻璃旋转门前,红色地毯一直铺向大厅。齐优把车停在对面,温易灵正欲开门下车,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温易灵回头望着他。

    “岸岸,其实我真不喜欢你这样,做什么都不跟我商量。”

    齐优认真地看着她,语气里带了点失望。

    “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很开心啊,你居然这么认真跟我说话了。”

    温易灵呵呵地笑了,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

    “我说真的啊,岸岸,我不是不喜欢你去给奚梦家卖命,别人怎么看我我也不介意,但是你总要事先跟我说啊,我不想我是从别人嘴里听到关于你的事。”

    他委屈地抱怨着。

    这个看似阳刚帅气的男人,在自己面前竟然像个小孩,不管他在外面又多花心,或者取悦过多少女人,但至少这个男人多年来一直在照顾自己,逗自己开心。

    每次看到他,她的心都会变得很软。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是我的错,你平时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我都不过问呢,看我这女朋友多好。我走了,你自己忙去吧,小心开车啊!”

    温易灵松开他的手,开门下车朝酒店走去。

    齐优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还想说晚上来接她,她已经走远了。

    温易灵走进大堂,前台的女主管新燕立刻迎上来“温经理,午宴这边的正餐和甜点已经都安排好了。只等着各位董事和客人们来了”

    温易灵一边听着一边结果另一位男主管递上来的午餐菜单“剪彩部分安排好了吗,给董事们还有董事们邀请的贵宾们用的酒一定要安排好,另外保安那边还可以多加派点人手,一定要保证整个开业典礼顺利,不能有一点闪失。”

    “好的,知道了。”

    新燕应喝着温经理,一边引着她往午宴厅这边走来。整个酒店一上午忙得不可开交,几个小时下来温易灵已经觉得喉咙有些干涩了,自己很久都没有这么忙过这些琐事了,这大堂经理还真是不可小视的工作呢。

    各个环节都已经指挥得差不多了,温易灵这才有时间喘口气,走到前台喝了杯温水。

    正在这时候,董事长奚梦李玥,还有他的哥哥奚梦礼贤引着一帮人走进大堂来了。

    这些人个个油光发亮,有的一看就是暴发户的样子。说到这奚梦农集团,是十年前轰动沁阳市的三大企业之一,另外两家温易灵的父亲温辙当时管理的泽兰集团,齐国安的齐氏集团。

    而如今,这三大集团里,只剩下奚梦农集团仍然鼎力在沁阳市,老的齐氏和泽兰早已经是历史了。

    不过近几年一家叫钰佑集团的又在这里扎稳了脚跟,这个集团的董事常驻美国,在美国那边有很好的市场,上市的股票也一直很稳定,三年前董事长朱耀光的二儿子从美国回来,决心要在国内发展自己家的企业,并且做大。

    这个有着发展国民企业的二儿子,正是朱齐优了。

    当年朱齐优才回国,温易灵跟外公还有妹妹刚从沁阳市搬到另一个新的城市,在那里便遇上了朱齐优。朱齐优对温易灵是一见钟情的,第一次见到她,心里已经磨灭不掉了。

    齐优不仅长得好看,也很幽默,很会逗女孩子开心,那时的温易灵正在被过去一些事情牵绊着,身边多了一个朱齐优,令她开心不少,虽然自己对朱齐优没有那种动心的感觉,却慢慢地觉得自己跟她在一起很开心,加上多年的没有间断的联系,自然就成了他的挂牌女友。

    他知道温易灵心里最想念的还是这个带给她很多回忆的沁阳市,于是他选择把这里作为自己集团的中心。

    他也知道岸岸总有一天是会回到沁阳市的。现在不就是回来了吗。

    沁阳市近几年也发展得非常快,本来就得天独厚的临海地理位置,发达的交通,加上城市环保工作在国内特别出色,吸引了许多商家来这里投资。

    到现在形成了以奚梦农和钰佑集团为首,多家新兴企业共同发展的良好格局了。

    奚梦农集团现在由弟弟奚梦李玥和哥哥奚梦礼贤全权掌管。父亲奚梦辉已经带着老婆国外安享晚年去了。

    温易灵所在的这家鸿宴酒楼是弟弟奚梦李玥掌管的。

    奚梦李玥一进大堂便看到温易灵,他知道温易灵是自己死对头朱齐优的女友,当时看到温易灵来应聘大堂经理的时候,其实也吃了一惊。暗想如果朱齐优要把自己女人安放在奚梦农,别的不做,居然做个区区酒店的大堂经理,根本就对奚梦农造成不了一丝一毫的伤害。

    不知道这朱齐优演的是哪出,想着他既然舍得让自己女人为我来卖命,那就得看看这游戏是怎么个玩儿法了。这温易灵确实是个美人胚子,学历好,修养又好,当个大堂经理根本就是屈才,不用白不用。

    于是二话没说就让温易灵当了这个大堂经理。

    温易灵看到董事长们带着人进来了,立刻放下水杯挤出公关式的笑脸迎接,她的笑容温暖随和,倾心动人。

    “奚梦董好,这边午宴和剪裁仪式都已经安排好了,各位董事们随时进去了。”

    奚梦李玥点点头满意地笑了笑,这个男人城府极深,每一个笑容都似乎有着格外的意思,他的脸轮廓十分清晰,粗犷而很有男人范儿,完全看不出这是个27岁的青年。

    “奚梦经理做事我是十分放心的,想来这剪裁仪式的工作定是被你安排的十分妥帖了,今天我们酒店正式开业,奚梦经理才加入奚梦农不久,趁这机会我得给你好好介绍介绍我在沁阳市的商业好友。方便你日后在奚梦农发展。”

    说着回过头要向温易灵介绍各位客人。

    温易灵继续保持着亲切的微笑,眼睛随着奚梦李玥望向他身后的各位客人。有和平集团的总裁,副总裁,动科集团的董事,等等。

    温易灵都以温和的态度跟她们握手致谢。

    “噢。温易灵,下面这味我可要着重介绍了,他可是年轻有为啊,也是新来沁阳市设立集团的,乾安集团的总裁,齐杨航,齐总。”

    话音刚落,奚梦李玥身后走出来一个人,听到他名字的时候,温易灵的心跳在某一秒突然停止了,又立刻在下一秒加速活跃起来,她只听见自己的脑袋里嗡嗡得想起来。

    “温经理你好,我是齐杨航。”

    这个人已经伸出手在她面前,她机械地也伸出手,望着这个身高一八五,穿着笔挺深蓝西装,皮肤稍稍黝黑,眼睛黑得像没有尽头的黑夜的男人。

    这个男人地眼睛跟齐优不一样,齐优的眼睛里总是满满的大雾,很梦幻,很迷惑。而他的眼睛,是永远充满着坚定和明亮,似乎永远那么有自信和底气。

    眼前这个他,熟悉,陌生,却在这一瞬间又重新打开了她内心那个让心脏跳跃迅速的按钮。

    而他的手,冰凉,没有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