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无力与绝望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9本章字数:3353字

    于是来到剪裁室时,她看见空荡的房间,一个人也没有了,不过现在是毕业之际,大家都应该已经完成了设计的作品,而已经开始了向各大时尚帝国投交简历,忙着找一份对以后发展有利的工作了,而只有她还在原地打转。

    不过她也不曾想过去什么时尚品牌哪里就职,因为她的梦想和奚梦辉一样自己创业,创立属于自己的品牌,而现在她的困难是如果不交出一份满意的毕业设计,那她4年来的努力就白费了,所以最后一关她必须得过了,看着这安静的房间,其实她还挺喜欢的,在这里她留下了汗水和快乐,满满的都是回忆。

    看着洁白的画纸,回想着David的话,融入一种新的风格,也许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吧,就这样开始她的脑袋里的灵感越来越多了。

    以前她的设计偏重于自然,见璞归真,比较清新,但是其实她的性格还是有叛逆的个性与狂野的的一面,为什么不展现更为真实的自己呢,她开始大胆的问着自己,挑战着自己的极限了,于是马上灵感似乎赋身于自己的手中了。

    她勾勒着曲线,快速的,不规则的,然后不同色彩的交织,拼接,冲撞,仿佛慢慢的形象而生动起来了,似乎是具有生命力的设计,在脑海中一直雀跃着,“如果用更加自然的雪纺布料代替一向使用的棉麻或是皮质料子,好像效果会更棒啊!”

    温易灵在口中呢喃着。设计草图终于完工了,这一件应该是她最满意的啦,应该说是让她自己都眼前一亮的设计了,于是马不停蹄,她开始了剪裁制作了,在挑选好布料后,她拿着剪刀,流畅的剪出了所需要的布料大型,然后经过10个小时的精心制作和修改后,衣服终于完整的呈现在她的面前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成功的做出了自己想要的了,不管是否被大家所喜欢,她已经满足了,因为这就是她独一无二的设计。收拾完东西,她拿着衣服和定稿离开了剪裁室,而此时天早已黑了,而她一天都没吃饭了,准备叫上丁小芙一块到她家,煮饭,来庆祝她终于完工了。于是拨了电话,约好了在家中见面了。

    回到家里,温易灵惊讶的发现门竟然打开了,不对啊,好像自从她成为了奚梦辉的女朋友后,她只留了一把备用钥匙在奚梦辉那呢,因为之前奚梦辉经常来,但是最近他很少用过那偶被吓把钥匙,所以看到门打开的这一幕,温易灵确实有被吓到了。

    当她小心翼翼的溜进家中时,她发现竟然是奚梦辉正坐在她的家中,她只看到他的背影,于是很开心的叫了句:“奚梦辉是你哦,哈哈,我还以为是谁呢,告诉你个好消息吧。”

    还没等的及她说完,温易灵已经看到了奚梦辉愤怒的脸庞了,似乎交杂着更加复杂的感情,让人猜不透,但是此刻的温易灵隐隐约约已经感觉到了某种不对的感觉了,但是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凑近奚梦辉然后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啦,难道是比赛的事不顺利吗?”

    而这时温易灵向沙发的茶几上瞟了一眼,她看到一封已经被拆开的信,隐约看出似乎是用中文写的,正当她伸手欲将信拿过来看时,奚梦辉用冷漠又夹杂着些许愤怒的语气说到:“你有没有什么要向我坦白的事吗?温易灵。”

    温易灵听着他竟然直呼她的名字,非常惊讶的看着奚梦辉缓缓的担忧说到:“到底怎么啦?”

    奚梦辉冷笑着说到:“那你还是自己看看那封信吧!”

    ……

    温易灵惊讶之余,望向身旁的茶几,淡淡的扫了一眼后,她顿时愣住了,那个信封上竟然是汉字写着她母亲的名字和她的名字,可想而知内容会是什么了,此时此刻,那些自己曾经无比熟悉、无比亲近的汉字顿时竟变得如此的刺眼了。

    她颤抖着双手,慢慢的打开了信封,信里的第一句就是,“我亲爱的女儿,温易灵,妈妈今天不亲自打电话给你,却给你写了一封跨国书信,可想而知我想说的事,是很重要,也是很正式的,希望你不要介意妈妈的苦心了……”

    接下来,一切温易灵隐瞒的事情都在信里全部都已经提到了。

    就连毕业后,她要回国履行诺言的事情就说了,而且这件事似乎就是温妈妈这封信的目的,毕竟已经4年了,她也已经长大了,而齐杨航似乎年龄已经不小了。

    虽然这个年轻人似乎并不着急,也没有任何怨言的对待温易灵,对温家更是好的没话说,但是要知道像这样一个要年轻有为,还长的一表人才,掌管一个那么大的企业,背后的财力也不容小嘘的的青年才俊,是有多少女人渴望得到的男人,所以真的是非常的抢手的。

    而最近还有新闻爆出留学归来刘氏企业的独生女高文翔对齐杨航,更是一见倾情,经常出入齐氏企业,更大胆的对外喊话,非齐杨航不嫁,这么一说,皇帝不急,太监急了,温妈妈可不想这么一个那么好的女婿就这样被别人抢走了,所以只得,寄了一封万里家书给她那糊里糊涂的女儿,催婚了。

    一切都了然了,温易灵已经明白了奚梦辉情绪的失控了,而她这时也呆住了,书信慢慢的从她的手里滑落了,一刻的寂静,温易灵眼底的涌出了如海水般涩的泪水,但是这一切似乎都错了,她忍住差点溢出眼眶的泪珠,看着奚梦辉那饱含着些许怒意,又夹杂着些许失望的眼睛,她哀求的说到:“对不起,奚梦辉,我骗了你。”然后她似乎有太多想对他说的话了。

    但是这一刻她发现其实这一切却都是她自己真正的情况,没有什么苦衷,而现在这一刻的发生只因为她太过软弱了,太过自私了,向奚梦辉隐瞒了一切。这一切都是自己亲手造成的。现在又能够找什么借口为这个连自己都讨厌的懦弱的温易灵开脱呢,又有什么资格乞求别人的原谅呢,所以这一刻她竟沉默不语了。

    “除了对不起,难道你没有什么解释吗?难道你真的会放弃我,而去和一个你不曾见过的陌生人结婚吗?就因为那个人拥有我可能一辈子都给不了你的财富吗?温易灵,你说话啊!”,终于奚梦辉彻底的被温易灵的沉默给引爆了,这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竟然可以在这件事上沉默了,难道就因为那该死的金钱!

    “不,奚梦辉,我,我,我知道我不该向你隐瞒这件事,但是请你相信我的真心,我一直恨着齐杨航,我是不会嫁给他的,我更不会放弃你的,我只是在这个漩涡里找不到一个可以逃走的出口,我的父母,我的家庭也需要我,在这个矛盾中我挣扎过无数遍,我不得已的……”

    温易灵终于说出了已经藏在心中许久的话了,这一刻她似乎终于可以向奚梦辉坦白了,她一直以来所想要做的事已经做了,但是却是以这种最伤人的方式说出了,这是有多么的可笑呢,温易灵悲哀的想着。

    “我以为你现在是我的,以后也会是我的,但是我似乎错了,你始终没有一刻真心的爱过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我是不是像个傻子一样,你始终是不会为了平凡的我而留在美国的,你的眼中,我看不到我们的未来,对不起,我这个可笑的傻子,我还是走吧!”,奚梦辉冷冷的苦笑的用嘲讽的语气说完了这些话。

    “真心爱过吗?”,温易灵在心里凄凉的对自己一遍一遍的反问着,似乎她竟然不能马上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她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是爱,还是只是对于奚梦辉无私奉献的感恩和同情呢,这一刻,她的内心充溢的是满满的的负罪感,自责,内疚,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如此之人呢,她是有如此的可恶呢,这还是那个曾经真诚善良的自己吗?

    这一刻,温易灵将头压的低低的,从口中虔诚的又一次说出了那三个字,“对不起!”

    终于,再也压抑不了了,奚梦辉竟然上前以强硬的姿势抱住紧了温易灵,然后非常的蛮横的吻上了温易灵的双唇,这一刻,没有爱,没有快乐,这个吻里,她感受到了奚梦辉的痛,他心中的恨,痛的似乎心全部绞在了一起,那疼痛的感觉如黑洞一样,没没有尽头。

    而这一切都在深深的刺痛着他们彼此。末了,奚梦辉停住了,慢慢的将身子抽离了,然后冷冷的失望的说到:“你不爱我,但是温易灵,今天我要你记住,记住这个耻辱的吻,有多痛我就有恨你!”这一刻,奚梦辉甩过温易灵的手,义无反顾的冲出了房间……

    房门被奚梦辉撞过的声音,一直环绕在她的脑海中,不肯散去,终于瘫坐在沙发上,她呜咽的哭了出来,这一次似乎不能挽回了,曾经的美好回忆,一切,都回不去了。她哭的似乎越来越无力与绝望了。

    而这时,丁小芙出现在了她家的门口,她惊讶的看着,似乎从未如此哭过的温易灵,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还有刚刚从温易灵家跑出来的奚梦辉又是怎么了,似乎从未看过他如此受伤的痛苦表情,一定是有发生了什么事。她走近到温易灵的身边,然后慢慢的蹲下身子,缓缓的抱住已经是泪人的温易灵,慢慢的扶住她的背,关切的问到:“温易灵,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哭的那么厉害呢?你别吓我啊!”

    温易灵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这个一直在她身边,对她没有一丝隔阂,没有一丝秘密的挚友,她突然觉得非常的愧疚非常的自责,自己竟然骗了那么信任她的朋友,哽咽的对她说着:“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