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如何自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107字

    不错,这就是他奚梦李玥想要的表情,看样子,他已经成功地点燃了第一把火,现在剩下的难题就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就好了。

    开完会后,齐杨航带着温易灵开车出去吃饭,也许是刚才开会的气氛不对,两人在车上一路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各有所思。

    不就后,齐杨航沉不住气了,问道“想什么呢你,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

    “没有啊,没有想什么啊。”

    温易灵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你骗不了我的,你生气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就不会说话,我知道你的,现在让我猜猜你在想什么。”齐杨航半开玩笑地说。

    “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啊。”温易灵说道。

    “那可不一定,我现在就知道你在想什么,某人应该是吃醋了。”

    温易灵一听到齐杨航说她吃醋了,立即脸红了,急了起来说道“你才吃醋呢,我管你和那个什么何诺青有什么关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才不会在乎呢。”

    听完了这句话,齐杨航立即大笑了起来说道“看看,这还没有吃醋呢,我都闻到了满车里都吃醋坛子被打翻的味道。”温易灵对齐杨航的话沉默不语,汽车一路疾驰而去。

    齐杨航和温易灵到了一家高级西餐厅吃饭,齐杨航点了一个五成熟的牛排,温易灵点了一个十成熟的牛排。

    看到温易灵这么点牛排,齐杨航笑道“你的习惯还真的是没有改啊,还是要点这样的牛排。”

    温易灵白了他一样说道“你不是也一样吗。”

    不错,温易灵永远喜欢点十成熟的牛排,她觉得这样子才好吃,不喜欢吃那种半生的感觉,这是她从小就养成的习惯。

    还记得五年前齐杨航第一次请她吃牛排,他头一次看到有人这么点牛排,不断地嘲笑她,但是她却不以为然,从此齐杨航每次带她出去吃牛排的时候,他都会主动帮她点好。

    因为她只喜欢吃这样的牛排,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

    他还记得,他出国以后遇到了何诺青,俩人第一次出去吃牛排的时候,他似乎把何诺青当成了温易灵,他以为全天下的女生都喜欢吃这种口味,很自觉地为何诺青点了这样的一份牛排,结果弄的当时的气氛好尴尬。

    现在想想还觉得自己当时好傻,齐杨航看到牛排不禁联想到了以前的这些事情,当然不管是她温易灵吃牛排的习惯没有改。

    不错,就连他自己也是,永远是五成的牛排。

    看着上好的牛排,齐杨航对温易灵说“看样子习惯这个东西,一旦养成了,就真的很难改了,就像你五年前给我养成的习惯一样,五年前我已经习惯有你了,这五年来,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习惯了一直在身边。”

    温易灵听到他这么说,立即回道“是啊,习惯是个很难改的东西,但是万一要是有一个更好的习惯,以前的就会忘了,感情也是如此。”

    齐杨航看到温易灵这么吃味地说话,回答道“某人还说自己没有吃醋,可是我现在却感觉到了你的醋味比谁都浓呢,你说的是何诺青吧,想不想听一听我和她之间的事情。”

    “如果你愿意讲的话,我倒是很愿意听一听。”温易灵说道。

    “五年前,我离开了你,到了我父亲身边,我爸爸那个时候不断地在吸毒,自己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再加上有警察在不断地搜捕他,所以他就不断地意志消沉,不久后就离开了人世。”

    “在他走了之后,他把公司的相关事宜告诉了我,并留给了我一定的创业基金还有他在国外的一些人脉,他对我最后的期望就是希望我可以再重新回到沁阳市重振齐氏集团,我带着他给我留下的这些东西,我去了美国,重新开始了我的事业,父亲的死亡给了我很大的打击,在我的心里,我的父亲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但是他都已经离开了我。”

    “我发誓我一定要满足我爸爸的愿望,让我们家的企业重新开始起来,所以我到了美国之后,结合我爸爸给我留下的人脉和资金,开创了乾安,开始的时候,乾安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公司,任谁都可以欺负它,可以这么说我是四处碰壁,但是每当我想到了我父亲,我就立即振作了起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何诺青。”

    温易灵听完之后,说道“我从来不知道这些,我还以为伯父还在,我还以为他还在美国,没有想到他已经离开了人世。”

    “是的,我到现在都还不是很能接受这个事实,我是个孤儿的事实,事实上,自从我家在五年前遭到了变故,在没有遇到你们家人之前,我不断在酒吧晃荡,我的心已经变得足够强大了,但是上天又让我遇到了你们家人,让我的那颗坚硬的心又柔和了起来,可是我到了美国之后,我告诉我自己我必须足够狠,足够硬才可以成功,父亲的离开我独自在美国生活教会了我坚强,似乎我在那一刻突然长大了起来,变得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成熟了起来。”

    温易灵听到齐杨航说了这些,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呢,亲人的相继离开,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但是她似乎比齐杨航要好很多,至少她还有一个妹妹陪伴在她的身边。

    齐杨航继续说道“我遇到何诺青是在一天晚上,那天晚上我刚喝完酒从酒吧出来,我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在一个巷子里,几个男人似乎要想对一个女人非礼,我就冲了上去,把那个女的救了下来。”

    “不错,那个女的就是何诺青,她当时可能是吓怕了,被救下来之后,就一直蹲在角落里哭,我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就想到了,当年我救你的情形,我那个时候甚至在想你现在是不是还会有危险,于是我就上前去安慰了她几句,聊着聊着,她不哭了,她向我要了电话号码,说是要日后当面答谢我,我不方便当面拒绝,可能当时也是喝醉了酒,就留给了她,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几乎都把这件事情给遗忘了,但是几天后,我接到了何诺青给我来的电话,邀请我去吃饭,她当时请我吃的哪种饭馆是一家很便宜的那种。”她不好意思地说道。

    “对不起,我是一个来这里求学的学生,没有多少钱,我只能请你吃这些,但是我真的只想向你表达我的谢意。”

    “我当时对她的诚意打动了,我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已经很难看到这样知恩图报的人了,后来我们就聊了起来,我就知道了关于她的一些事情,她也知道了我的事情,包括我和你的事情。”

    “你是说何诺青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我,我没有想到你们是这么认识的。”温易灵惊讶地问道。

    “是的,我们是这么认识的,接下来我讲一下有关于何诺青的身世,我就会突然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了,其实何诺青是私生子,她的妈妈何芬长的很漂亮,和一个房产大亨在一起了。”

    “她的妈妈原本一起那个大亨是单身,但是把何诺青生下来之后才知道原来那个大亨欺骗了她,那个大亨一直是有妻子的,但是她的妈妈很爱那个男人,又为了诺青考虑,心甘情愿地当了小三,但是后来不幸被他的妻子知道了,他的妻子去找了何芬,不仅骂了何芬,而且打了何芬,再加上他妻子对那个大亨不断施压,那个大亨就很少来看望他们母女了。”

    “后来她妈妈不断精神恍惚,一天出门的时候,不幸被车给压死了,她妈妈在临死的时候,何诺青只有八岁,但是这一切都被她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死的时候,她的爸爸终于出现了,她亲口听妈妈和那个男人说,让他好好照顾诺青,说完就离开了人世,那个大亨可能是对她的妈妈心怀愧疚,但是又害怕他的妻子知道自己抚养那个女人的孩子,就托人将她养大成人,他不时地回来看看她,并且给她送钱,但是在她的心里已经认定了他和他的妻子是伤害她妈妈的凶手,所以即使她爸爸为了做了这么多,似乎也很难平复她受的伤,她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

    “从小缺少正常家庭温暖的诺青很早就懂得如何自立了,所以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她就离开了家里到国外求学,虽然她的爸爸还是会定期给她钱,但是她打算不再用它了,她要自食其力去独闯一片天地,告慰她妈妈的在天之灵,所以她在国外学到的东西,她所有的学费都是她自己打工挣来的。”

    “她的梦想是想成为一名模特,在国际舞台上发光发热。当时我听完了诺青对我说的话,我顿时对她的遭遇产生了同感,我想她当时也对我的遭遇产生了应该是一样的感觉,所以我们这两个人就成了好朋友,一直互相尊重,我的事业取得了成功的时候,我会找她过来和她分享一下,她的事业取得成功的时候也会找我出来喝一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