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跪搓衣板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093字

    舞会上的气氛华丽而高雅。

    温易灵换了一身大红色的晚礼服,更显得脸色白静,黑色的过肩的长发,不太浓的眼影,清纯而动人。

    稍显艳丽的红色唇彩,和衣服正好相配,又增添了一点点妩媚。

    此时灯光暗了下来,播放起了欧美经典曲目vincent。

    此时的温易灵内心却有点小紧张和尴尬,身边的齐杨航正在盯着手机屏幕。

    手机发出的荧光投在他脸上,幽蓝的光显现出来清晰的轮廓。他的眉头略微紧缩,眼睛依然是那么明亮有神。

    不过,不知道的人还真看不出这两人竟然是舞会的伴侣。齐杨航不说话的时候,永远都是那么冷漠。

    温易灵看着他,内心竟然有一丝丝的酸楚,自己也不知道在酸楚什么,也许是知道他有女朋友了。

    也许,是只是单纯的因为此刻他在这样的舞会上对她冷漠吧。

    正想着,这样黝黑的脸突然就出现在了她眼前,他的脸离她很近,一只手撑在温易灵背后,又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你是在偷偷地看我吗?”

    他笑了。

    她的眼睛不敢直视他,身子不自然地往后靠,心跳又在加速。

    不等她回答,拉起她的手往舞池走去。

    “我们来跳舞。”

    没有询问的语气,只是告诉她,要跳舞。

    他的手扣住了她的腰,把她拉得很近。

    温易灵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就被强制的搭上了他的肩膀。

    “小岸,你越来越漂亮了。”

    他温柔的看着她,这一刻,真的让她有一种他还在爱着她的错觉。

    他们缓慢地移动这舞步,他的眼睛没有看向别处,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这样就别的脸。让他甚是想念。

    她想起过去,每当他深情的时候,就会叫他小岸。心里掠过一丝丝的苦涩。

    齐杨航的扣在她腰间的手又稍稍用力了起来,嘴巴凑近了她的耳朵,软软的说到:“小岸,我想你。”

    她甚至觉得这是错觉,她受不了他这样的暧昧,她猜不透他的心思。可她又无法抵挡这样温存的感受。

    “你,有女朋友了?”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却总想从他嘴里问些什么,这样不清不楚的暧昧,让她难以抵抗,却又无比的害怕。

    “我们什么都不要问好么。我现在不想提别的。”

    他有些怒意。干脆抱紧了她。

    温易灵感觉到他的下巴抵住了自己的肩膀。

    她没有再问了,也许根本就问不出答案。他永远是这么霸道,大男子主义。

    可是,我只想知道,此刻我可以相信你吗,我可以相信的眼睛,相信的话吗?

    我可以不问,你可以不说。

    因为我知道此刻的你,就是你,我,就是我。

    我们还彼此记得,还彼此想念。甚至让我感觉到,你还是从前那个你。

    但我又害怕从前那个你,因为我不知道我应该还像从前那样爱你,还是应该提醒自己,你还是会像从前一样,一转眼,就抛下我,离我而去。

    今晚的舞会,来宾们都十分开心,舞池里,成对着相拥着。

    温情的相互耳语交流着。音乐缓慢的时候,舞步轻缓。

    音乐动感的时候,两人欢快地跳跃。时间过得很快,午夜十二点,舞会结束。

    来宾们走出酒店,温易灵看到朱齐优的车停在对街。齐杨航和董事们走在前面,互相礼貌性地道别,要离开的时候回过头来看温易灵。

    温易灵没有回赠目光,直接径直走相对街朱齐优的车。

    车里的齐优也看了温易灵,下车来为她开门。

    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护她上了副驾驶。

    这一切,对面的齐杨航都看在眼里。

    车缓慢地行驶在公路上,夏末夜晚的沁阳市,道路两旁的桂花树上挂满了银色的灯。

    整个街道显得特别梦幻。上车以后,温易灵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她摇下车窗,手肘撑起额头,风吹得她更有点烦闷。

    “怎么了,奚梦李玥那小子对我为他卖命的女人不好?”齐优眼睛望着前方,随意地打着方向盘。

    “他能对我怎样不好?!”温易灵不耐烦地恢复。理了理额前的刘海。

    齐优感觉到了情绪的不对劲,干脆停下车来,郑重地望着她。

    “岸岸,怎么了?你不会告诉我你今晚就遇到那谁了吧?!”

    她也转过身来惊讶地望着他。

    “原来你早就知道?!”

    “我冤枉!我确实知道他在沁阳市不假,但是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你的时候,你就已经跑去为奚梦李玥卖命了。我早就说了你什么事都应该跟我商量的。”齐优委屈道。

    温易灵深呼吸了一口,闭了闭眼睛。

    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想去工作,却不想去齐优的企业,这样别人闲言碎语更多了。她去投简历的时候,确实是知道那是奚梦李玥的企业,但也只是去试试,没想到就用上了。也更不知道会遇上他。

    “哎呀!齐杨航那小子没敢对我的女人怎样吧!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这张俊俏的脸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小孩子,拿着温易灵左看右看。温易灵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拍了他的头。

    “你再敢乱说!”

    每次跟齐优在一起,即使是再不开心的事,也总是变得那么无所谓,对于齐优,温易灵没有那种恋人之间的狂热与心动。

    更多的是一种打心眼里的喜欢。

    更多的像是一种对亲情的依赖。所以即使外面都说朱齐优多么风流,即使他也会有时候好几个星期都不出现,但这么多年来,他总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

    带给她欢乐。所以她从来不去想外界对齐优的评价。她眼里的朱齐优,就一个小孩子,一个对她百般呵护的大小孩。

    “岸岸,我真喜欢你这样笑,尤其是被我逗笑的样子,我真的好想……”齐优突然地深情地眼睛闪烁地望着她。

    “好想干嘛?”她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

    “好想吻……”

    她愣了愣。

    “好想问你是不是小时候脑袋进了水。笑起来这么傻,跟个弱智儿童似的!哈哈哈哈!”

    “朱!祁!佑!你给我回家跪搓衣板去!!”温易灵脸气得通红,揪起齐优的耳朵。

    “啊啊啊,女友大人,我我这就开车回去麻利儿跪搓衣板啊!饶命啊!!”

    …………

    齐优送温易灵到楼下,“妞,回去给爷好好睡觉!”齐优捏了捏温易灵的小耳朵。

    “知道了,你慢点开车啊。”她会心地笑了笑。

    回到家,温易谣还没有回来,温易灵想起昨天她说要去聚会。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温易灵在洗手间扑了几下凉水在脸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五年了,我自认为我已经变得内心很强大了,我自认为我可以忘记你了,我自认为我不会再因为你起任何的波澜,为什么我再见到你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在悸动。

    而你又为何,要给我那样残忍的暧昧,却不给我任何的解释。

    她想起齐杨航在舞会上拥着她的时候,在耳边说的那句,小岸,我想你。还有他深情的眼神,都不像是假的。

    都让她产生错觉,以为是从前那个他。可是从前那个他有如何呢,从前的他,也一样的温柔,一样的深情,可最后,还不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温易灵洗完澡,感觉整个人很累很累,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了。

    梦里,温易灵见到了那个男孩。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也一样有着明亮的眼睛。头发有点乱糟糟的。笑起来的那种邪恶,没有人能够模仿。

    十年前,温易灵是个幸福的十六岁小女孩。

    她和妹妹,爸爸,还有外公,一起住在沁阳市郊区的别墅里。虽然妈妈在温易灵和温易谣很小的时候就得病离开了她们。但爸爸承担起了母亲和父亲的双重责任。

    温辙是个在事业上特别成功的男人,她和妻子江月兰白手起家,熬了多年,终于共同建立了泽兰集团。在沁阳市是三大集团之一。他们生了两个十分优秀的女儿。大女儿温易灵,从小乖巧伶俐。

    不仅长得漂亮,学任何东西都十分有天赋,温辙十分欣赏这个大女儿,经常教她习字,念书,送她弹琴,甚至烹饪都教给她。温易灵性格十分温存,温柔的外表下却有着倔强的心,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不会改变。

    二女儿温易谣则是调皮可爱,在学校很淘气,固然没有姐姐学习好,但是温辙也十分热爱这个小女儿,她总能给家里带来众多的欢乐。温易灵五岁,温易谣两岁的时候,江月兰就离开了他们。温辙自然是十分悲痛,发誓从此不会再娶。

    但他必须从悲痛中走出来,因为他有照顾两个女儿和岳父的责任。还有集团里众多事情需要操心。岳父是个十分有修养的老人,他喜欢种菜种花。经常带着两个小孙女在菜园里浇灌,教她们种花。

    就这样温易灵和妹妹还有爸爸和外公一起生活了多年,直到她十六岁暑假的一天。爸爸去外地出差了,说好给姐妹两带礼物,但就在回来的飞机上,出了事。

    直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温易灵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整个人瘫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