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情人魅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042字

    温易灵着了一件宝石蓝的长裙礼服从房间走出来,裙口恰如其分地裹在胸前,黑色简单随意地盘在脑后,稍浓的装束顺便让她变得更加精神动人。齐优看到让他眼前一亮的美人,愣愣地呆了几秒。

    “可以走了吗?又不是没看过。”白了他一眼,准备换鞋子走人了。齐优回过神来,立刻追上来,“噢啦噢啦,夫人慢点走,小心别摔着。温易谣我们走啦!”

    情人滩是沁阳市的一个海滩,海滩上有一家星级酒店,情人魅惑,是钰佑集团旗下的。一些商业人士办酒会经常会选择在这里。

    “你不是从不带我参加酒会的吗。你的森林呢?随便采几多野花不久行了?又不是不知道我从不爱这样的场合。”车里放着温易灵喜欢的乡村民谣音乐。

    “野花哪能跟你比,我也从未带其他女人参加这样的酒会过,美国那边公司运营暂时很稳定,我哥跟我爸很久没回国了,早就想抽时间回来看看。也请了不少商业上的伙伴,这样的场合,哪有比我带着我正牌女友出席更合适的了?”温易灵抿嘴笑了笑,不再发话。

    情人滩上远远望去,女人们的礼服光彩夺目,觥筹交错,香槟红酒,西式点心,商业礼仪。温易灵轻挽着朱齐优,露出八颗牙式的标准礼仪笑容,随着他同各种老总,董事问好。

    “原来这就是久闻大名的温易灵小姐,果然美貌出众,难怪齐优只想留在国内,不愿跟爸爸还有我留在美国。”眼前这位眉宇间的气质跟齐优十分相似,但气场显然比齐优成熟的男人,就是齐优的哥哥朱祁钰了,站在中间的便是留着一圈黑色胡子,器宇轩昂,更为沉稳的朱天平了。

    “伯父好,哥哥好。”温易灵回赠一个温暖礼貌的笑。

    “齐优啊,这么好的温小姐你可要好好珍惜啊,我等着温小姐早点成为我们朱家的一员。”朱天平笑起来。温易灵顿时脸上不自觉地稍稍发烫。真的想踹朱齐优一脚,这样的对话真心让她觉得尴尬。一阵寒暄过后,众人都走散了,又相互聊着属于他们的商业上的话题。

    这样的酒会看似热闹,奢华,实则一场下来,比做一有氧运动更觉得心累。每一个笑都要保持得恰当好处,每一句话都要先经过大脑反复思考。不远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携着妖娆的何诺青过来了,还有自己的上司奚梦农的两兄弟,他们正跟朱家父子打招呼。温易灵看了一眼,转过身去,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看看海,喝了杯香槟。

    晚间又是舞会,齐优搂着温易灵在舞池里缓慢地旋着,温易灵时而低头羞涩微笑,时而饶有兴趣地听朱齐优说话。不知道的真的以为他们是很恩爱很恩爱的情侣,甚至未婚夫妇也不为过。舞池里,齐杨航也在搂着何诺青轻掇着脚步。

    “你说,此刻我若吻你,齐杨航的脸色会是怎样?”齐优忽然低下头,在她耳边挑逗地说。

    “亲爱的,为何你总是要管别人,此刻在你怀里的是我,难道你认为自己会输给她不成?”她半开玩笑地带着笑意说。

    “好你个岸岸,说话越来越带刺了,我朱齐优从来就不会输给任何一个男人。”略带恼意地他说罢伸手解开她头上的发簪,如丝般的长发泻下来。

    “哎……”她因惊讶而失声。

    “我喜欢他们放下来的样子。”他牵起她的手,在舞池里旋转,灯光撒在他们脸上,迷人的脸庞轻巧的舞步恰似公主和王子,让众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一支舞曲过后。舞会仍然在继续,齐优牵着她走出了舞池,酒店后花园,小花丛边,他忍不住轻噬她的脸颊。

    “跟我走。”他温柔地说。

    “好啊,跟你去天涯海角,此生此世永不分离?”

    “你,,!岸岸,我娶你好了。”他略带怒色地说。

    “你先把你的森林处理好再说。”她笑了。

    “那不行,我可不要为了大树放弃森林。再说,你的心还不在我这呢!”他淘气地撇撇嘴。

    “如果你愿意放弃了森林,那我就愿意把心给你,嫁给你。”

    “真的?”他突然又变得很认真。

    “哈哈,煮的炒的煎的!”

    “你!!”

    “少爷,老爷和大少爷要您去大厅一下。”身后走过来一个人,是哥哥的司机。

    “恩,知道了。马上来。”回复了那人,齐优准备朝着大厅走去。

    “岸岸,搞不好有一天我就答应了下来,到时候你连后悔都来不及,你最好想清楚我跟齐杨航你到底会选谁!”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温易灵笑着看着他走远。

    “那你选谁?”小花园上空是酒店某个房间的阳台,齐杨航站在阳台上撑着栏杆望着她。她有些惊讶,转身抬头望着他。夜色有些浓,她看不清楚他的脸。他撑着栏杆,翻身一跃,从阳台上翻下来,站在她面前。她很警惕地向后退,不敢注视他的眼睛。

    “齐优他是开玩笑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他拉住她的手,她回头,有些生气地地望着他。

    “温易灵,哪天叫温易谣一起出来吃顿饭。”

    “呵,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你从来做事都不询问我,不问我是不是愿不愿意,甚至都不顾我的感受帮我做决定。一起吃顿饭?你怎么不问她愿意不愿意跟你吃饭呢?你凭什么替别人做决定?!”她冷笑着,试图甩开他的手,可他力气之大让她这个念头无法实现。她不再挣扎,很平静地任他抓住。

    “你放开我。”

    “朱齐优就那么好?好到让你见到我就要动怒?”他的语气里,顿时也带了些怒意,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头抬高,用冷似刀锋的眼神看着她。

    下巴骤然传来微微地疼痛,她撇过脸去,“对,齐优对我是很好,至少他不会莫名其妙地突然消失。”她平缓的语气里,带着点埋怨,又似失望,更多的是害怕。他的眼神突然失焦,心像被什么东西狠咬了一口,面对眼前的她,解释已经全然说不出口。

    “是,当年是我的错,可你从来没有从我心里走出去过,我会要你再回到我身边的。”他突然很坚定地说。

    “回到你身边?你又没有问我,问我是不是愿意。齐杨航,我与齐优已经谈婚论嫁。”说完她转身离开。

    如果说过去的五年,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把她从天堂丢进地狱,那在地狱里,她依然学会了重生。她曾经因为他的离开,动了轻生的念头,觉得从此这世上再无别的指望,可是,时间永远是最好的解药,无论多大的事,只要经过时间的洗礼,总归有平复的一天。痛苦,炼狱,然后重生,是人在经历了打击之后的必然步骤。每每回想起这五年来的种种期待,心酸,她都觉得当初的自己太傻,太天真,全心全意地把自己交付了出去,并没有想过,对方是不是也一样的全心全意,不论发生任何事都不会离开她。而此刻的她,已经经历过那样的洗礼,再回头,是一件多么需要勇气的事。即使感情还在,却很难再跨出回头的那一步了。她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没有任何预兆就离开,甚至连一个联系方式都没有留下,这样的他,太让她害怕了。

    走出后花园,她深呼吸一口,平复了心情,往大厅走去。朱齐优跟哥哥坐在大厅的皮沙发上谈事情,他看到了温易灵,温易灵向他示意自己要去海边走走,齐优会意地点点头,用唇语告诉她,自己待会就过来找她。

    晚上的海边,风很凉,远远的还能听见汽笛的声音,不知道是哪里的轮船正在航行,也不知道会要航行到哪里。多像现在的自己,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里,物质上显然已经没有了更高的追求,她也从不是过分追求物质的人。这几年来,自己的脾性也有了很大的变化,骨子里的那股拧劲已经温和了不少,不再对一样东西过度迷恋,过分的认定。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再认定也没有用。她和齐优都知道,两人之间并不是别人想的那样的关系,她更明白齐优带她来见哥哥和爸爸的用意,商业联谊在商场上是那么平常的事情,如果齐优感情还没有个着落,爸爸肯定会为他物色好各种女孩子,带着温易灵来见了家人,省掉了平时很多的麻烦。温易灵能感觉到齐优对她跟对别人不一样,可是她也明白齐优太了解自己,并不想勉强她,他说过,只要可以简简单单地陪着她,看着她幸福,已经很好很好了。这是他对她说过的最认真的一句话。

    “岸岸,我不喜欢你皱眉头的样子。”她正低着头踩脚下的沙,朱齐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面前了。

    “你是鬼啊,神出鬼没的。”她吓得退后了几步,白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