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一切都变好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8本章字数:3440字

    23岁的他早已在2年内轻松的拿到了哈佛大学的工商管理本硕士学位了,这在华人中甚至是全美中很少有人能做到的事,但是他创造了这个神话。

    据说,当年他的教授极力挽留他留校继续研究与深造,但是他拒绝了,只留下了一句话“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还在中国等着我!”

    于是到现在这句似是而非的话仍然还是他们心中的一个谜,到底什么东西那么重要,令他放弃如此之多的荣誉。不过我相信时间会告诉我们的真相的。

    回到了中国后,出于家庭因素(齐杨航的父亲去世了),齐杨航继承了父亲的庞大的公司,但是他敏锐的发现了红城企业近年来一直在走滑坡路,并受业界联合挤压经营愈加困难,于是他以强硬冷血的铁血政策手段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后,红城企业从经营不善导致日益脱离经济主流圈到如今响彻整个中国,并做到了龙头位子,令业界无人敢在挤压红城企业,也无力这样做了。

    在外界看来这个年轻人不仅冷酷强硬,却更加的有胆识和能力,是那么多年来业界难得的精英人物。此人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突然房间里响起一声敲门声,是齐杨航的秘书,聂允天,示意有急事报告,齐杨航挥手示意他进来了。

    “什么事?”,他沉稳的说到。

    “齐总,你吩咐我打探的情况已经弄清楚了!”

    聂允天丝毫不敢怠慢的说到。

    “哦,说来听听。”

    他随意的回了一句,秘书回答道:“早在3年前,温氏企业的合伙创始人陈文标就已经在慢慢的侵蚀温氏夫妻的股权了,他趁温氏夫妻钻心于食品的开发时,掌握了公司的实权,并联合董事会股东逼迫温辙下台,取得了温氏的股权,最近他意欲收走温家大宅,似乎是要把温家逼上绝路了,嗯,还有温氏千金正四处向温氏一些股东求援,但是好像没人买她的账,额,齐总,我还看到了二少……”

    还没等秘书说完,齐杨航的脸已经变了色了,聂允天识趣的停了下来,齐杨航开口了,“你先出去!”

    想不到他不在的这短短几年,不仅红城企业连温氏都受到了这样的欺辱,还有他心中的那个人也遭受到如此打击,他顿时觉得自己这几年来是有多么混蛋了,眼中露出了一丝丝悔意,当初为什么没有预计到这一切,就匆忙的去了美国,留下她在这里被他人折磨,想到这里,齐杨航俊逸的脸庞里显露出了不悦之色,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仰整个繁华的商业区,他在心中默默的告诉自己,那些人给她的折磨和痛苦,他会百倍乃至千倍的还给他们的,绝不会留情手软的。

    天色渐暗了,从孤儿院回到温宅的温易灵,惊讶的发现大门的封条没有了,更没有在强迫她们搬走的人了,而且保姆李嫂也回来了,并且还在给他们做饭呢,爸妈也和颜悦色的坐在客厅里等着她回家呢,对这突然好转的一切,温易灵非常不解。

    于是向温爸爸问道:“爸,怎么一切都变好了,谁帮了我们呢?”

    温爸爸愉悦的回答道,“瞧,你这丫头,老爸的事你还用的着操心吗,爸爸当然自有办法了,房子咱们尽管开开心心的住着,以后绝对不会有人敢从爸爸手中抢走属于我们温家的房子啦,爸爸答应你,一定会把温氏企业给夺回来的,不让你为我低声下气求别人,孩子!”一席话下来,全家人都哭了,“爸爸,没事,我真的没事,为了咱们家,我愿意努力用尽一切办法拿回咱们自己的东西,女儿不苦不累呢,以后我们一起好吗?”温易灵坚定地对已经些许苍老的父亲说到。

    这时温妈妈说:“孩子,你才18岁,你还要留学,咱们家还有你爸爸呢,再说,你忘了我们对你的期望了吗,你是要当齐家大少奶奶的人,别再说这不懂事的傻话了!”

    爸爸也附和着,“也是,你看爸爸现在不是靠自己拿回了房子了吗,就一定能靠自己重新取回温氏企业的,你就乖乖的去美国留学吧,我们会帮你安排好一切的,你只要用心念书就行了。”

    不等爸爸说完,温易灵就迫不及待的说:“可是我真的很担心你们,还有今天你们是怎么那么容易拿回房子的?爸爸,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我们明明已经没有什么有利的筹码了啊!”,这时,温爸爸,略显为难的看了看温妈妈,两人似乎在会了什么意似的,片刻安静后,温辙说到:“小灵啊,你这是在怀疑爸爸的能力吗,爸爸难道已经老到不能拯救你们的地步了吗?”

    “不,不是的,对不起爸爸,我不该这样想的,我只是……”,温易灵不敢继续说下去,只好收声,毕竟爸爸还是爸爸,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为了她们已经够辛苦了,也许自己应该好好听话就行了,“但是,爸妈,那个婚约现在还有什么意思呢,我们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齐氏并没有给予我们援助啊,这样的一纸婚约又有什么意思呢,爸妈,今天我想我必须的告诉你一些事了,我不想嫁给齐杨航,我不爱他,我们没有感情的,我和他没有未来的……”

    还没等她说完,“你…”温妈妈一个巴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了,末了,温爸爸惊住了,可怜的温易灵顿时无比的愤恨和不解的看着这个从小把她捧在手心里,舍不得打骂她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您要这样做,妈,我有什么错了,我想自己选择自己未来的路有错吗?我说的话有错吗,妈妈,你为了一个外人,您怎么舍得打了我…”温易灵无助的哭泣着,绝望的望向着这个叫做妈妈的女人,她怒气地站了起来,不顾爸爸和李嫂的阻拦,向外跑去。

    看着女儿的绝望离去的背影,温妈妈终于忍不住哭泣道:“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错了,小灵,妈妈怎么会舍得打你呢,这……”

    温爸爸扶住妈妈,为她擦去眼泪,充满怜惜的对她说:“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我们的苦心的,杨航这个孩子设法帮我们拿回了房子还正为我们讨回公道,拿回股份,却不愿让我们告诉小灵真相,即使他知道小灵会恨他,讨厌他,但他愿意默默的为她付出,可见他是值得我们托付的。别太担心了,孩子长大了,得让她自己明白谁才是真正对她好的,而不是我们的一味灌输啊!”

    温妈妈靠在丈夫胸前默默地思索着,然后缓缓的说:“可是这孩子以后的路该是会曲折的,现在离家出去了,多危险呢!”

    “没事,我给杨航打了电话了,你快回房吧!”他回答道。心中却也默默地担忧着这个孩子,温爸爸在心中问着自己,把这个孩子的一辈子托付给齐杨航真的是对的吗,那孩子能幸福吗,希望这一次他的选择没有错,这也是爸爸最后一次为你作出选择了,以后的路温易灵你必须的自己走了。

    冲出温宅那一刻,温易灵心中有着许多许多的委屈,她努力的跑着,她想“跑着跑着,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吧”,可是眼泪却愈加汹涌的溢出了眼眶,一发不可收拾,跑累了,她坐在公园里,突然有那么一刻,她觉得也许她是错的,因为在她跑出家那刻,她听到了妈妈的哭泣和那句“对不起”,但是她想逃离那个压抑的地方,不想接受最最最亲爱的妈妈真的打了她的事实,可是老天是要戏弄她吗?竟然下起了倾盘大雨,没有伞,没有朋友,没有钱,她就这样淋着。

    温易灵突然笑着说到:“难道老天爷都要我不好过吗?这是要惩罚我吗?也许下雨更好,我能够清醒的看看这龌蹉的世界,好吧,我不怕,我愿意。”,虽然假装坚强的在雨中笑着说出这些话,但是她的心还是在默默的滴着血,就这样。

    远处的人,安静点的听她说着,手中握着的伞没有撑开,雨滴顺着他的俊逸脸庞落下浸湿他的衣服,却不为所动,温易灵说罢,湿透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可怜的摸样让他再也不能静静的在远处看着她了,于是他快速的冲向她,将她抱在怀中,喊着“丫头,你这是何苦呢?”,说罢,他利索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穿上,把雨伞打开,用力的抱着她,希望用自己的热量温暖着这个寒冷而孤独的身体,而这一切,都让温易灵非常惊讶,但是也能从他的怀抱中感受到真情实意的温暖关心,而且这绝对是与爸妈的关心不同的那种感觉。

    “你是谁?”,只剩下张嘴的力气的温易灵终于把心中的好奇说了出来,睁大着眼睛看着这个给她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的俊逸男子,似是认识很久却不熟识的人,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而之后慢慢的她的眼睛便慢慢地沉了下来,她竟然还没等到他的回答就晕倒在他的怀里了,齐杨航,看着这个竟然没有把他认出来的温易灵,有好笑又好气的。

    “就一定要折磨自己到晕倒吗,身体那么差了还出来淋雨,也不知道找人帮忙吗,不是和朱齐优那小子很熟吗,就不知道向别人求救吗,诶,你…”一向冷冰冰的,少言寡语的齐杨航竟然呢喃着这些话,幸好朱齐优没在场,否则估计这个大话王得到处宣扬了。

    当温易灵被自己的肚子饿醒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陌生的床,陌生的被子,呵呵,当然还有陌生的衣服。

    “啊啊啊啊啊,这是怎么回事了?我的衣服呢?”,温易灵双手抱胸,死命的大叫着,活脱脱一副受害者的摸样,叫人看的偷笑来着,片刻后,齐杨航,穿着迷死人的家居服出现在温易灵面前,摆出一副“姑娘,我可是好人呢!”的无辜摸样,然后缓缓说到:“好吧,你昨天太累了又淋雨了,所以就晕倒了,我实在是不忍心把你扔在大马路上,所以把你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