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好久不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058字

    “嘿嘿,亲爱的,我爸跟我哥对你都特满意呢,问你什么时候打算嫁给我?”他又嬉皮笑脸了起来。

    “哎,我也想嫁啊,可朱少爷一颗心哪能容下这么多女人呢,我只是少爷花丛中普通一朵花而已,不敢嫁啊不敢嫁。哈哈!朱齐优气得要上来捏她的连,她提起裙子跑起来,两人在海滩边打闹起来。跑着只觉得头装到一个坚实的东西,抬头一看,她已经撞入了齐杨航的怀里,旁边还站的何诺青。她立刻弹起来,这时,齐优也追了上来,看到了齐杨航和何诺青。他立刻搭上温易灵的肩,把她拉向自己。

    “齐总,好久不见。”齐优伸出手去。

    两人握了握手,“朱总好,今晚朱总的家的酒会是在丰盛得很,美女如云啊。”齐杨航望了一眼他身边的温易灵。

    “齐总客气了,只要齐总开心,什么样的美女小弟也会为齐总效劳的。”两人互相虚假地恭维之后,齐优带着温易灵走开了。

    送温易灵回家的车上,温易灵觉得朱齐优一路上都特别开心。

    “你今晚是怎么了?是在不见得刚刚有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的?”

    “怎么没有,我今天算是让齐杨航知道了你对我也是死心塌地了,哈哈,看着他在舞会上看我的眼神,还有在后花园看着我吻你的脸的表情,我真的可以足足开心一个月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他在那阳台上??!”温易灵诧异道。

    “那可不,我得给他来点刺激,才能在接下来的夺标会上激起他报复的兴趣!那多好玩!”他饶有兴致地说。

    “你要跟乾安抢单?哪里的?”

    “大华集团的,就在下个月,我的标书已经派人在做了,大华那边的杨文宗,可不是容易拉拢的人,这回可算是我跟齐杨航之间的公平竞争了,想想都有意思。”

    “哦,那你就利用我来刺激他?”她突然觉得有点生气,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我可没有!我看到了他在阳台上不假,可我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的,我对你说的话可都是认真的,你要想跟我结婚,我现在就带你去民政局排队,守着它上班开门领证!”

    温易灵噗嗤一声被他认真的样子给逗乐了,“想得美!你想领证我还没带身份证呢!我真搞不懂你们,一个单而已,干嘛搞的你死我活。”

    “你不懂,这叫人生的乐趣,齐杨航虽然那样子我实在不怎么喜欢,但却是是个很好的对手,我得好好过把瘾嘛!哈哈!”

    温易灵的三天假期明天就要结束了,其实她还蛮想工作的,手上总应该有点事情做,忙碌一点才不会乱想。第二天,她按时起床,整理好自己,船上职业装,开车往酒店。

    “温经理,几天不见,我们都很想你呢。”走进大厅,新燕笑盈盈地对她说。温易灵回以一个温暖的微笑。

    这时候,奚梦李玥从大厅内侧走了进来,“温经理,来我办公室一下吧。”温易灵只觉得很奇怪,来这边当经理也有几个月了,奚梦李玥从来没有找她去过办公室。

    奚梦李玥的办公室在酒店的十楼,温易灵跟在他后面,上了电梯。

    “是这样的温经理,奚梦农跟乾安最近在合作一个项目,是大华那边的单子,但是酒店这边还才开业,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亲自处理,大华那边的事,主要是齐总和我哥哥在负责,你也知道,大华那边杨文宗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齐总最近的秘书因为除了点小错误被齐总送去人事部了,正缺一个秘书,他有跟我提过,说以温经理的条件,绝对能胜任他的秘书,所以我来问问温经理意下如何。”

    温易灵只觉得脑袋一懵,齐杨航到底在干什么,一定要陷她于水深火热吗,明明知道跟他下个月跟他抢单的是朱齐优,居然在这个时候跟奚梦李玥开口要她做他的秘书。分明是要她在他和朱齐优之间做一个选择,而奚梦李玥倒是客客气气地问她是不是愿意,其实她哪有得选,奚梦李玥自然是想要自己去齐杨航身边,他跟朱齐优之间本来也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奚梦李玥本来就很忌讳朱齐优把自己的女人安在他身边,现在齐杨航要求温易灵做他的秘书,奚梦李玥不仅能防范朱齐优,还能看一场他们三人之间的好戏,何乐而不为?

    “奚梦经理是知道我跟钰佑集团朱齐优的关系,在您手下当个大堂经理关系已经很尴尬了,去乾安当总秘这样高的职务恐怕不太合适吧。”温易灵嘴角滑过一丝尴尬。

    “这个其实我有考虑过,不过我相信齐总比我更清楚你跟朱总之间的关系,但是他一点也不介意,说明他本人非常信任你,工作是工作,私情是私情,相信温经理不会让他失望的,哦?”好体面的说辞,可只有温易灵才知道,他是在动的什么心思,真的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他这么多。

    “好吧,我明天去乾安报到。”温易灵想着跟奚梦李玥多说也无意,他既然已经决定要把她推给齐杨航,就说明他们之间已经商量好了,就算温易灵不答应,也只能跟齐杨航亲自去说了,只是如果真的去了乾安,齐优这边要怎么说呢?

    走出奚梦李玥的办公室,她拨通了朱齐优的电话。

    “嘿!女友,现在不是你的上班时间么?这么想我,给我打电话?”那边的朱齐优很夸张地说。

    “你在哪里?我有事跟你说。”她已经没心思跟他开玩笑了。

    “这么严肃?好吧,一刻钟之后我在你们酒店对面的咖啡厅等你。”说罢挂了电话。

    咖啡厅里,温易灵和齐优左在靠窗的位置。

    “什么事这么急着见我?”齐优一边看饮品单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两杯卡布奇诺,谢谢。”他将单子递还给一旁的服务生。

    “奚梦李玥要我去给齐杨航当秘书。”

    齐优一愣,抬起头望着她,“你答应了?”

    温易灵没有说话,默认。

    “岸岸,你脑子有没有被烧坏??”

    “我也不想,可是……”

    “你还是尽早辞职,给我回家当朱太太好了!”他此刻真想把咖啡泼她一脸,让这个傻女人可以清醒一点。见齐优听到这消息也并没有生大气,温易灵算是放了一半的心了。

    “你要是不想我去,那我就不去了。行吗?朱少爷!”

    “哼,我说的话你几时听进去过?说实话我还真不想让你去,不过我跟他之间的战争不仅仅是在于你,我倒是想让他看看即使你当了他秘书,你也还是我朱齐优的女友,接你下班回家的还是我,哈哈,想想也觉得很爽!”

    “幼稚!”温易灵白了他一眼,将咖啡送进嘴边。

    第二天,温易灵来到了墨阳道,乾安总部,32楼,人事部经理占恒带着她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齐总,温小姐到了。”占恒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

    办公室里的齐杨航正盯着电脑屏幕,头也没有抬。

    “占恒,你出去吧,我有跟温小姐说。”说完占恒关门出去了。

    “待会儿开会我会把你介绍给各位同事。”他仍然盯着电脑,没有抬头看她。

    “我想知道为什么?”她冷冷地说。

    “你都已经来了,何必还问为什么?”

    “齐杨航,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要我怎样?”

    他讲手上的电脑推到一边,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她不敢跟他对视,眼睛垂下来,眼观鼻鼻观心。

    “我没有想要怎样。我知道你现在对朱齐优死心塌地,只是你在奚梦李玥那家伙手里做事,总有一天会成为他利用的工具,朱齐优看不明白的话,我替他看明白。这样的解释你满意么?”

    这话的意思是,他想保护她,不想她成为别人手上的工具。她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眼睛看着他胸前的蓝色领带。

    “你们女子必习的礼仪里,是不是有一条,如果不想正面看着对方的话,眼睛可以看着对方的下颚或者脖子?我可以夸赞一句,你的社交礼仪可以打一百分么?”

    被他看穿的她,目光尴尬地离开他胸前的领带。

    “帮我拿文件,准备开会。”他转身向书桌走去。

    不知道为何,在他面前她总是显得那么胆战心惊,即使他有那么事情没有跟她解释,即使他的大男子主义令她害怕,可是她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忍不住去接受。不管如何恨过他,从前的感觉会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突然迸发出来。在不经意间有一种力量,推动着她向他靠近。

    齐杨航向各位同事介绍了温易灵,能上32楼工作的同事,都是深得齐杨航信任的,总裁助理高文翔是个和齐杨航年纪相当的男人,一看就是做事十分稳妥,会经过深思熟虑的人,妥帖的黑色笔挺西装,墨绿色的领带。总经理季阳是个二十才出头的男人,温易灵有点不懂为什么齐杨航会用一个这么年轻的,长相如此青涩的人当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