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天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077字

    她停下来,眼泪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更汹涌了。

    她平静了一会儿,“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不管你的理由有多么充分,你还是选择在我们爱得最深的时候离开了我。如果那些被伤害了的时间,能够因为一个解释,一句话能弥补回来,那是不是你下一次,也会以同样的理由离开,我又要怎么去相信你呢?”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齐杨航此时脸上的表情严肃得及其可怕,他无力地靠倒在小巷的围墙上。以往眼睛里的光芒骤然消失。他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

    难道是他想得太天真的吗?自己一心以为是为她好,以为到了他认为最合适的时候,就会让他在回到她身边,可是他忘了,也许那个最合适的时候她已经不愿意回到他身边来了。

    也许感情原本就是脆弱的,根本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解释已经变得多余和苍白。原来他做的这一切,在她眼里都是错的。是的,自己确实伤害过她,五年前没有一句解释就离开了,在他们爱得最深的时候,他离开了。可他没想到,如今她连一个解释的几乎都不给他,此刻他才明白,她真正要的,根本就不是解释,即使解释得再完美,也弥补不了他对她已经造成的伤害。

    温易灵很清醒地告诉自己,不能再被他玩弄,不能再被他诱惑,如果听了他解释,也许心就会软下来,也许就会原谅他。可是原谅了他又能怎样,只不过是又重新抱有了幻想。可是那样的幻想又能怎样,他已经有了别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她不能再回头了,回头是愚蠢的。她开着车,离开了别墅区。

    齐杨航站在乾安32楼的落地窗前,眼睛落寞地望着这个城市的模样。车水马龙,每个人都奔波在自己的生活里,也许碌碌无为,也许前程似锦。可是对于他而言,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此刻都已经不属于他。在别人看来风光无限的他,这十几年来,都没有好好地为自己活过。十年前,他是个无忧无虑的公子哥,在学校,打架泡吧无所不为,可是因为他天生的好头脑,考试总是名列前茅,为此老师拿他没有办法。身边总是有很多追捧自己的人,他生性冷酷,却十分讲兄弟情义。

    那年齐国安的贩毒计划被奚梦辉报复而高密,只要连夜跑路逃走。走的仓皇,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通知齐杨航,更别说带他一起走了。只得将自己的儿子暂时寄在好友温辙家中,偏又在前一个月,温辙飞机失事,以外离世。来接齐杨航的,就自然就是温辙的岳父,也是温易灵的外公。齐杨航被接到温家,才知道温易灵和以柔还有外公都没有从温辙以外过世的痛苦中走出来,所以才见到外公的时候,老人家脸上尽管带着笑意,但还是隐藏不住有些许憔悴。齐杨航看到了院子里地温易灵,原来就是那个在车库绑架事件中就出来的短发女孩。女孩似乎也认出了她,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

    从此,温家的别墅里,多了一个齐杨航。才来的几个星期,齐杨航和温易灵都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妹妹温易谣依然是沉默不语。每天上学路上,齐杨航都走在两姐妹的后面,走进学校,两人不再一栋教学楼上课,分别的时候,齐杨航会喊一句:“我走了。放学见。”然后自顾自地离开。两人真正熟稔起来,是在初夏的一个晚上,温易灵梦到了爸爸,梦里面爸爸依然很和蔼地带着她和妹妹在院子里玩,醒来后,温易灵的枕头湿润了。只觉得内心的悲伤情绪难以克制,披了一件薄外套走了出去。院子里的草地上,温易灵看到有忽明忽暗的火光,好像是谁蹲在地上吸烟。走进一看,原来是齐杨航。他的眉头紧锁,脸上满是愁意,黑亮有神的眼睛此刻变得暗淡无光。他抬头看到了温易灵,依然没有笑意,只淡淡地说了一句:“睡不着么?”

    “恩。”她很安静地坐在他旁边。

    “原来你以前一直是长发啊。”他吐了一口烟圈,侧过脸来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温易灵觉得此刻的齐杨航似乎是带着笑意地,声音温柔地一下一下撞击着她的心脏,听她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有一点小紧张。

    “是啊,最近才剪了头发的。因为……”温易灵没有再说下去。

    “恩,我知道的。”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这亲近的总做让温易灵顿时脸通红,她低下头,生怕在这样的黑夜里他看出她的羞涩。除了外公和爸爸以外,第一次和一个男生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她的心,几乎到了嗓子口。

    “以后,如果你有不开心,就找我说。”他淡淡地说着,尽管语气里没有带太多的感情,温易灵却觉得很温暖很温暖。那晚,他们很安静地坐在院子里,远处的蝉鸣发出星星点点的声音,更显得这夏夜安逸,平和。齐杨航吐着淡淡的烟圈,眉头微锁着,指尖的烟发出忽明忽暗的光,一口烟圈吐出来的时候,他的侧脸被隐隐地埋没,清晰的轮廓完美的线条,让人深深的着迷。温易灵甚至爱上了那淡淡的烟草味,很多年以后回忆起来,总觉得那淡淡的烟草香就是齐杨航身上的味道。两人都没有睡意,开始找彼此感兴趣的话题,从音乐聊到电影,才发现彼此有那么多契合的地方。这注定是一个不一样的夜晚,两个刚经历过同龄人不曾有过的痛苦后,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了,似乎给自己飘荡不安的心重新找到了一个归属。直到微亮的光从远处的山坡渐渐升起,周围色调渐渐变成淡蓝色,远方偶尔传来一两句鸡鸣,两人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聊了一宿。忽而想起今天是周末,待到有困意的时候,各自回房间睡去了。

    中午外公叫温易灵起来吃饭,温易灵惺忪着睡眼起床,披了外套下楼吃饭,虽然只睡了短短一上午,可是却是这段时间睡得最安慰的一觉了。走进餐厅的时候,齐杨航已经坐在餐桌上了,温易谣今天也破天荒地厨房间吃饭。“你们俩今天是怎么了,都睡到大中午地才起床。”温易谣淡淡地说。齐杨航和温易灵相互对视一眼,眼神里是惊讶的,这个两个月没有说话的妹妹竟然在今天开口说话了。温易灵的眼睛里噙着泪水,顿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齐杨航看着温易灵感动的样子,很深情地抿嘴笑了笑。

    “至于么,我又不是不会说话了。看你感动的样子,姐,我真受不了你!外公!快来吃饭啦,我好饿了!”温易谣冲着餐厅门口喊了一句,然后毫不客气地开动了筷子。

    “来了来了!哎呀,孩子们先吃嘛,我菜园里今天还没施肥呢。”不知怎的,外公今天脸色也特别好,小步走进餐厅,坐在餐桌边,脸上浮现了许久不见的精神。

    从这一天开始,温易灵,温易谣和爷爷算是真正从悲痛中走了出来,最爱的亲人已经离他们远去,可是生活总是在继续,悲痛可以有,但不是永恒,只有切肤地去体会过悲痛,打击,然后不断得把自己的心打磨地足够坚强,然后继续陪伴着身边的人好好生活下去,才是对死去的亲人最大的尊重,也是对他们最好的交代。

    齐杨航也慢慢地开始融入这个家庭,每天和温易灵一起上课,下课,双休日挽起裤腿,打折赤脚,帮外公在裁员里施肥择菜,然后一起吃自己种的菜。温易谣总是嫌菜地里脏,每次姐姐和齐杨航陪着外公在菜地的时候,她总是拿着mp3在草地上坐着听歌,或者一个人放空,看着远处自己最爱的亲人开心地忙碌着,这个14岁得小女孩虽然还不太懂得什么是生活,什么是幸福,可只要跟姐姐还有外公在一起,就有着无比的安全感,就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害怕了,貌似淘气坚强的她,骨子里依然是个胆怯的小姑娘。

    齐杨航觉得这样的日子自己是最真实而美好的,正在成熟期的他,渐渐对温易灵有了不一样的情感,她温柔,善良,开朗,她清秀的外表,她的一颦一笑,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都吸引着这个少年。

    在她开心的没心没肺的时候,忍不住要去逗她,甚至故意惹她生一点小气,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他觉得他内心比她还痛,只想用自己的一切去保护她,不让她受伤。

    这是爱吗,如果是,他已经很深很真地爱上她了。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一样的感觉,等到这份感情成熟了,在内心难以抑制的时候,他一定要对她说出来,他暗暗地想。

    可此时的他,依然在担心这他的爸爸,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不可能永远都寄居在别人家,虽然这里有他爱的女孩,可他也想要自己的家,他想以后靠自己的能力,去好好爱这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