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氧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045字

    “哟哟哟!来认真的了!哈哈,季阳,你说的不错啊。齐杨航真的对大美人有点那什么!看看看,居然这么点小事就动怒了!”高文翔摸着下巴冲着正在跟丁小芙打闹着点歌的季阳说。

    齐杨航踹了高文翔一脚,揽过温易灵的肩,靠得离自己更进一点。文翔抱着腿嗷嗷地惨叫着走开了。温易灵的头顶可以蹭到齐杨航的下巴,他就这样毫无顾忌的搂着她,仿佛她依然是他的女人。

    “跌入越来越深的海底我开始想念你我好孤寂”

    齐杨航在众人安静下来后,一个人拿着麦克风唱着范晓萱的氧气,这首本事女生唱的歌,在他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下,显得更加深情,落寞。这首歌层是他跟温易灵都很喜欢地歌,那个大街小巷传唱的年代,那个青涩单纯到不敢去触碰的年华。

    如果你爱我你会来找我你会知道我快不能活如果你爱我你会来救我空气很稀薄因为寂寞温易灵的心想被小小的蚂蚁咬了一口,伤口小,却时刻牵动她的没根神经,为什么,为什么过了五年你又回来了?

    当时又是为何要离开?纵使自己当时被他冲的翻天覆地,甚至有点恃宠生娇,总是当时也有不少优秀的男生在追求自己,可是她从来没有为别人动心过。她一心只想好好的与他厮守一生,她以为他也一样,可至今,他当年的离开仍然是一个迷。这个迷经常在她梦里出现,在梦里,他对自己生气,说她根本就没有那么爱他,没有花时间去了解他,没有花心思去对他好。

    她泪流满面,想跟他解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眼睁睁活生生地看着他离开,不回头。多少次被这样的梦吓醒,醒来时枕边是一片湿润的痕迹,望着窗外夜色正浓,她定了定神,就继续睡觉,可她又害怕睡着,害怕重回那样的梦里,怕万劫不复。如果你爱我,你会来救我,为何你却来得这么晚,在她有了别人之后,他也有了新欢之后,才来?

    当齐杨航最后一个尾音落下时,包房里几个人默契地没有出声。温易灵低着头,强忍住呼气。她感觉到几双眼睛已经在她身上停留,坐在身边的揽着自己肩头的大手,轻轻拍着她,像是在温柔地哄她。

    “我去下洗手间。”她倏然站起身,推门走出去。

    打开水龙头接了水扑在脸上,抬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各种疑惑让她不解。她忽然想起什么,掏出电话拨通了朱齐优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留言请按……”她烦闷地挂断了电话。

    太多的疑惑用上心头。她不懂为什么他会跟奚梦李玥开口要他做私人秘书,难道真是为了要保护她?也不懂为什么对她忽冷忽热,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关心,却又偶尔给她冷如刀锋的眼光。更不懂他既然离开了,既然有了新欢,为何还要招惹她这个旧爱?

    半晌,平静下来之后,又推门进去。她没有坐回齐杨航身边,而是挨着丁小芙坐下。

    “温姐姐,你没事吧?”温易灵笑着摇摇头。只觉得刚刚那一杯红酒的后劲骤然拥上来,只觉得身体发烫,却又口干舌燥,又端起了桌上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忽觉还是不够爽快,又一饮而尽。这些都被做在一旁的齐杨航尽收眼底。温易灵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靠在沙发上,渐渐睡去。

    醒来的时候,头依然剧烈疼痛,意识还没有清醒。缓缓做起来,环顾四周,只觉得周围的一切似曾相识。床边上一个黑暗的身影,低头吐着烟圈。手上闪烁的星星点点的光芒。猛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这张床的感觉似曾相识。而齐杨航正坐在床边吸烟。窗外夜色正浓,偶尔传来稀稀疏疏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叫声。她毅然坐起来,双手夹着被子抱在胸前,发现自己是合衣而睡,顿时心安。

    坐在一边的身影,没有因为床上有意思动静而起身,他的继续吐着烟圈,声音异常低哑。

    “为什么会有别人?”在他声音里,她几乎听到了哭腔,似沉痛。似懊恼。

    “齐杨航……”

    他猛然站起身将她压倒在床上,唇封住她正欲开口说话的樱瓣。他的吻急促而热烈,身体压的她无法动弹。良久之后,他放松了双手,任她推开,脸红心跳的她起身要夺门而去。

    “五年前,你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我从学校买了礼物和蛋糕回来想陪你庆祝生日……。”他保持原有的姿势,没有回头,开口说话了。她的脚步停在门口,不停大脑指挥的,一步也挪不开。

    她会想起五年前的3月5日,她二十岁生日。当时她也跟齐杨航在一所大学。齐杨航但是正要大学毕业了,在学校完成毕业论文。当天她邀请了当时的一些好友晚上来自己家玩,跟齐杨航吃过午饭后,齐杨航接到教授的电话,说下午要他送资料来办公室。

    齐杨航答应温易灵忙完就立刻回来陪她过生日,可是那晚,她等了好久好久,等到朋友们都回家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打他电话也关机。她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那晚,她一夜没有睡,第二天眼睛肿的像核桃一样的去学校找他,结果教务处的主任告诉她,齐杨航已经退学走了。

    他走了,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走了,什么也没留下,前一天还一起吃饭,答应她回来陪她过生日,结果第二天就找不到人了。这几乎是晴天霹雳,温易灵根本接受不了。到现在她都不敢回忆那段日子,仿佛天要塌下来了一样。至今为止,这都是一个未解之谜,都是一个她内心深入无法磨平的伤疤。

    “我答应过你,晚上要陪你过生日。我在学校忙完,去买了礼物,蛋糕,满心期待地想回去陪你过生日。等公交车的时候,我爸爸之前的秘书,卫其叔叔,开车在我面前停下来。”他几乎是用颤抖着的声音。

    “他叫我上车,告诉我一些我难以接受的事实,他说,我爸爸在那件事后,没有成功逃到美国,他在另外一个城市,想继续成为贩毒的大头目。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自己……,沾上了毒品。”他近乎撕裂的声音让她忍不住回头。她走到床边,揽着他的头,贴在胸口。这个外表俊美的在外界如此成功的男人,在少年时候经历过的事情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从富家少爷一夜之间沦为了毒贩的儿子,吸毒者的儿子。

    “他说我爸爸现在过得很不好,一方面要躲避警察的追捕,一方面自己的毒瘾需要钱来满足。他希望我去见我爸,他说他跟了我爸这么多年,我爸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也很爱面子,他知道我爸并不像见到我,可他觉得如果我现在不去见他,不去帮他,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了。他说如果你爱你爸爸,想你爸爸爱你一样,你就要回到他身边,去尽所能地帮他,即使他要你跟他一起贩毒,你也不要拒绝。”她抚摸这他的头发,轻轻地吻了上去。

    “齐杨航,其实你可以跟我说,不管你在哪里,我都愿意跟你去的。”

    “我知道,我有想过跟你说,我答应了卫叔叔,我请他给我一点点时间,让我陪你过完生日,告诉你这一切。可是当车子停在院子门口,我看到聂允天当众跟你表白,吻了你,我的心都碎了,我看到你的眼神里没有拒绝,我看到你们两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我顿时感到很自卑,很自卑,从来没有过的自卑,以前的优越感再也没有了。我想也许你跟他在一起会更幸福,而那时的我,什么也给不了。”

    温易灵恍然大悟。

    二十岁那天晚上的生日宴会,自己有请当时大学里的班长聂允天,班长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跟温易灵参加了同一个社团,当时的温易灵单纯又善良,根本不知道聂允天什么时候已经对自己有了别样的感情,只觉得他人很好,于是生日就喊了他。

    可没想到刚吹玩蜡烛的时候,聂允天就拿出了礼物当众对温易灵表白,还不由分说地吻了她。

    当时被吓傻的她,一动也没有动,心里还在想着齐杨航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思绪正诗篇混乱,傻傻地愣在那里。没想到这样的情景却偏偏被齐杨航看到,以为自己变了心。

    在齐杨航让卫叔叔掉头走了之后,她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拒绝了聂允天,说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很爱很爱他,此生此世非他不嫁。可是,老天就爱这么捉弄人,总是阴差阳错地错过,才导致了两人五年的分离,甚至连一句分手都没有。

    老天,你为何愿意开这么无聊的玩笑,你知不知道,五年的时间,能够改变多少?你知道不知道。这五年,温易灵的心是如何地一块一块被撕碎,再也平凑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