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霸权主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011字

    早中饭,亏他想的出来,温易灵不禁为他的冷幽默给弄乐了,说道“都可以,你点就好了。”

    “既然叫做早中饭,你又都听我点的,那我们就早饭午饭都点了,可以吧。”

    齐杨航为温易灵的语气既像是询问,有像是命令,说完不等温易灵点头,他把服务员叫了过来,点了他自认为是很对的东西,温易灵对齐杨航的大男子主义无奈地笑了,这才是他,霸权主义。

    当温易灵看到服务员为他们上的菜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除了吃惊就是吃惊。

    只看到桌子上呈现阴阳的状态,阴的这一面,摆着各种早点,有西式的牛奶奶酪还有中氏的粥鸡蛋以及为早饭搭配的各种餐点,阳的这一面则是中西的中饭,各种炒菜,米饭,披萨还有牛排。

    显然他们定的菜太多了,不得以,服务员让他们两个人到了可以坐下十个人的包间里,温易灵望着那些东西的时候,对齐杨航喊道“你疯了,定了这么些,这怎么吃得完啊,你定的这个东西太杂了,这可怎么吃啊。”

    齐杨航说道“我又不知道你要吃什么,就索性中西结合了,而且现在是中饭还是早饭,我也分的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就把早饭和午饭都点了,看你想吃哪个,随你挑了。”

    “可是这根本就吃不完啊。”

    “我也没有指望你能吃完,吃不完就倒掉好了。”齐杨航不以为然地说道。

    温易灵心里不禁又暗自叹息那些会被浪费掉的粮食,于是她尽可能地多吃,好让他们的罪过减少一些。

    由于这些年在温易灵身边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温易灵越发的清瘦了,这是齐杨航再次看到她的第一反应。

    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变得这么瘦,所以他这次故意点了很多的东西,他知道以温易灵的性格是不喜欢浪费的,所以她回尽可能吃,这样的话,温易灵就可以体重正常一些了,他看到温易灵吃得忙不应暇,他默默地笑了,以后他还会这样子做下去的。

    而此时的温易灵是真的不懂得理解齐杨航的这番苦心,但是不知道怎么地,她虽然一方面很讨厌齐杨航的这种奢侈地点餐方法,另一方面,她对于看到齐杨航为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而有一点甜蜜在心中。

    不管怎么样,她和齐杨航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齐杨航并不是她想的是一个可以随便说再见的人,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他没有骗她的感情,这几年来都是一个误会。

    齐杨航和温易灵吃完早饭过后,齐杨航对温易灵说道“走吧,我来送你,我们一起去上班。”

    温易灵看了看齐杨航,不知道该和他说一些什么,她总觉得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今后的关系的缓和似乎应该说点什么,但是似乎又知道该说些什么,齐杨航似乎看到了她的想法,对她说“你想什么呢,不要多想了,不要以为我们是朋友,我们的关系好,你上班就可以偷鱼,我会随时监督你的。”

    温易灵听到他说他和她是朋友,不禁随口问道“我们只是朋友吗?”

    齐杨航听到了这句话后,沉默了半天,突然用一种很认真地口吻和温易灵说道“在我把你重新追回来以前,我们是朋友,在我追回来你之后,我们当然就不是了,当然,如果你现在承认我已经把你重新追了回来,并且接受我了,我们当然就不只是朋友了。”

    在听到了这样的解释后,温易灵给了齐杨航以个白眼,红着脸走进了齐杨航的车上。温易灵听到了齐杨航这么和她说,她真的很开心,甚至有了一种又要回到以前幸福的感觉。

    而此时的齐杨航看到了温易灵红着的脸,心里也有了一种好久没有过的幸福感了。

    车在行驶中,这是温易灵再次见到齐杨航第一次坐他的车,齐杨航的车上放着的歌竟然是温易灵一直喜欢的民族歌曲,温易灵在听到歌的时候,眼泪竟然浸湿了眼眶,她没有想到他竟然还会在车上放着她喜欢的类型。

    现在的人很少有和她对音乐一样的品味,别人是喜欢听流行,而她偏偏是喜欢听民族的,她还记得当初齐杨航知道她喜欢的竟然是民族歌曲的时候,取笑了她一番。

    其实不管是齐杨航会这样,凡是和温易灵接触的人知道她喜欢民族的时候都会有着很惊讶的表情,包括当初朱齐优听说温易灵喜欢的竟然是民族乐曲,也是对她取笑了一番。

    后来虽然朱齐优也把她喜欢类型的乐曲放到车上听,但是却没有此刻像现在的感到,她没有想到齐杨航真的没有忘了她,没有忘了她的点点滴滴。

    齐杨航听到了他放的乐曲,看了看身旁的温易灵,有点不太自然地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个民族歌曲有些还可以,就放了一下。”说完齐杨航开动马力,急速像公司前进。温易灵看到齐杨航这样,不自觉地笑了。

    到公司门口的时候,齐杨航亲自为温易灵开车门,这一景象被在阳台上看风景的丁小芙看到了,她当时立即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切,她不敢相信,冷的像一块冰的,迷倒万千少女的齐杨航竟然会给公司职员温易灵开车门,而且俩个人早上是一起来的。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丁小芙蓉立即像看到了爆炸性新闻跑去告诉了季阳,此时季阳正在和高文翔在办公时讨论大华集团给他们送来的相关文件,他们正在确认有什么地方需要改一下,丁小芙此时突然跑进了季阳的办公事,顿时让他们俩个人受了惊吓。

    只听季阳说道“小芙,你可不可以干什么事情都不要这么冒冒失失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让你这么惊慌。”季阳不满地说道,旁边的高文翔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对于小芙的突然进来也表现着一副好奇的表情,小芙没有理会季阳对她说的话,走近他们和他们说道“你们知道我今天早上在阳台上看风景,看到了什么吗?”

    “看到了什么,该不会是看到鬼了吧?”季阳开玩笑地说道,“哎呀,什么啊,我说的是认真的,不过和看到鬼也差不多了,我看到了温易灵早上坐车和我们的齐总一起来的,而且我们的齐总给温易灵亲自开的车门。”

    高文翔听到了之后,说道“看样子他们俩个人的关系真的非比寻常啊,季阳,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俩个人的关系真的不同,温易灵在我们齐总的心里看样子都比何诺青的重量大,自从温易灵来了之后,我感觉何诺青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可以说是根本没有过来。”

    小芙听到之后,立即回道“可不是,我也是这么感觉的,对了,昨天晚上我们大家庆功,大家都喝醉了酒,我记得温易灵好像不是很能喝,喝了不多就喝醉了,然后是我们齐总说要送她回家,看他们今天早上一起来的情景,看样子哦我们的齐总应该没有送她回家,而是和她一起在宾馆开了房。”

    丁小芙说完这一句话,立即感觉到不妥,就立即没有说话了,旁边的季阳一直没有说话,他看到高文翔和丁小芙的不断揣测,忍不住地和他们说道“我早就和你们说了他们俩个人的关系不同了,可是你们就是不相信我,我今天实话和你们说了吧,其实我们齐总和温易灵早就认识了,五年前就认识了,至于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感觉好像是我们齐总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离开了温易灵五年,而且似乎他们五年前的感情好像很深。”

    听完了季阳的话后,高文翔和丁小芙都露出了非常惊讶地表情说道“什么,他们原来早就认识了。”

    当齐杨航和温易灵一起坐车来到公司门口并且齐杨航为温易灵开车门的这一幕,不仅被丁小芙看到了,而且被一直守在公司门口的朱齐优看到了。

    温易灵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了朱齐优的身影,看到他之后,温易灵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同样地,齐杨航也看到了朱齐优,齐杨航看到了朱齐优后,突然就搂过了温易灵,笑着和朱齐优说道“哎呦,这不是朱总吗,今天怎么这么有雅兴这么早到我们公司,哦,我想起来了,你该不会是为了昨天你没有抢到大华的单子来找我算账的吧。”

    朱齐优没有理会齐杨航的冷嘲热讽刺,他的眼睛一直盯在了齐杨航搂住的温易灵的手上,非常坚决地和齐杨航说道“齐总,我没有那么无聊,我这么早来是来找我的女朋友的,我现在请你把你的手从我的女朋友身上拿开。”

    齐杨航皱起了眉头说道“哦,你是说温易灵吗,你说她是你的女朋友,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们不是呢。”

    “温易灵,你说你们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