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油嘴滑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098字

    如果被我发现的话,我想我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何诺青听了齐杨航的话之后,她以为是温易灵那个女人将这一切都告诉了齐杨航,心里就更加地生气,忙解释道“齐杨航,我不会伤害到温易灵的,而且温易灵在我的心里是我的妹妹啊,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到她,一定是温易灵太敏感了,才和你说了这些,我想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齐杨航听到何诺青的解释后,冷笑了一声,他没有告诉她其实是他亲耳听到诺青自己说的,而不是什么温易灵太敏感告诉了他这一切,但是他懒得解释,于是就顺嘴说了一句“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那就更好,希望你说的都是真话,你无心伤害我和温易灵的关系。”说完之后,车子就疾驰而去,开往何诺青的住所。下车的时候,何诺青对齐杨航说道“齐杨航,你要相信我,好吧,我承认,我是爱你的,所以我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处于爱你的表现,丝毫没有害你的意思,这一点请你相信我。”

    “诺青,我知道你对我的感觉,但是我们之间真的只是哥哥和妹妹的关系,我很感谢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在我的身边陪伴我,但是感谢不等于是要和你相伴一生,我爱的只有温易灵一个人,从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如果你要是爱我的话,就请好好对待温易灵,否子的话,到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齐杨航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了一脸痛苦的何诺青。

    乾安如往常一样正常的工作,早上上班的时候,温易灵看到了何诺青,何诺青似乎是来找齐杨航的,看到了温易灵,何诺青很不自然地打了个招呼,温易灵又何尝不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出了上次的事情,一方面,温易灵觉得她好可恶,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另一方面,她又开始同情起她来了,她想到了何诺青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难免会对一直陪伴在身边的齐杨航产生好感与依赖,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吧,想到了这些,温易灵突然就不怎么恨何诺青对她做过的那些事情了。

    按理说,要见齐杨航都要经过秘书咨询他要不要见,当然这个秘书现在是温易灵,只听何诺青说道“温秘书,麻烦你问一下齐总,就说我何诺青有要事要见他,问他有没有时间见我。”

    温易灵不自然地拨通了电话,和齐杨航说何诺青要见他,在得到齐杨航的同意之后,何诺青进入了齐杨航的办公室。旁边的丁小芙看到温易灵和何诺青说话怪怪的,就忍不住前来八卦道“温易灵姐,你不是和何诺青两个人关系挺好的吗,现在怎么感觉怪怪的啊,啊哦,我知道了,你们俩应该是因为齐杨航才这样的吧。”面对小芙的质问,温易灵只能苦笑地回复她。

    “诺青,你有什么事情吗在上班的时候急着来见我。”

    齐杨航问道,何诺青装作很无辜的样子,对齐杨航说道“齐杨航,我遇到事情了,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

    说完之后,就装作一副要哭的模样。毕竟何诺青和齐杨航一起共度了5年的艰苦时光,说他不关心何诺青是不可能的,齐杨航看到何诺青这个样子,同情心立即就上来了,说道:“你先不要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和我说说,我来帮你解决。”

    “齐杨航,我这次的腿不是受了伤,你知道一个艺人最不能的就是她的形象受损,虽然我的这个可以治疗,但是现在我们公司包括我的经济人都对我已经相当冷淡,我估计着他们应该是要把我雪藏,我忍受不了这种待遇,所以我暂时不想做这个了,但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名气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我要是拿着我的简历去找工作保证会引发各种绯闻的,所以,齐杨航,你看看乾安有没有合适我的位置,我想先在这里做一段工作,等我腿上的伤疤好了,我看看是不是还有可能有复出的机会,你知道的,我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所以我只能拜托你了。”

    何诺青说的非常的让人潸然泪下,齐杨航听了之后不好拒绝,况且他们俩也有了这么些年的感情,所以齐杨航立即回到“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先交给我了,那你就先做一下总经理助理吧,正好季阳那边缺人,你先到那里去报道,我回头会和他说的。”

    何诺青擦了擦还没有流出眼泪的眼睛,煽情地说道“齐杨航,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说完就离开了。

    作为总经理的季阳而且又是董事长齐杨航的好友,不好意思拒绝齐杨航派给他的人事调动,但是说实在的,他是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叫什么何诺青的,在温易灵没有出现的时候,何诺青基本上是每天都来探齐杨航的班,季阳心里也知道二者的关心肯定非同一般,后来,温易灵出现了,他在心里面更喜欢的是温易灵,温易灵给他的感觉是更真诚一些。

    而他总感觉那个何诺青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似的,这让他跟希望温易灵和齐杨航在一起,就目前的形式看,温易灵和齐杨航的关系正处於节节高升的状态,他真的很担心这个叫做什么何诺青的女人出现之后,会破会掉这一切,所以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他又不好说什么,只得勉强接受何诺青总经理助理的这个职务。

    何诺青在乾安工作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不久之后,基本上乾安的所有员工都知道了这个事情,小芙和温易灵八卦道“温易灵姐,你的情敌出现了,你不采取点行动啊,我敢保证她这次一定是冲着我们董事长去的,你可要当心了,要不然,董事长很有可能会被她给撬走。”

    “小芙,你说什么呢,齐杨航这么安排工作自然有他的道理,不要在这里八卦了啊。”

    “温易灵,我是担心你和我们的董事长,我们都希望你和他在一起,希望未来有一个非常友善的老板娘,而不是一个高傲的老板娘。”在一旁的季阳听到了,也过来凑热闹,说道“我赞成小芙的说法,我们都是挺你的,温易灵,还有,温易灵啊,你有机会和你家的那个什么齐杨航说一下,他给我丢下来了这么大一个麻烦,她做事情的好还行,她要是做不好的话,我是批评也不行,开除也不行,只能在这里吃哑巴亏,你们家的齐杨航给我丢下了一个烂摊子,你有机会一和他说一下我内心的痛苦。是不是啊,高文翔。”

    “季阳,好,我有机会一定帮你和他说一下。”

    温易灵无奈地笑了笑,高文翔在旁听了之后,良久和温易灵说道“温易灵,我这个人都是针对事,不针对人的,对于何诺青的额空降,我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我只是觉得你更适合我们老大的性格,总之,只要你们互相信任,彼此相爱,你和老大应该就不会有问题的。”

    “哇,高文翔,我才发现你是一个哲学家啊,这话让你说的,都是哲理啊,以前小瞧了你啊。哈哈。”

    旁边的季阳不断打趣高文翔道,“你以为全天下人都像你季阳一样每天就会油嘴滑舌啊。”

    温易灵在一旁帮着高文翔说话,“哎,温易灵,我们这都是对你好啊,凭借我多年和女人在一起的经验,我告诉你,这次何诺青绝对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信,你就等着瞧吧。”

    “好,好,好,我知道大家都是为我好,我心里自有分寸,再说了,我温易灵有那么好欺负吗,哈哈,你们不用太担心我了,我的朋友们。”

    说完,温易灵拉着小芙的手,挎着季阳的肩膀,对着高文翔说道“走,看在我的朋友对我这么诚恳的份上,今天晚上我请客啊,哈哈哈。”

    听到了这句话,大家的眼神都在放亮,季阳首先说道“那不错啊,不过应该要叫上老大吧。”

    “是啊,温易灵姐,要不然董事长好吃我们的醋了。”

    看着大家这么热情,温易灵不好意思地说道“好,好,我去试试看看,他要是没有时间的话,你们可不准怪我没有请他吃饭啊。”

    我去请齐杨航的结果正如大家所料,齐杨航非常乐意地答应了,并且说道“有人请客为什么不去啊,况且还是温易灵请客,这个便宜我一定要占。”看到他们都如此兴致勃勃,温易灵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她半个月的工资恐怕不保了。

    没有想到的是,温易灵请客的这件事情,传到了何诺青的耳朵里,下午何诺青来找到温易灵,对温易灵说道“温易灵,我听说你这次请客了,但是你却没有邀请我,我可以理解你,毕竟上次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对你说了那么狠得话,后来我想了一下,是我的不对,我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是我只是想要和你表个态度,我不会再害你和齐杨航的关系了,你要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