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都做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153字

    听到何诺青这么煽情的道歉,温易灵本来就耳根子软,心地善良,就对她说“诺青,没事,上次的事情我都忘了,很开心你可以想明白过来,今天晚上的宴席,你要是有时间有空的话,我非常乐意你能来参加。”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这么说就代表着原谅我了,你放心,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去的。”

    说完何诺青就走了,旁边的丁小芙看到了这一幕,说道“温易灵,你完了,这个女人的心计太强了,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我们就等着给你收尸吧。”

    说完,小芙也走了,温易灵只是觉得对人都要宽容一点,善良一点,这是她从她的父母还有外公那里唯一学到的东西。

    当晚,温易灵请了季阳,小芙,高文翔,齐杨航何诺青到芙蓉酒楼请了他们吃一顿酒席,如果没有何诺青在场的话,这一群人应该会玩的很开心,但是何诺青在场了。

    这一顿酒席未免就有点不太自然,变得官方起来,菜上全了之后,何诺青到了杯酒走到了季阳的身边,对他说道“季总,我出来乍到,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还需要你能多多海涵,我明天就要上班了,希望你到时候随时改正我工作上的缺点。”

    季阳看到诺青这样,也不好说什么,接过了何诺青的酒,随便说了几句官方的话然后就喝了起来,随后,何诺青又走到了温易灵的旁边,对温易灵说道:“以前都是我不对,从现在开始我不会了,我会好好祝福你和齐杨航的,你们才是真正幸福的一对。这杯酒就算是我给你道歉的,希望你能接受。”

    温易灵本来是不能喝酒的,但是碍于何诺青说了这样的话,也就不好意思起来,喝了何诺青的那杯酒,本来是一场朋友间的聚会,但是由于何诺青的插足,变成了一场非常尴尬的宴会。

    席间,何诺青喝了好多的酒,齐杨航坐在了何诺青和温易灵的中间,而温易灵的旁边便是丁小芙,高文翔,季阳。看到何诺青喝了这么多的酒,齐杨航不停地和她说:“诺青,你少喝一点。”

    但是何诺青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这么喝酒,整个宴会变成了何诺青的个人敬酒大会和饮酒大会,完全没有了宴会的初衷,朋友之间聚一聚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何诺青敬酒时说的话是那样的煽情,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假的感觉。

    这一点,小芙,文翔,季阳都是深有同感,晚上回去的时候,由于诺青喝的比较多,所以是被齐杨航抬着出来的,齐杨航出来的时候,看看清醒着的温易灵,又看看醉着的何诺青,齐杨航不好意思地说“温易灵,这个。”

    “齐杨航,我懂,我没事的,诺青今天喝了太多的酒,我们几个回去就好,你送诺青回家就好。”

    “温易灵,谢谢你。”说完,齐杨航就将何诺青抬进了他的车子,然后疾驰而去,看到这一幕,丁小芙气不过地说道“温易灵,你看吧,我就说这个女人有心计,亏你还对她那么好。真是气死我了。”

    “没有关系的,应该的,她喝醉了嘛。”

    温易灵苦笑道“依我看,她就是故意装醉的。”丁小芙气不过地说着,“好了,好了,我们大家回家吧。”季阳说道“我送小芙,文翔送温易灵。”

    晚上进家门的时候,温易灵不能看到屋里灯是亮着的,起初温易灵以为是温易谣回来了。

    但是温易灵进去一看,原来是朱齐优这个小子,温易灵差点都忘了,由于她和温易谣都把他当做了自己家人的一部分,所以在配钥匙的时候特意多配了一把留给朱齐优,因为他随时都会过来和我们蹭饭吃。

    朱齐优看到温易灵回来之后,装出一副特别痞的样子,说道“你可终于回来了,我今天原本打算上你家给你一个惊喜,顺便蹭一下饭,但是我一开门发现你还没有回来,所以我就亲自下厨做了几个小菜,而且我还叫了几个外卖,,可惜你一直都没有回来,等着等着我就睡了过去。”

    温易灵看到一大桌子冷掉的菜,对朱齐优说道“你是傻瓜啊,不会给我打给电话,我不回来你就一直不吃饭,那你岂不是饿死了。”

    “等着多有感觉,其实有的时候有人等也是一种幸福。”

    “哎呦,你小子,快不要和我贫了,饿了一晚上还有心思和我开玩笑。我去把菜热一下,然后坐下来陪你吃一点吧。”

    不久之后,温易灵就把给热齐全了“这些菜真的都是你做的。”

    温易灵怀疑地问道。“当然,这些菜,当然都是我做的。”

    “你朱大少爷怎么会做饭呢?”

    只听朱齐优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不做不代表不会做,而是懒得做,以前有你和温易谣给我做饭,我干嘛还要做啊。”“哎呦,看样子还是我和温易谣没有机会给你了。”

    “可不是,快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朱齐优在那里炫耀到,温易灵家了一块红烧鱼进入嘴里,过了几秒中对朱齐优说道“哇,你做的这么好吃,下次要来我家的话,就都是你做了。”

    朱齐优一听有人夸奖他,立即回复道“好啊,只要是你想要吃的话,我这个黑骑士一定会照做的。”“哎呦,你现在真的是把你自己当做我的黑骑士了啊。”

    “是啊,要不然怎么办呢,你的白马王子,我是当不上了,就先做个黑骑士吧,说不定你哪天想明白了,觉得还是黑骑士好,就把你的那个齐白马给抛弃了,躲进我朱黑马的怀抱里。”

    温易灵笑道说“几日不见,你是越来越能贫了啊。”

    朱齐优笑着说道“承让承让。”然后又继续对温易灵说道“对了,我哥哥朱祁钰在澳门的赌局办的非常的好,他打算让我在沁阳市也开一下分店,扩大一下我们钰佑集团在沁阳市的势利。”

    “还不错啊,你又要当赌局的老板了,不过你做这个生意可要小心一点,不然的话会出很大的事情的。”

    “你放心吧,我会的,说不定到时候,我会把到一个比你更能牵动我心房的女孩,到时候,我就不用这么痛苦地看着你每天都好齐杨航在一起了。”“好,祝你好运,我希望你能快点找到。”温易灵笑着说道。

    晚餐温易灵和朱齐优吃的很开心,也很融洽,完全没有那种因为没有在一起而变得尴尬和生分了起来,这一点让温易灵很满意,但是何诺青这一边却又是另一番风景了。

    晚上的时候,齐杨航讲何诺青送到了她的公寓里,但是何诺青其实一直都是清醒着的,她这么做自有她的目的。

    她是故意让齐杨航送她到楼上的,上楼了之后,齐杨航将何诺青放在了床上,然后在准备走的时候,何诺青用手拉住了他,用醉话和他说道“齐杨航,再陪我喝一杯,喝完了这一杯,你再走,好不好。”

    挨不过何诺青的面子,齐杨航答应陪她再喝一杯,何诺青踉踉跄跄地走到酒柜的旁边,拿出了两个杯子,并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迷魂药放到了齐杨航的酒杯里,然后递给他说,来,我们干杯。

    齐杨航在毫无戒心的情况下喝完了那杯酒,然后转身就要离开,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没哟走几步,齐杨航就瘫倒在了地摊上不醒人事,然后,何诺青讲齐杨航的身体拉到了自己的床上,并且给他全身赤果果着。

    然后何诺青趴了过来和齐杨航合照了一组在床上的照片,对,这就是今天晚上她的目的,她要留好这样的照片,以后她自有用处。

    一晚上,何诺青没有对齐杨航做任何的事情,她只是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靠着他入睡。

    当早上第一缕阳光射进来的时候,齐杨航也就醒了过来,他看到自己正是赤果果着身体和何诺青在一起,当时就被吓了一跳。

    而后他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不错,昨天晚上他喝完何诺青给他的酒,他就立即倒了下去,不醒人事了,难不成酒有问题。何诺青看到齐杨航醒了之后,用非常妩媚的声音和他说“你醒了,昨天晚上睡的好吗?”

    “我们昨天晚上都做了什么?”

    齐杨航恐惧地问道,“我们昨天晚上没有干什么啊,你喝醉了,然后就上到我的床上来,拉着我的手不放,然后就睡着了。”

    “拉着你的手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拉着你的手的,我们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做。”

    “好吧,随便你信不信,反正是你拉着我的手到床边的,然后你自己脱光了衣服,然后就直接睡了下去。”

    “不可能,我不可能这样的,我没有这样一点的意识,对了,应该是酒有问题,是酒的问题,你故意把我弄晕,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居心。”

    “齐杨航,你想多了,我刚刚说了,我们只是喝多了,而且我们也什么没有做,我们只是在床上躺着睡了过去,你不用这么紧张,而且我也没有在酒里面下药,估计是我们昨天晚上喝得太多了,你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放心吧,我知道你是害怕我告诉温易灵这样的事情,让温易灵误会,你放心,我不会说的,再说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做,你不用这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