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喜忧参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083字

    喜忧参半的生活,就是齐杨航此刻的状态。

    秋天在这样快乐的日子里渐渐来临,整个世界沉浸在金黄的颜色里。在悲伤的人眼里,秋,是萧条的,在快乐的人眼里,秋,却是温暖的。周末,午后,外公在书房里习毛笔字,温易谣跟同学出去玩了。百般无聊的温易灵只好拉着齐杨航在院子里的小石桌上下围棋。

    “这盘我们得赌一点东西,不然太没意思了。”齐杨航咪这眼睛,带着邪邪的笑意,用手撑着下巴望着温易灵。

    “赌什么?”温易灵瞪着大眼睛望着他。

    “恩……赌……这样吧,如果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赢了,我答应你一件事。”

    “好吧,反正都不知道要赌什么。”于是两人开始起了角逐。平时下棋齐杨航总是让着温易灵,她赢了的时候总是特别开心,脸上的笑甚至可以持续一整天,今天的齐杨航却显得特别真人。

    “哈哈哈!我赢了!”齐杨航一拍手,得意洋洋地笑起来。

    温易灵撅起了小嘴,“哼,我今天是没有认真而已。”

    “愿赌服输,怎么样,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吧?”齐杨航脸上依旧挂着得意的邪恶的笑。

    “答应就答应,我看你敢让我做什么!”

    “我当让不敢让你做什么了,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好,恩,要不我们先去小山坡看日落吧,好让我有时间自己想想。”

    “好吧,正好我也很想看日落。”想到可以吹着微风在小山坡上看着远处的咸蛋黄慢慢落下,温易灵顿时心里满是期待,很开心地跟着齐杨航除了院子。

    此刻的精致美得让人难以置信,小山坡上的草已经有点淡淡的黄色了,两人呆呆地看着远处缓缓落下的咸蛋黄,在这个小山坡上,还可以看到海,毛茸茸的太阳连接着海平面和橘黄色的天空,几只海鸥划过,有嗷嗷的叫声。傍晚风有了些许凉意,但还略微掺杂着夏末初秋的暖暖气息,少年的心,也伴随着这样分暖风跃动温暖起来。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温易灵披在肩上,顺手搭着她的肩,温易灵还沉浸在这样的美景里,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望着远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近乎已经倒在了男孩的怀里。肤若凝脂的脸,在橘黄色暖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动人,粉嫩的唇似乎也在悄悄地跃动,眉梢下那颗水灵的眼睛此刻更是充满了美妙的光芒。他侧过脸,呆呆地望着她,心已经抑制不住地在加速,在情感喷发的那一刻,他将唇轻轻地覆在了她粉嫩的唇缘。温易灵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愣住了,这只觉得唇边的暖意一直流入心底,流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的脸瞬间通红,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有回过神来。他越吻越深,深情地闭上了眼睛,双手往下滑,拦住了她的腰,稍稍用力将她拉的更拢一些。她渐渐地被他的吻融化,从惊讶和羞涩,变为稍稍的配合,甜蜜涌上心头,她悄悄地闭上了眼睛。他灵巧地撬开她的贝齿,两人婉转地相互缠绵。他的唇逐渐滑向她的耳边,他低低的带有磁性的声音酥酥麻麻的触动她颈后敏感的肌肤,“我赢了,这个就是我要的赌注,小岸,我好喜欢你。”他紧紧地拥着这个女孩,年少的情窦初开,往往是用情最深最真的时候,两人的心从此紧紧地靠在了一起。

    牵着手,带着甜蜜的笑意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看着正招呼着他们吃饭的外公,温易灵害羞将手逃离他的手心。

    “外公,我看到姐姐和齐杨航哥哥在小山坡上嗯嘛嗯嘛!”饭桌上,淘气的小温易谣突然咧着嘴对外公说。

    温易灵的脸霎时间通红,尴尬地低下头扒着碗里的饭。齐杨航抿着最笑了,冲着温易谣做了个鬼脸。

    “这个,齐杨航啊,外公也有年轻过,情窦初开外公是懂得,只是下次可不要当着小朋友的面哦,会教坏小朋友的!”外公乐呵呵地笑着,齐杨航竟也害羞地低下脸来连连点头。

    “外公!!”温易灵害羞又气恼,顿时说不出话来。看到饭桌上外公和妹妹都在偷笑,齐杨航也正笑盈盈地低着头吃饭,温易灵的连耳根脖子都红透了。

    这样青涩美好的回忆,如今回忆起来却略带一丝苦涩,18岁的他,16岁的她,并不懂得何为爱情。只明白一颗幼小的受伤的心灵在遇到另一颗与自己相似的心的时候,就忍不住相互靠拢,相互依靠,成为彼此的支柱。他凡事都宠着她,让着她,逗她开心,给予他能给的一切。她敞开心扉接受这样的好,并全然投入地去爱,去喜欢。那年正值齐杨航大学毕业,他填了沁阳市的大学,只为了经常能够见到她,陪伴她。考上大学后,齐杨航住在学校了,一有空温易灵就会去学校看他,因为他俊朗的外表,在大学里人气骤升,很多女生对她钦慕。而他总是毫不忌讳地带着温易灵在校园里逛,打球的时候她会拿着水瓶毛巾在一旁等他,远处有他的女粉丝在尖叫,偶尔她也会假装吃醋生气,他看到她吃醋的样子忍不住想笑,然后又很温柔地哄她。温易灵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生,几乎是身边所有人都对她讨厌不起来,甚至狂热喜欢齐杨航的女孩子,都觉得她很完美,和齐杨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回忆到这里,齐杨航的心像被什么重重地击了一拳,时过境全,原来的他,原来的她,此刻都已经不见了。是他的错吗,他知道他对她有不可饶恕的错误,可这五年以来,他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个地方,只是有那么多难以言表的原因,让他顾忌,让他不得不将她推开。

    夜色渐渐沉了下来,又是夏末秋初的季节,透过落地窗,远处的毛茸茸的太阳散发着橘色的暖光渐渐下沉,像极了那年小山坡上的落日,其实,原本就还是那个落日。在暮色渐渐来临的时候,他点燃了一支烟,平静地吐着烟圈,眉头深锁着似乎从来都没有伸展过,他坐进真皮老板椅里,正在待机的电脑侧面发出一闪一闪的绿光,在烟圈弥漫过他的轮廓之前,映出了他完美的弧线。

    难得有一整天空闲假期的温易灵一早起来拉开窗帘,阳光透进来,她眯起眼睛,似乎很久没有见过如此明媚的阳光了,心情一下子变得好起来,恍如隔世般新鲜。她今天并不打算出门去逛,只想在家岸岸静静地看看碟,喝喝茶,练练字便好。这么多年来,这就是她最喜欢的度假方式。有时候妹妹拉着她去百货楼逛,也只是稍化淡妆便出门了。即使是这样,和妹妹挽手走在百货大楼,总有很多目光她们投来,一个洋气时尚,一个清新淡雅,这样的打扮在大都市里虽然常见,但这样与生俱来的气质却不常见,总忍不住让人想多看两眼。

    温易谣穿着紫色绸缎吊带睡衣长裙打着呵欠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正在忙碌着打扫的温易灵,白了一眼,顺势陷进沙发里。

    “姐,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平时就算了,好不容易放个假,一大早起来忙这忙那的,超的我都睡不好。”

    温易灵抿嘴笑了笑,没有回答。

    “对了,你把我的话告诉给齐杨航没,这小子真够意思,知道我们来了沁阳市,也不知道打电话给本小姐邀着吃顿饭。难道他还真一辈子都不打算解释解释当年的行为,跪着求你原谅了么?”

    “他有什么好求我原谅的,你难道第一天认识他么,做什么事情需要等别人回复的么?何来的解释!”

    “也对,就算他跪着求你原谅,你也不要心软。这不每天新闻头条就看着她跟那何诺青瞎炒作,我都能背那狗血的情节了!”温易谣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温易灵刚想说话,门铃响了,从猫眼看过去,朱大少爷的大脸出现在眼前。她开门放他进来。

    “皇上今天有空来看看臣妾啊。”她面无表情地继擦拭着茶几。

    “对!爱妃今天你是我的!快,换衣服陪我去情人滩,我哥我爸从美国回来了,在那边办酒会,我得把我正牌女朋友给牵过去!快快!”说着推她进房间,然后麻利的替她关上门。

    “哎……你……”温易灵还没来得及答复,已经被她强迫关在房里换衣服了。

    齐优带着笑意,煞有兴趣地看着沙发上的温易谣,走去过坐在她身边。

    “我们的小美人穿睡袍都那么性感,要不你也一块儿去?”

    “你最好给我赶快麻利娶了我姐,省得整天没事儿干瞎想,朱少爷您家酒会我们这等闲杂人等就不去啦,有那美人陪你就够你美的了!”

    “哈哈。这么多年这嘴上功力还从没弱过,成,姐夫会好好照顾你姐的,赶明儿给你介绍一超赞的帅哥,早点让你嫁了出去,省得让我整天跟你斗嘴斗得牙痒痒!”齐优伸手去捏温易谣的脸,两人又是一翻打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