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这个主意不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8本章字数:3081字

    在季阳的指导下,渐渐地小芙步入了正常的舞姿,而小芙更是从心底里又多爱了几分季阳。而另一头的何诺青和聂允天却在商量着事情,聂允天搂着何诺青跳舞,两个人跳的非常地有默契,只听何诺青对聂允天说道“聂总,我知道你是喜欢我们齐总的未婚妻吧。”

    对于这个何诺青,聂允天虽然从海外回来,但是也是有所耳闻的,听说她和齐杨航的关系一直不错,早些时候媒体更是将她作为齐杨航的未婚妻而争相报道,没有想到的是何诺青后来模特事业出了差池,现在在乾安工作。聂允天听完之后,说道“哦,何小姐怎么对我和温易灵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啊。不错,我确实喜欢温易灵。”

    何诺青笑道说“聂总真的是快人快语,不错,我是对你和温易灵的事情感兴趣,但是我跟对那个齐杨航感兴趣,我想现在聂总应该明白我和你是一样的立场,都不希望他们两个人可以结婚。”

    “听何小姐这么一说,看样子,何小姐知道该怎么做了。”

    “聂总果然是聪明,你知道他们两个人打算房地产的事情一结束就打算结婚的,所以为了不让他们结婚,我们只能让齐杨航败,一个男人没有了事业,他还怎么结婚呢。”

    “看样子,何小姐已经有了办法。”

    “是的,我是有办法,不过倒是后齐杨航的生意出了问题,如果温易灵来找你帮忙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当然,我自然是不会帮助齐杨航的,这一点你们放心就好了。”

    “聂总,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要和温易灵跳一支舞啊,不如你现在靠近他们来一个舞伴交换怎么样啊。”

    “这个主意不错。”

    说完,聂允天就带着何诺青跳到了齐杨航的身边和他们说道“齐总,换一下舞伴。”

    说完之后,温易灵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已经到被换成了和聂允天共舞,而何诺青同样地来到了齐杨航的身边。齐杨航说道“你和聂允天搞什么鬼,跳的好好的你们为什么要换舞伴。”

    何诺青笑道“我怎么会知道,聂允天说要换的,就换了啊。不过,我感觉你的未婚妻温易灵和那个聂允天的关心好像非同一般啊,刚刚我看到了聂允天给温易灵擦嘴,擦的好认真,好温柔啊,好像擦完之后,温易灵还留下了那块手帕,说是要给他洗。”

    “不可能。”

    齐杨航生气地说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是我是你的朋友,我也不希望这个是真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啊,不信的话,你回去看温易灵的兜里是不是有那块手帕。”

    看到齐杨航不说话了,何诺青继续说道“其实,齐杨航,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什么事情。”

    “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在一起开放的事情吗,其实那天晚上我们有做过什么,但是我看到你第二天早上那么激动,所以我就骗你说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但是我们其实……。”

    齐杨航一听到何诺青这么说,顿时很惊讶地说道“你是说我们,诺青,你在和我开玩笑吧,这个不可能。你既然不想告诉我,那么你现在为什么要告诉我。”

    “齐杨航,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你都要结婚了,其实我也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我今天下午去了趟医院,医生告诉我我怀孕了,我知道你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你不想要的话,我就去打掉,但是你是孩子他爹,我想你应该有权力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我就来告诉你了。”

    “你是说你怀孕了,这不可能,我们怎么可能会有孩子,那天晚上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们怎么可能呢。”

    “齐杨航,我知道你不想承认,但是我确实是有了,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这个孩子我会默默地打掉的,不会影响你和温易灵的感情。”

    “诺青,谢谢你,的确,我们之间没有爱情,这个孩子真的是不能留,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开心,你放心,我以后会在物质方面补偿你的。但请你一定要保密,尤其是温易灵,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她。”

    “你放心吧,齐杨航,我们在一起经历那么些事情,你交代给我的这点事情,我还是可以办好的,你到时候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而聂允天和温易灵这里,跳的非常好,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这让朱齐优和齐杨航看了很是嫉妒,朱齐优心里想到“没想到,要和温易灵在一起要经过这么多的关,温易灵身边的黑骑士似乎有点太多了。”

    一曲舞曲结束后,大家就都散了,而齐杨航带着温易灵返回了别墅,一路上两人无语。

    齐杨航正在为何诺青怀着孩子还有温易灵和聂允天的事情而心烦,但是他现在又不太好发作,他只能不说话,温易灵看到齐杨航不说话,她也就沉默了。

    回到家里之后,温易谣不在,应该是和同学聚会去了,现在只剩下了温易灵和齐杨航。

    温易灵看到齐杨航不说话,说道“今天大家都累了,我先上去洗洗睡了啊。”

    于是温易灵脱下外套上了楼,殊不知,那个外套里面装着聂允天送给温易灵的手帕,但是温易灵已经忘了这件事情了,径直走上了楼梯。

    齐杨航趁着温易灵转身的时候,开始搜查温易灵的衣服兜。

    果然,齐杨航摸到了何诺青所说的手帕,而且那个手帕上写的名字正是天。

    除了聂允天,齐杨航想不到还有第二个人,他握紧了手绢,上去找到了温易灵。

    温易灵看到他怒气冲冲的,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就问道“齐杨航,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吗,你的脸色怎么这样的难看啊。”

    齐杨航走到温易灵的身边,将手绢递给温易灵,说道“这是什么,这是谁的?”

    温易灵知道那手帕,但是她明明是放在了自己的衣服兜里的,齐杨航怎么会知道,“齐杨航,你怎么可以翻我的东西,你这是不尊重我。”

    “我不尊重你,那你能告诉我这个是谁的呢,我可不记得你有习惯随身带着手绢。而且上面还写着天,这是谁的,是聂允天的吧,它怎么会出现在你的衣服里,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温易灵生气地说道“对,这个就是聂允天的,是他的,刚刚在舞会上他借给我用的,可是你也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啊。”

    “他借给你用的,是他给你擦嘴用的吧,你不好意思,所以你把它拿回来,要给它洗一洗,是这样吧。”

    “齐杨航,你竟然监视我,可是这样子,又不能说明什么啊,你为什么火气这么大,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那么聂允天可以理喻是吧。”

    “齐杨航,我受够你的胡乱猜测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了,我看我还是先回家住上一段时间,我们都好好冷静冷静再说。”

    温易灵生气地说道“好啊,你现在就立刻给我离开,我也不想看到你。”

    “好,走就走。”

    说完温易灵随便在衣柜里捡了几件衣服,就要往外走,说道“我剩下的东西过几天我再来取,对了,你把那个手绢还给我,我还要把它还给聂允天呢。”

    齐杨航听完了这句话,立即脸色大变说道“好,我给你,你快去还给他吧。”

    说完就将手里那个攥得不能再皱的手帕还给了温易灵,然后就离开了。

    温易灵出了齐杨航的别墅之后,坐车回到了家里,看到家里落了一层灰,冷清的样子,又想到了刚刚她和齐杨航之间发生的事情。

    温易灵不自觉地趴在了床开始哭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易谣回来了,看到温易灵这个样子说道“你和齐杨航你俩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啊,你说你俩好不容易五年之后又复合了而且你们即将就要结婚了,今天下午还好好地出去赴宴呢,怎么晚上回来你们就闹成这样了啊,你在这里哭,我回去的时候,齐杨航喝了一地的酒,谁上去劝他,谁就会被他骂得很惨,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听说是为了那个什么聂允天的一个手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啊,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温易灵整理了一下自己,说道“温易谣,我们的事情你不会懂得,我过几天会告诉你的,我打算回来住了,至于我和齐杨航结不结婚到时候再说,温易谣你也搬过来吧。”

    “我当然要搬过来了,我可是你的妹妹,我性安,再说了,其实我一直想回来的,在这里,我总觉得踏实,好了姐,不要哭了,我们的这个家现在太脏了,看样子,我们今天晚上要睡在这里还要清洗一下。”

    “说完,温易灵和温易谣就开始了整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温易灵的眼睛哭得很肿,而齐杨航也是很晚才过来,而且睡眼朦胧,而且俩个人见了面互相都不说话,这让公司里人看来就是两个人出了问题。

    小芙看到温易灵这样,连忙跑来问温易灵“温易灵,你怎么了,你和我们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