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好好聊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9本章字数:3539字

    仔细的看着这栋别墅,;温易灵发现它的设计非常特别,不像别的别墅总是贵气外露,什么都用豪华的东西赘加,反而让人觉得俗气,而这栋别墅走的完全是自然风,内部现代化,但外部绝对是非常的自然和古朴,一大篇的爬山虎爬满篱笆,小花园中的玻璃房更加特别,木质的小亭子无法不令人遐想,好吧,这丫头望着这房子发呆一伙后,终于记起了自己来的目的来了。

    就在她要按铁门闹铃时,背后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了,“哟,稀奇呀,温易灵你怎么自己跑这里来了?”,是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

    佣人走后,他缓缓的开口说到:“温易灵,我不知道你和我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你口中的小叔叔也许就是齐杨航,而这里是我哥回国住的房子,我想我哥没有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也许是有什么苦衷的,你真的不用恨他,也许你们应该好好聊聊吧。”

    温易灵马上回头,惊讶的说:“朱齐优,你怎么来这里了,还有,什么叫做我自己跑来了,你难道认识住里面的人吗?再说你见了门口上写了我不准来了啊!”

    朱齐优痞痞的笑道,“好好好,大姐,这里绝对欢迎你,我怎么不认识他呢,都认识20多年了,话说,温易灵上次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我还是看新闻后才知道的,自己一个人瞎承担什么,我好歹是齐二少,怎么说也能帮帮忙呢!”说罢,就轻轻的摸摸她的头发。

    温易灵确实是想过这样做的,但是一想到这样势必会和那个大冰山齐杨航有牵连,她就不想了,于是她咬咬牙挺过来了,“小屁孩,不准摸我头,没事,现在不是一切都好了吗,对了你和这里的主人真的有那么深的交情吗?我只是……”温易灵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说出自己来的真实目的。

    朱齐优突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她看样子是见过他哥齐杨航,但是好像她又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她恨到骨子里的齐杨航,这下可怎么编过去呢,朱齐优默默的在心里想着,突然这时,门打开了,一个佣人出来了,对着朱齐优毕恭毕敬的说到:“二少您来了,大少爷说你今天可能会过来,吩咐我出去买一东西,您先请进吧!”话说玩,佣人正欲离开,温易灵激动的问道:“你说什么,朱齐优是这里的二少,那小叔叔不就是那个齐杨航吗?这不可能啊,为什么啊,你们骗人啊。”

    佣人为难的看着这个大少前段日子大雨天带会的女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也不敢轻易回答,因为这是大少第一次带女生回家,而且那天大少爷看着她紧张而又充满爱意的眼神,让她知道这个女孩对于大少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所以还是不要乱说话了,只能默默的抿着嘴,突然这时,朱齐优开口了:“你先去买东西吧!”,便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佣人走后,他缓缓的开口说到:“温易灵,我不知道你和我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你口中的小叔叔也许就是齐杨航,而这里是我哥回国住的房子,我想我哥没有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也许是有什么苦衷的,你真的不用恨他,也许你们应该好好聊聊吧。”

    温易灵像是受到了极大地嘲弄似的,脸色顿时煞白了,颤抖的说着:“对,是我傻,是我笨,是我太天真了,竟然还想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什么好人,哈哈,齐杨航难道是想这样让我感激他吗?让我谢他吗?他还真没变呢,他在背后做的这些有什么意思呢,我竟然还想傻傻的感谢他。”温易灵冷冷的笑道,拿起挎包,拿出自己熬夜做好的7个情绪娃娃准备送给小叔叔的,一步步的走向门外垃圾桶,狠心的将它们全部扔进去了,然后抬起头,强忍着眼泪,眼眶却已经湿润了,而这时那个齐杨航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了,他的脸色惨白,薄薄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似乎瘦弱了许多,看着她的红红的眼睛,不忍的说到:“对不起,丫头,我不应该骗你,但是我知道你讨厌我,恨我,但是我还是想以一种你觉得开心的方式帮你,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就是那个人,是因为……”

    “够了,我不想再这里听你虚伪的说什么了,我不会承认什么婚约的,因为你那该死的婚约我被迫离开爸妈去留学,我被迫成为我自己不想做的淑女,走你所安排的路,我会离你远远的,请你不要又用什么假仁假义的手段再让我感激你了!”,温易灵决绝的说完后,毅然的转头离去,扔下那该死的单车,愤怒的朝前方奔跑着,不曾回过头,却不知那个像大冰山一样的冷酷男人,竟然流下了眼泪,是的,命运总在和他们开玩笑,他以为可以一直这样继续的,他以为他是幸福的,直到她不再讨厌他恨他……

    朱齐优见此情形,慢慢的走向前,轻轻地拍拍齐杨航的肩膀说:“哥,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呢,你为了她竟然愿意放弃了哈佛大的前途,为了她买回了温宅,为了她夺回了温氏,可是你因此还被寻仇,腹部受伤了,险些丢了命,这样默默的在背后付出,值得吗?你做了那么多却始终不告诉她,她会一直或许更加的恨你的,你们都太倔强了,注定一路来不会顺利的,我只能为你们祈祷了。”,说罢,他看见齐杨航的右手轻轻的靠在右腹,牙齿紧紧的咬着,强忍着疼痛,却死也不开口说半个字。

    他轻轻的开口道:“齐优,帮我保密吧,我不想给她压力,我希望她会快快乐乐的,还有帮我看着她回家吧,这丫头肯定会忘了怎么回家,或许粗心的没带钱包,车子也给扔了,我担心她……”,他慢慢的走向那个垃圾箱,忍着剧痛弯腰捡回了那7个情绪娃娃,拍拍灰尘,微笑的说到,“这是这丫头第一次送我礼物呢,手还真巧呢!”

    朱齐优无奈的摇摇头,苦笑的说到:“我算是服了你了,她哪里我会保密的,妈妈哪里你自己解释哈,也是,那丫头肯定回不来家,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身体了,刀伤也不是什么小事。”

    “还有朱齐优,小子,以后不要随随便便的摸她的头发,你应该记得以后她会是你嫂子!”,连齐杨航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样幼稚而又醋意十足的话警告自己的弟弟,但是刚刚在楼台上看到她们如此的亲昵时,他真的有深深的嫉妒了,连语调都瞬间转变了。

    朱齐优委屈但又嫌弃的说到:“好你这个齐杨航,有了媳妇,真的要忘了弟弟,放心说实话,我对女人的要求还挺搞高的,目测了温易灵丫头,你说她到底有没有发育呢,哈哈,飞机场就算了,那个脾气真是……”说罢,痞痞的坏笑起来了,这个哥哥连弟弟的醋也要吃啊。

    于是他双手插袋缓缓的走进车子里,向温易灵离开的方向驶去,这个丫头应该还没跑远吧!

    向前大步大步的跑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没有说一句话,温易灵的泪水汹涌的肆虐着眼眶,到底为什么她会如此的伤心呢,是因为那个人是齐杨航,还是因为小叔叔欺骗了她,也许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心中却在慢慢的撕扯着,痛的谁不出话来,就这样她没有目标的向前走着,天空渐渐的阴了,路边的行人也抱着衣服急速的走着,温易灵此刻觉得自己非常的孤单与寒冷。却不想回家,只想在外面呆着,也许吹吹冷风会清醒的多,温易灵在心中这样默默的想着。

    突然一辆宝马慢慢的停在了她身边,主人缓缓的摇下车窗,朱齐优幽幽的看着这个眼红的像只小兔子的丫头,充满怜惜的说到:“快上车吧,我送你回家,你那么笨,肯定没有带钱,没带手机,谁叫我是个好人,也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大街上,最近治安也不是很好啊,对了,千万别把我和我哥混为一谈,也不准以后不理我,知道不。”

    朱齐优虽然说的特别嫌弃她似的,但是其实他对这个丫头的疼爱却是真的,担心她会难过的把自己丢了,担心她的安全,而这一切也并不是仅仅因为他哥,因为两人从小到大的那份“姐弟”感情,说实话其实有时候他也觉得他哥挺可恶的,但是看到他哥对她默默的付出,他突然间觉得这两人其实还挺合适的,说罢,他好心的打开车门,但是温易灵却似乎不理他,默默的走着,没办法朱齐优只好亲自下车了,谁让他摊上这样的事了,呵呵,无奈的朱齐优硬是把瘦弱的温易灵给塞进车里了,温易灵还是没有说一句话,不打也不闹,就这样两人第一次沉默了。

    片刻后,朱齐优终于开口了,“小灵啊,你看你这是何必呢,其实我哥没有恶意的。其实……”朱齐优欲言又止,心想着“也许,有些事情现在还没必要说出来,毕竟刚刚已经答应哥,帮他保密了!”。好吧,温易灵还是没有说一句话,没办法,连整天嬉皮笑脸的齐二少都逗不笑了温易灵这个大笨蛋了,还是算了,送她回家比较保险,免得这丫头想不开了。

    三天后,M市飞机场,身穿一件黑色风衣的温易灵显得更加的清瘦了,让人看了更加的心疼了。

    为了不让爸妈难受,她努力挤出一丝丝微笑先和爸妈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嘱咐了一大堆啰啰嗦嗦的事后,朱齐优也无赖的来了,硬是要来送她,可开始温易灵没正眼看他,于是这个大帅哥迫不得已只好放下身段和面子。

    “丫头不要臭着脸看我了,你这丫头去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以后回来中国,等着我哈,哥哥罩你啊。”朱齐优依然得瑟不变的说。

    “你不害我就行了,还罩我啊,还有你什么时候变成我哥哥了,叫丫头也叫上瘾啊,你要时刻牢记你是我小弟,知道不,自己也保重了。”温易灵竟然开口对他说话了,还竟然和他斗嘴了,虽然是嫌弃他的话,但是这着实让他激动不已了还可以开心个半天了,因为那个真诚直率的丫头温易灵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