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不平凡的一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9本章字数:3402字

    温易灵沉默的将脸扭转到另一边,眼泪开始慢慢的溢出了眼眶,浸湿了雪白的枕头。

    ……

    2天后,金巧手大赛如期而至,竞争的气氛似乎在校园里也很浓,几乎人人都在期待今年的冠军,因为在开奖之前,所有的参赛选手的信息和作品都是保密的,这更加增添了些许神秘的色彩。

    自从出事了后,温易灵一直宅在家里休养,几乎很少回校,根本不记得还有这个日子,或许她也从未将它放在心上,或许她在逃避,逃避与奚梦辉有关的任何事情。

    而这一天注定是不平凡的。

    齐杨航自从那天起,就再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想她应该是开心的,这样也是最好的。这个死对头的出现只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自己的和婚约,可是她却有发现自己的心中竟开始有了一丝想要见到他的期待。她记起了,似乎这些年来,那个熟悉的背影,隔壁房子的主人,似乎一切都是那么巧合,为什么朱齐优能够这么碰巧住进那栋房子,还有上次那个陌生电话,一切一切似乎都在告诉她,对,那个人就是齐杨航,这4年来,他一直在她的身边,温易灵被自己的推测震惊住了,她该相信吗?此刻她的世界一片混乱。她好累,好累,累的似乎不能呼吸,像是脱离开的鱼,现在的自己不在是那个最初的自己,也许自己该是时候冷静冷静了,也许距离和时间是感情淡去最好的办法。她选择了离开,回到父母的身边。

    正当她准备开始收拾这个房子时,她看着这个房子里每一处似乎都充溢着她们的美好回忆,那些三个人的日子里,他们一起打闹,一起吃饭,一起看鬼片到半夜,那些景象又一幕幕的像是电影似的在眼前重现着,这一刻似乎空气中都是那些曾经的笑声,她开始不争气的红了眼圈,开始泪水似乎湿软眼眶,强忍着那一份不舍,她坐到沙发的中间位置,幻想着三人又再一次拥挤在沙发上,开心的谈着天,说着地……而如今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而这时又是一只干净白皙的手,伸向了她,递上了一片纸巾,她惊讶的抬起了头,原来是朱齐优,她竟然还以为是奚梦辉,温易灵可笑的想着自己。

    “擦擦眼泪吧,哭鼻子不好看,真的,那么多年了,爱哭的毛病还是没变呢!”朱齐优宠溺的看着这个一直不让他放心的女孩。

    “要你管呢,齐猪头,还有你怎么进来的?”温易灵似乎在硬撑着,但是朱齐优总是知道怎样让她恢复自己,总是能够逗她笑。

    “好,我可不爱管呢,哈哈,钥匙吗,我发现丁小芙这个丫头真的比你的脾气好很多呢。”朱齐优不正经的坏坏的笑道。

    “好啊,齐二少,不错啊,现在我身边的人都已经给俘获了。”温易灵终于恢复了能够调侃他的状态了。

    “其实嘛,过奖了,其实嘛,我也算是被我哥给俘获了,他昨天回国了,所以照顾你的任务不久落到了我这个花花大少身上了吗?”他看着温易灵多变表情的脸,幽幽的吐出了这些话。

    末了,温易灵听完后,顿了一顿,果然他还是回去了,也许他发现了自己并没有他所期待的那样好。也许这样很好,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温易灵在心底对自己说到,却始终抑制不住心中那酸酸的感觉。

    什么替他照顾她,那天医院里信誓旦旦给的承诺又算什么呢,温易灵的心里愤愤的想着。不知道什么开始,她已经慢慢掉落在那个漩涡里了。

    “对了,晚上有空吗,陪我出席个活动吧!”朱齐优坐在她身边,淡淡的说到。

    “不去,没空。”温易灵似乎彻底打击到了齐二少的脆弱心灵。

    “好你个温易灵,你说你好意思欺负一个异乡的胞友吗,再说我人生地不熟的,找个女伴容易吗?你就不能好好答应我吗?”齐二少又在施展他的“人格魅力”了啊。

    要知道温易灵对这家伙这招还真没有什么免疫力呢,“好,算了,我真担不上那么大的事,我去,行了吧!”

    “就知道,你是好人了,不枉我给你送温暖来了,哈哈,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说罢,他拿出他提了的盒子。然后说了句,“晚上8点,鄙人准时来恭候你的大驾。我先闪人了!”

    果然,这小子还是这样滑头的很呢。温易灵看着他走了,当然扣下了钥匙,她可不想整天被这货搞得鸡犬不宁呢。

    努力的收拾着房子,温易灵想了很多,她决定了,一定要找到奚梦辉,即使他不想见她,即使要面对的太沉重了,最后一次她要和奚梦辉告别了,也许这一次会是永别了。她收好了东西,打了电话给导师,说明了自己的决定,不留在这里了,同时感谢了导师,给了她那么多的帮助,导师虽然一直建议她留校或在美国发展,但是她都婉言拒绝了,也许这时的她、又明白了许多了,有些时候人不仅只为自己而活,你还有自己的亲人,他们都和你一样需要你,有时候学会妥协也没有什么不好。

    心情豁然开朗的她,会心的一笑,环视着房间的一切,快乐的说着:“对不起,奚梦辉,再见,奚梦辉,再见,青春,再见,美国!”

    ……

    晚上八点,门铃响起了,温易灵穿着一袭白色的斜肩小礼服,斜肩上的亮片边带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散开,额头侧边别上一个精致小巧的水钻夹,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精致的妆容,而小巧的玻璃高跟,还有那价值不菲的项链,将她的气质衬托的更加淡雅,这一刻,温易灵美到极致了,连门外的朱齐优都发出了赞叹,“果然人要靠衣装呢,你这个破丫头捯饬几下,还真的不错呦,今天才明白我哥没看走眼了,哈哈!”

    “朱齐优,我看你好像不用我陪你去了啊!”必须得给这小子点苦头吃吃,不然他在她面前都快无法无天了,什么他哥的,整天除了他哥,他还能说点别的好听的吗,温易灵暗地里抱怨着。

    “好,姑奶奶,今儿我乖乖听你的,行不?”,他就知道这丫头,调侃他的功力未减呢,还是不要得罪未来大嫂比较好,更何况那个冷血的大哥离开前,还下了一切以温易灵为中心的命令,所以还是乖乖就范好了。

    “早这样就多好啊!”,温易灵看着无奈的朱齐优,得瑟的笑了笑,齐二少报以苦笑,然后极其绅士的为她打开了车门,“请吧,小姐。”,朱齐优打趣的说到。

    去目的地的路上,温易灵看了看窗外,然后又看了看朱齐优,顿了顿,温柔而又真诚的说到,“诶,上次,救我的事,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和丁小芙,今天我恐怕就不能和你坐在这里斗嘴了。”

    朱齐优听完后,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突然笑了一笑,说到,“说实话,我可是很享受你那么真诚的感谢,但是你好像高估我的能力了,温易灵,其实吧,救你的人是我哥,我刚刚来这边,根本没有太多人脉,更别提追踪你的手机信号了,要知道你失踪的时间根本不能立案,所以不可能借助警方的力量,可是我哥一个人搞定了所有事,比我们和警察更早到达现场,然后救出了你,可是他也因此旧伤复发了,迫于我妈要求,他只能提前回国了,而这一切,我告诉你并不是为了要让你接受我哥,我只是觉得你有知道真相的权利,你有选择的权利。”

    “谢谢你,告诉我真相,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我真的很开心,你这么做了。”温易灵看着朱齐优,感激的说着。

    “没事,你快乐,所以我也快乐了,知道吗,丫头。”朱齐优努力的让自己说的不要那么矫情,看着她一点一点的成长,就像自己有一个妹妹似的,偶尔斗嘴,偶尔大笑,永远为她操心,却从来不会责怪她的任性。

    “嗯。”两人相视而笑,这一刻她们都明白了那份如亲人的感情。

    ……

    片刻后,到达会场,人声鼎沸,似乎非常的热闹呢,甚至还有蜂拥的一大群记者,还有许多设计界的名流,全部盛装打扮着,可见这绝对不是朱齐优所说的什么普通的party。

    温易灵看着身后,浅笑的嘴角掺和着令人揣摩不透的邪气,鬼魅的气息从他身上赫然弥散开来,几乎占据了所有人的视线,在他身遭,似乎包围了一层淡淡的银雾,完美得,让人错觉这是今生仅一次的幻觉…笔挺的西装,精致的领结,如希腊之神的轮廓,这个朱齐优在任何场合总是能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并为之倾倒,可是她温易灵不吃这一套,鄙视的看着他说:“好你个齐二少,这是你那什么普通party吗?我可是有带着眼睛跟你来的哈。”

    “笨蛋,看看你手上的请帖吧!”朱齐优指着他刚刚递给她的请柬。

    “什么,你竟然把我带到了金巧手大赛的冠军之夜了,我说,我都给忘了这回事了,可是大哥,多谢你的好意了,我正好对这个不感冒呢,我先走了!”看完请柬的内容,温易灵才知道知道自己被这小子耍了,而且自己却是不喜欢这里的气氛,于是准备离开了。

    就在她转身之际,朱齐优拉出了她的手,淡定而从容的说到:“都已经来了,还有什么走的道理呢?而且据本人所知,奚梦辉可是今晚冠军的热门人选呢?你不是想找他吗?今天正是个很好的机会呢?还有知道吗,我可是很抢手的,所以你不觉得很可惜吗?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