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受伤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9本章字数:3438字

    “好啊,奚梦辉,那你别累着,实在太忙就别做了,李玥开玩笑呢”,温易灵亲昵的对似乎想以这个打破尴尬气氛的奚梦辉说到。

    “放心,我最近该弄得都弄完了,不累啊,等着哈!”,奚梦辉边说边走向厨房了。

    其实温易灵对自己刚刚对奚梦辉的闪躲也特别的惊讶,但更多的还是愧疚感,作为奚梦辉的女朋友,自己并没有像一个女朋友一样为他默默付出,却竟然怀疑他对自己的感情,竟然还在有意的躲避他,这都会让奚梦辉倍感寒心,温易灵在心里这样的想着自己。

    而此时这两人之间的微妙举动更是落在了丁小芙心中了,她知道其实温易灵在心里还没有真正的完全接受奚梦辉,却要为自己对奚梦辉那样举动而自责不已,而她的心里似乎还有一个角落里停留了一个人,她应该也是痛苦的吧,还不能忘却,却又得勉强自己接受另一份沉重的感情。

    但是该怎么做呢,怎么做又不会伤害任何人呢,也许当所有事情全部明了时,总会有人受伤的。

    两人沉默的看了一会电影后,温易灵对丁小芙慢慢的说到:“毕业以后打算留在这里吗?还是要回去中国呢?”

    “我是挺想回去中国看看的,已经好多年没回去了,我们家姥爷姥姥年年就只能见我一面,早就跟我妈提议让我回去中国发展,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毕竟中国这些年发展的也越来越好了。话说,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可不像你了,那你呢”,丁小芙第一次认真的看着温易灵说到。

    “也许是到了要离校分别的时候,总觉得挺难受的,我啊,奚梦辉要留在这里自己创业,我可能就不回去了吧?”说这话时温易灵的口气特别的不确定,不是因为她与奚梦辉的感情似乎遇到了困难,而是因为她与齐杨航的婚约,还有在中国已经年迈的父母,她怎么能够抛弃她的父母一个人呆着美国呢,还有那一份婚约,一切都似乎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一会儿后,奚梦辉系着围裙从厨房端着一份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慢慢的走出来了,对已经处于半休眠的状态的两只馋猫说到:“起来了,奚氏糖醋排骨上桌了,吃饭了啊!”

    以下省略n个字…………….

    终于酒足饭饱的丁小芙,摸了摸自己已经撑的圆圆的肚子,然后很谄媚的对着奚梦辉悠悠的笑道:“奚梦辉啊,很久没见了,人看起来还像是瘦了,但是厨艺却没有变差,反而更上一层楼了,真是太太太美味了,我怎么就没遇上像你这样的男人呢,我的人品虽说没有我们温易灵好,但是那也是顶呱呱的啊,为什么呢?”

    听了丁小芙这样的逗乐,温易灵忍不住就笑了,就连一向能够无视丁小芙神经似的感叹的奚梦辉都开心的笑了笑,还接着话茬对这两人说到:“好啊,毕业后就留在这里,来我和温易灵的工作室,咱们一块创业,这样以后就有的你天天吃了,这样可好不,哈哈。”

    原来奚梦辉早已经把她安排进了他未来的生活圈了,可见其实他早已经把她放在了心上的第一位了,但是她真的愿意就这样走奚梦辉为她所计划好的路吗,她的父母,还有那一切等着她回去解决的事情怎么办呢?温易灵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好是挺好的呢,可是我怕你请不起呢,哈哈,我好歹也算大牌吧!”,丁小芙打趣的回应着奚梦辉。

    “你们两别闹了,该干嘛,干嘛去,呵呵,现在我去洗碗了。”,说罢温易灵下了餐桌,走向厨房,突然这时,丁小芙接了一个电话,原来是她爸妈催她赶紧回家有事情找她了,无奈之下,丁小芙只好和他们告别了,先走了,于是就只留下了奚梦辉在这里了。

    两个人的空气中似乎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微妙感觉,空荡荡的房间里似乎安静的可以听见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了,就在这种感觉要把温易灵吞噬的时候,奚梦辉看着表情复杂的温易灵说到:“还是我去洗碗吧,你的毕业设计不是还差最后一件吗?你安心想想吧,免得被这些琐事打扰了!”

    “其实,我压根就想不出来了,可能还没有灵感吧,这种事也急不出来啊,所以还是我来洗碗吧,你先坐着看会电视休息休息吧。”,温易灵心直口快的对奚梦辉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状态了。

    这时奚梦辉并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地走向客厅,坐下了,于是温易灵开始收拾了桌子,然后在厨房里开始洗着盘子,一个一个又一个,温易灵无聊的数着自己已经洗过的盘子,却并没有发现已经有人已经悄悄的溜进了厨房了,而还在认真洗着盘子的温易灵忽然感觉到,有一个温暖的双臂已经环住了自己的腰部,轻轻的抱着自己,然后缓缓的说到:“洗碗都洗的那么有乐趣啊,似乎盘子比我还要有趣了,丫头啊。”

    原来是奚梦辉啊,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的温易灵,开心的笑了笑说到:“诶,你搞突然袭击啊,这不公平呢,我可是在干活的人呢,所以不准戏弄我哈。”

    “谁说我要戏弄你了,好吧,既然你都说了,我不戏弄你一下,都对不起我自己了,丫头。”与此同时,奚梦辉已经在温易灵不经意之时,吻上了她的双唇了,轻轻的一点,温易灵怔了,竟不知道动弹,更没有回应他的吻。就这样一吻之后,奚梦辉轻轻的将自己抽身离开她的身旁后,紧张的对似乎不太妙的温易灵说到:“对不起,我只是没有忍住。”

    “没事,我只是有点不适应,你给我点时间,我可以的。”,温易灵急切的说到,因为她知道刚刚的举动可能又伤害到了奚梦辉,此时的她被自己这样接二连三奇怪的举动给吓到了,明明自己心中并没有别人,而奚梦辉又是她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为什么她会那么抗拒他对她的亲密之举呢。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自己的心中还有这别人,不可能,她怎么可能还会记得那个假心假意欺骗自己的小叔叔呢,准确的来说就是那个骄傲的自以为是的大冰山齐杨航呢,不要再想到他了,温易灵,你这个笨女人啊。

    “哦,好吧!”,奚梦辉不冷不淡的说着,似乎他并没有记住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也许就是他不想记得。

    “对了,现在挺晚了,我还要去导师那,做一下工作汇报了,我先走了,丫头,你随便收拾一下,就早点休息吧,明天见了。”,奚梦辉对正处于尴尬的温易灵温柔的说到。走之前,两人站在门口,温易灵正帮他提着包,准备去送送奚梦辉他呢,而这时,突然奚梦辉一个快速的转身,就紧紧的抱住了瘦弱的温易灵,宠溺而又似乞求的对她说到:“答应我,丫头不要离开我,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怎么可以就这样的分开了。”

    温易灵此时轻轻的踮起脚尖,摸摸奚梦辉的头发,温柔的看着奚梦辉,心里无比的愧疚,终于她无法那么残忍的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感情,只好昧着自己心中的意思说到,“放心,我不会离开你奚梦辉的呢,不然上哪里找你那么会做饭又体贴的男朋友呢!”

    于是奚梦辉看起来似乎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临走前还不忘问她,“明天还想吃什么呢?”

    终于奚梦辉也走以后,房子里面终于安静下来了,温易灵也能够喘一口气了,而安静下来了以后,她又在思考自己今天的奇怪反应了,为什么有时候奚梦辉对自己的好会让自己似乎很压抑,竟然不能呼吸了,为什么自己总会开始慢慢的想起了齐杨航,为什么今天丁小芙对她说的那些话,都似乎将她的心事一点一点的说中了,而自己竟然会找不到辩驳逇理由了,真是太可笑了,温易灵,你可是奚梦辉的正大光明的女朋友呢,你不是因为喜欢他,而选择和奚梦辉在一块吗?那现在又是怎么了,还有不是已经决定对奚梦辉坦白一切了吗,为什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一切呢,越想温易灵越觉得自己似乎不是个好女人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奚梦辉偶尔过去温易灵的家里看看她,陪她吃吃饭,聊会天,他以为两人的关系是在一天一天的变好,可是已经备受自责的温易灵似乎一看见奚梦辉就有一种负罪感,但是她却一直的努力让自己慢慢的爱上他,因为奚梦辉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从这4年的朝夕相处下,其实温易灵有感动过,作为朋友,其实奚梦辉真的帮了她很多,很多,每次生病,失落,甚至是学业上的困难,奚梦辉也一直和丁小芙陪在自己身边了,但是自从成为了名义上的女朋友后,事情并没有像她所期待的那样发展,原来感动可能不是爱情,还是因为发展太快了,超过她所能接受的速度了,而这一切对奚梦辉的举动都让她感觉快被愧疚感吞噬了。

    无奈的她只好将思绪拉回眼前,距离毕业设计show的日子已经所剩无几了,正为自己的最后压轴设计一筹莫展而忧虑时,她惊讶的发现了在她家隔壁的那栋房子最近似乎有了人搬了进去了,就在昨天她就看见了有一个戴着墨镜年轻男人拉着行李箱入住了,看那个身型特别像一个人,但却不想之前偶尔出现在哪里的男子,至少从气质上来说是不一样的,以前的那个男子,虽然压根没见过正脸,但是却能给她一种沉稳儒雅的感觉,而现在这个男子则是一种痞痞的,张扬之气,“对啊,就是有点像他啦。”

    “他”就是那个在温易灵眼里整天无所事事但对她还是很好的“弟弟”——朱齐优。

    自从留学以来,温易灵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偶尔回国也没空见过他,还以为他玩失踪了那,因此温易灵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以为不可能是他来着呢,硬是没有去敲门认识一下新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