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抢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076字

    温易灵和齐优对视着笑了笑。后来三人一起在客厅里看了电影,半夜都饿了,温易灵去厨房做了夜宵,三个人很满足地吃了起来。在没有回到沁阳市以前,也经常是这样。平时再忙,也总会抽时间来看看温易灵,就带着温易灵和温易谣出去吃新开的餐馆,或者听音乐会,或者是在家里一起看电影。三个人几年以来,早就已经像亲人一样了。

    朱齐优回国那年,温易灵在一家公司当总裁助理,那家公司的总裁正好是朱齐优父亲的朋友。当晚总裁带着自己的助理来跟朱齐优吃饭。朱齐优在圈内人士眼里,在生意上有着跟他爸爸还有哥哥一样的经商好头脑。

    但是私生活比哥哥还有爸爸乱多了,经常在八卦杂志上看到这味公子哥的风流趣事。温易灵没有想到,这位外表阳光帅气的年轻董事,竟然会对自己一见钟情。朱齐优在饭桌上不时地偷看这温易灵,温易灵的余光感觉得到,心里想着自己竟成为了这个风流少爷的猎物,真是可笑。打心眼里看不起朱齐优。

    从那天起,朱齐优就对温易灵穷追不舍,经常在下班路上拦截温易灵。每天一束玫瑰花自然是少不了的。

    周围的同事因此也对温易灵有了闲言碎语。

    温易灵对朱齐优这样的行为非常反感。有一天是在受不了了,约了朱齐优出来,本来是打算大骂朱齐优的。却发现,他是个很幽默很有意思的人。而且他对温易灵并不是像对其他女人一样,只是想上炕,或者纯粹的占有对象。

    他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只是跟她聊天,说笑话。两人渐渐地成了朋友,还会彼此开对方的玩笑。在不熟悉人眼里,两人就是情侣,其实他们自己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干净的不能再干净了。

    温易灵也曾问过朱齐优,为什么他对她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朱齐优说他自己也没有深入地想过这个问题,只是第一次说,第一次看到岸岸的时候,就觉得她跟别人不一样。

    莫名地就很想在她身边照顾她,保护她。她觉得,岸岸是很需要他的保护的。他确实喜欢她,甚至可以说,是爱。可是更多的,是想陪在她身边,不让她受一丝丝的伤害。

    鸿宴酒店的海景总统套房内,灯光微黄,客厅是金黄色的格调,何诺青穿着纯白色的雪纺镭丝吊带裙,性感修长的腿在客厅里优雅地走着。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不时还摇了摇酒杯,迈着轻盈地步子婉转着来到了内卧。

    房间里的齐杨航坐在老板桌前聚精会神地盯着笔记本电脑,双手在键盘上敲打,沙沙作响。

    “每天在外面应酬着喝酒,怎么回家来还要喝吗?”齐杨航看到何诺青进来了,随意地说,眼睛还是没有离开电脑屏幕。

    “这几晚有点失眠,睡前喝点容易安神。”她带着妩媚的笑,走到齐杨航身边。把酒杯举起来晃了晃,一只手随意地搭在了齐杨航的肩膀。齐杨航没有理会。

    “原来,温易灵是那样类型的女人啊。”何诺青略带着笑意说。

    听到她的名字,齐杨航敲打键盘的两只手,停顿了两秒。

    “那样类型?什么类型?”

    “小女人类型的,呵呵。”

    “呵,外表确实是很小女人,其实骨子里倔强得要死呢。”他想起她的模样,嘴角瞬间上扬,变幻出完美的弧度。

    “诶,齐杨航,你说万一要是哪天朱齐优跟温易灵要结婚了,你要怎么办?”

    他停下手中的活,侧过脸饶有兴致地望着何诺青。露出了邪邪的笑容。顺便握住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那我就去抢婚,或者……”他笑得更邪恶了。

    “或者我也娶你。”

    话音还没有落,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齐杨航收起笑容,拿起手机,划开解锁键。

    齐杨航嗯嗯了几句,说了几声好,最后以一句,我待会就过来,结束了电话。准备起身换衣服。

    “要出去吗?”

    “恩,公司有点事,今晚不回来了。你早点休息。”换了衣服,他走出了卧室。

    齐杨航在停车场开动了车,开出酒店,往公司方向驶去。自从城里了乾安之后,他经常在半夜赶往公司。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希望一些重要的事情,都能够亲力亲为。经常半夜赶往公司,黎明前累得倒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

    乾安的总部在墨阳道。一栋大都市里常见的写字楼。他的办公室在32楼,进入32楼要需要私人密码的。只有内部人员才能进入,他的办公室里有黑色的真皮沙发,偌大的电脑桌,老板椅。电脑桌面对着的是完全透明的落地玻璃窗。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跟齐杨航自己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才回国两年,就在沁阳市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建立的自己集团,名下的产业涉及房地产,汽车,酒店,金融投资等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建立自己的集团,涉及各种产业,他早已经被商界看做是奇才了。可是天才往往内心是孤独的,尤其是心里有一个深爱的人地时候。每每因为工作劳累的时候,他一个人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昏黄的一样打在他身上,背影显得更加落寞。

    但是现在的成就,还没有达到他的目的。他从十八岁开始,他的命运就已经改变,因为他有一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父亲。他父亲要他实现的一切,他不能违背,哪怕要他离开他心爱的女人。

    五年前,天知道他多么心痛,多么不舍,才忍心抛下她,一个人离开。可是他告诉自己,如果真的爱她,就不能在那时候让她跟着自己。温易灵,这个他深爱的女人,自从那天在废弃车库救了她之后,她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里。

    十八岁以前的他,是齐氏集团的少爷。父亲齐国安是沁阳市鼎鼎大名人物。齐国安50岁得时候,才拥有了自己的儿子。很自然的,对儿子特别的溺爱。任何事情,只要齐杨航开口,爸爸都会二话不说地满足他。这让齐杨航从小就成了纨绔子弟。而且他十分早熟。十岁的时候就开始进酒吧,跟比自己大的社会青年来往。但是他自身十分聪明,学习能力很强,即使在没上过几节课的情况下考试成绩依然不会很差。

    齐国安自己是个做事不太守规矩的人。他名下的齐氏集团,涉及的不仅仅是正当的商业产业,还有走私,贩毒。当年在沁阳市的三大商业巨头集团里,只有温易灵父亲的泽兰集团,没有涉及走私和贩毒。温辙本身人品及其端正,在生意场上也一样,坚持不触犯法律底线。但抛开这些商业关系,齐国安和温辙两个性格完全不相同的人竟然是很好的朋友。

    所以在走私和贩毒这两个领域里,死对头自然就是齐氏集团和奚梦农集团了。两家集团经常为了走私的码头,线路而起冲突。一次跟国外贩毒集团订货的时候,原本奚梦农集团跟国外的供货商商量好了价格,只等着对方走私过来了。

    最后齐氏集团居然为了抢到这批货,而专门派人去了国外,给出了更优的条件,更高的价格,把货从奚梦农手中抢了过来。怒火中天的总裁奚梦辉决心在这一次要给齐国安一次狠狠地教训。

    他花重金请了专业的商业间谍,进入了齐氏内部,在半个月内打入了他们内部的贩毒精英团。

    知道了他们接货的地点,时间,甚至数目。

    拿到这些资料之后,奚梦辉间接地将这些信息透露给了公安部门,在齐氏运作的当天,中了警察的埋伏,货全部被收缴。

    齐国安闻风立刻躲了起来。齐氏集团算是已经被打垮了,奚梦辉终于觉得这才出了一口恶气,即使违反了商业圈里的潜规则。

    那时候的齐杨航是个纨绔的少年,父亲的潜逃让他不知所措,住的别墅也被查封了,一时间从富家少爷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少年。于是原本就经常去的酒吧,此时已经成为了他的家。一天晚上他照常在酒吧吧台喝酒,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坐在了他旁边。

    “少爷,齐总要我告诉你,明天中午十二点在沁阳市花园门口,有人来接你,要你这段时间跟着那个人。不要再外面乱玩。齐总说等到合适的时候他会来找你。”那人说完,把刚点来的洋酒一饮而尽,立刻离开的酒吧。

    第二天在公园门口接齐杨航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这个老人面色有些憔悴。但笑起来很和善,他告诉齐杨航,他的儿子是齐杨航爸爸的朋友,这段时间齐杨航要住到他们家去。

    齐杨航觉得这个老人很面善,看着这样的老人,心里就觉得很平静,答应了他跟他回家。

    老人住的地方是郊外一栋别墅。走进别墅,齐杨航看到似曾熟悉的人,她的短发,她的眉清目秀,她的纤细背影。她正弯着腰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水,她抬起头,目光与他对视。他顿时眼睛里发出了一样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