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算你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358字

    外公更是直接昏厥在了菜园里。平时调皮捣蛋的妹妹,在院子里听到这样的消息,她没有说话,安静地一个人走进了房间,之后两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温易灵每次去看妹妹的时候,只看到她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她到现在都没有问过,妹妹是否为这件事情哭过。至少她没有看到她哭过。

    从那天起,乖巧懂事的温易灵也变了。她剪掉了自己齐腰的长发,再也不穿以前的裙子,每天穿着牛仔裤T恤,还逃课去酒吧。她不想回家面对冷清的家,不想面对妹妹和外公。

    一天晚上,她在酒吧喝得烂醉。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废弃的车库。嘴上被黑色胶带给封住,她意识到自己是被绑架了。16岁的她,除了害怕,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旁边的隔间里传来几个男人的声音。

    “老大,这就是泽兰集团的大小姐吧。她老爸死了肯定留了很多遗产给她们。咱们可以好好捞一笔了!”

    “老大,这富家女就是不一样,长得那叫一个水灵呢!要不咱先尝尝!”

    “你活腻了把你,咱们是要钱不要人!你敢上了她你还想不想活了!他老爸之前财大气粗的,道上肯定人多,到时候弄死你!”

    “就是!等我们有了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温易灵听到这样的对话,突然觉得很心酸,爸爸的离开真的给她的打击太大了,连这些混混都在打她家的主意。她开始抽泣起来。绑匪们听到了她的声音,立刻走了进来,这些绑匪年龄都不大,有的还是未成年。正要对温易灵说话的时候,车库外面突然有人叫了一声:“警察来了!”

    那些小绑匪们一边骂着到嘴里的肥肉丢了一边四散了跑开。

    过了好一阵,也不见警察来,这时候走进来一个高大的男孩,他穿着破洞的牛仔裤,nike的运动鞋,黑色的T恤。皮肤黝黑,头发有点乱糟糟的。

    温易灵永远都记得他的眼睛,明亮,有神。后来她遇到朱齐优的时候,发现齐优的眼睛正好和齐杨航的相反,齐优的眼睛,深邃,迷惑。永远都充斥的大雾一般。但齐杨航的眼睛,却是坚定,甚至有一点点的邪恶。

    这个男生走进来,一边解开温易灵身上的绳子一边冷漠地说道:“小小年纪学人家每天泡酒吧,不知道你是哪里受了刺激!”

    听到受刺激这几个字,温易灵再也抑制不住了,竟哇哇大哭了起来,这两个月的不安,害怕,都在这一刻释放。

    她不知道找谁哭诉,也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这一切。这个男孩顿时束手无措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着一时半会她也停不了哭泣,于是安静地坐在地上,拿起地上的木棍随意玩起来。好一会儿,温易灵哭累了,大哭变成了抽泣,哽咽,到沉默。

    “你怎么知道我每天在酒吧的?”她带着已经哭的沙哑的嗓子问道。

    “这短时间每天在酒吧有看到你啊,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天天来酒吧,你也真够大胆的。”

    “那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整天呆在酒吧。”

    “对,我不是什么好人,看着有人被带走了还偷偷跟过来,假装报警。”他的语气一直是那么冷漠。

    “呜。对不起。”

    “好了,送你回家。”他没有经过温易灵的同意,竟用公主抱抱起来她,走出车库。温易灵的心,就在那一刹那被融化了。这个男生的胸膛很宽厚,他的眼睛很明亮,他的声音很浑厚,他的笑容,有一点点的邪恶。她躺在他的臂弯里,呼吸急促,脸红心跳。

    “你刘长发应该很好看的,以后试着刘长发吧。”送她回家的路上,他打破了沉默。

    她只觉得脸上发烫。本来想说自己之前一直是长发,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心里的暖意一直蔓延到脚底,到每一个细胞。

    那天,她记住了他的样子,他的声音,他的笑,却忘了问他的名字。从那天起,温易灵试着从悲痛中走出来。她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都强大,那妹妹和外公就没人照顾了。爸爸留下的钱足够他们生活了,她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她经常想起那个男生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又遇见。

    清晨的闹钟闹醒了睡梦中的温易灵,惺忪着睡眼,她起床准备上班了。洗漱完要出门的时候,正好撞上温易谣从外面回来,满脸的疲惫。

    “姐,你要上班去了啊。”温易谣一边换鞋一边随口问。

    “怎么你这不上班的人比我这上班的人还要累呢。快去睡觉去!”

    “哎,我这是在忙正事儿,哪像你,给自己未来老公的商业对头卖命还这么积极。噢,对了昨天我看新闻,居然在你们仪式上看到……”

    “打住!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温易灵立刻让她住嘴。

    “行,我不说,姐,你帮我告诉那小子,他要是敢碰你,我第一个抽他!”温易灵还没来得及回复她,温易谣已经进了房间。她叹了口气,提着包,出门了。

    今天朱齐优没有来接她上班,她只能自己开车去酒店了。快到酒店的时候,接到了齐优的电话。

    “女友大人,昨天睡得好么?想我了么?”温易灵可以想象电话那头那张很欠揍的脸。

    “你这是在那个女人的床上打电话给你的女友大人呢?”温易灵笑着调侃。

    “冤枉!我昨晚独守空闺好不好,今天一大早就飞澳门来了!岸岸,你老是冤枉我可不好呢!哪天我真的生气了,你可不要后悔哦!”

    “哈哈,你倒是生气呀,我还真希望你生气不理我!”

    “你!!算你狠!!”

    “好了,我快到了,先不说了啊。”

    “诶!岸岸,我想你了,真的。回来就来找你。”

    “好啦,知道了。乖。白白。”

    到了酒店,温易灵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然后往大堂走来。这里的装潢总让她觉得不太自在,可能是太雍容华贵了,贵得甚有点庸俗了。

    “温经理好!”

    “新燕你好!”温易灵对每个人都永远那么和善。

    “我们今天一早就接到了许多客户,还有人订专门看百合花的海景总统套房呢。”

    “总统套?”现在是夏末了,看海看百合展的最佳时候都要过了,沁阳市的旅游都到了淡季,这时候谁还会订总统套呢。

    “对啊,就是昨天来开业仪式的乾安集团的总裁齐杨航先生和他的女友和诺青小姐。”

    齐杨航订了总统套?这是什么意思呢?是要她每天看着她跟何诺青出双入对么?!真的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他,永远都猜不透。

    “噢,是他们。”温易灵故作不关心。

    “恩,温经理那我先去忙了。”

    “好的。”

    这时候,总统套别墅区那边走来两个人,正是齐杨航和何诺青。何诺青今天穿了一件白色亮片紧身连衣裙。栗色的卷发显得格外高雅,修长的脸庞。略浓的妆,显得更加大气,妩媚。齐杨航则穿了一身淡蓝的西装,修长,笔挺。他的脸,永远有那么足的男人味。何诺青的手十分自然地挽着齐杨航,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那么的般配。温易灵心里拂过一丝酸楚。两人同一时间看到了温易灵,对望一眼,朝着温易灵走来。“温经理,昨天我看了贵酒店的剪彩仪式,发现温经理不仅是个优秀的大堂经理,还是个顶级的司仪呢。”何诺青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妖娆动人。

    “何小姐过奖了,早就在电视里看过何小姐很多次,今天终于见了真的了,真是荣幸呢。”温易灵依然用她的公关式微笑。

    “齐杨航,那我先走了,司机在等我赶通告,今天很忙呢。你跟温小姐慢聊。”何诺青道别了温易灵和齐杨航,朝着停车场走去,还不忘了给齐杨航一个妩媚的微笑。齐杨航也冲着她笑得很迷人。温易灵装作没有看到。

    今天天气微凉,太阳没有那么耀眼,风吹乱了温易灵的长发,她的脸,在这样的好天气里,显得那么粉嫩动人。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眼睛里透露着的是那么清纯和善良。他呆呆地望着她,此时此刻,齐杨航很想对他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怕破坏了这样美好的氛围。

    她看到他在呆呆地望着自己,尴尬地低下头。齐杨航也瞬间觉得不好意思,眼神游离了几秒。

    “你们住在总统套啊?”温易灵试图打破这样的尴尬。

    “恩,之前的住处诺青在装修。正好奚梦总说让我多了解下酒店这边,就说暂时住总统套了。”他平静地说。

    她在装修住处?装修好了是不是就要结婚了呢。她心里自顾自地想。

    “温经理,今天我很闲呢,帮我介绍介绍酒店的服务设施,顺便带我体验一下吧。”齐杨航又露出了他邪恶的笑脸。没等她回答,他的手已经搭上了温易灵的肩膀,温易灵推不开他的手,只能用尽力气挣扎。齐杨航又说他也是这家酒店的股东,经理带着股东熟悉环境是应该的,温易灵总觉得齐杨航是在捉弄他,又生气又无奈。两人吵闹着在酒店花园里四处走动。

    奚梦李玥今天也在酒店,他远远地看到了暧昧打闹中的两人。冷笑了一声,对旁边的助理说:“周安啊,我真没想这齐杨航竟也是风流人物啊。居然就这样勾搭上了温经理。我还是他不食人间烟火呢。”在一旁卑躬屈膝的周安回答道:“听人说这温经理以前就跟齐总裁认识的。”

    “噢?原来是老情人了,难怪昨天温易灵看齐杨航的眼神怪怪的,并不像第一次见面。哈哈,这可有意思了。”说着带着助理走开了。

    这一天,齐杨航都缠着温易灵,要她引着他四处逛。他喜欢看她气得脸涨得通红的样子。傍晚的时候,还拉着温易灵一起在酒店的私人会所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