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正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1本章字数:3372字

    温易灵打听到了,整个大楼都是齐氏的产业,只不过公司总裁的办公室是在最顶层。门口的保安看着温易灵穿的寒酸,很不愿意让整个小丫头片子进去。温易灵倒是聪明,避开了门口保安,前台接待的小姐。混了进去,温易灵总是有一种红军不怕远征难的感觉,历经重重险阻硬着头皮也要往上上。

    温易灵九曲十八弯的才找到电梯上了最顶楼24楼。出了电梯门她就有些慌了,富丽堂皇,水晶的吊灯,这屋子里每一个人穿的华贵极了,只有温易灵一个人是那样的不协调,只穿着白衬衫。

    刚踏出门口,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孩迎上前问着温易灵话。“小姐,请问您找谁?”温易灵还没有准备好自己的开场白,突然有个女孩上来问自己,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我……找你们齐总”温易灵还算是没有慌了神,知道自己来事干什么的。强作镇静,这个女孩子柔柔的问道:“请问,您有没有预约呢?”预约?温易灵不明白了,什么叫预?“什么?预约什么?”

    女孩仍旧是很有耐心的为温易灵解释这,“就是见我们齐总,是要提前预约的。”温易灵恍然大悟,“没,没有。”女孩子回答,“那不好意思的了,小姐,你不可以去见齐总。齐总在开会。”

    温易灵突然觉得这个贫富差距有些大了吧,她从小到大没听说过见人也要提前吱声的。“对不起。”女孩子告诉完温易灵就忙活自己的工作去了,这里的人每一分钟都是价值上万的,手停了就表示没有钱赚了。女孩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没有再管温易灵。

    温易灵壮着单子,朝着最里面的屋子走了进去,站在木门前的温易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哐啷”使劲踹开了门!说实话,温易灵都被自己的踹门声音吓了一跳。

    屋子里一片的安静。温易灵进屋后都是低着头,不敢把头抬起来。生怕屋里的有一群人等着群殴她。

    时间滴答滴答过着,温易灵仿佛能听见这个屋子里的钟表指针声。“你是谁!没有人告诉过你,进门要敲门吗?”这个声音之后,温易灵满脑子都是他的声音在回荡。温易灵在药膳店阅人无数,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好听的声音。她心里不禁激荡起涟漪。

    温易灵慢慢的抬起头,原来这个屋子就只有一个男子,刚才同她说话的男子。西装革履,黑色的头发,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温易灵本以为会是一个大叔,看来却是个正太。

    “你……你就是齐总?”

    “你连你来找谁都没有搞清楚吗?”男子一边低头看文件,一边同温易灵说话。温易灵其实很讨厌这样的人,不尊重对方。说话从来不看对方眼睛。

    “喂,你就不能看着我,抬起头和我说话吗。”

    “我不会跟一个没有礼貌的人讲什么是礼貌。”男子在纸上沙沙的写着字。温易灵十分的窘迫,双手玩着衣角,看得出她很是紧丁。“我,我是来找齐杨航的。”“说吧,你要找的人就是我。”就是我这三个字在这个屋子里回荡。温易灵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就是这家公司的总裁,年少有为,这些字眼用在他的身上一点都不为过。温易灵也是这样的年纪,她却在自己家的店里面帮忙,而他,却已经是一家公司的总裁。

    “你……你一定要收淮海路上的房子吗?那是我和我外公落脚的地方,搬我们祖孙俩就得死。”温易灵用着哭腔回话,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该什么时候装可怜。

    齐杨航没有头抬头,“人挪活,树挪死!我还真没听说过人搬家还会死的。何况我们公司相信已经给你们开出了一个很诱人的价钱,你们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呢?你出去吧,我一会儿还有事情。”

    齐杨航下了逐客令,温易灵再厚的脸皮也不会呆在那里了。温易灵只好转身灰溜溜的走了。这个时候,“请你把门关上”这个磁性的声音连命令人都是那样温柔如水的。温易灵离开齐杨航的办公室,只觉得自己是惨败而归。

    刚走到楼下,温易灵仰望天空在想,来的时候气势汹汹,要后所的词儿早就在心里默念八百遍了,怎么到了就说不出话了呢,真是废物呀。就在温易灵生自己气的时候,一辆卡宴停在了温易灵的面前。温易灵只在杂志上看过卡宴的图片,从没见过真车,车里人摇下车窗,里面的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梳着个背头,华贵的气质,手上戴着名牌手表,这又是一个有钱人把。今天温易灵是怎么了,到处都能遇上有钱人。

    “是温小姐吧。你好,我有办法保住你的店子,请上车,我们谈谈合作。”温易灵还在奇怪,眼前的男人怎么知道她的难处。温易灵跟着了魔一样,本不该上这一辆卡宴,就这样一步一步的上了车。

    这个男人的年龄可以做她的父亲了,一个与齐杨航一样成功的男人。“你好,温小姐。我叫高文翔,是高氏集团的总裁,是齐杨航未来的岳父!”高文翔伸出手跟温易灵握手,这倒把温易灵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可是跟齐杨航形成了很大的对比,温易灵不好意思的与高文翔握了握手。

    “其实我是齐杨航生意上的死对头。这次想找你帮个忙。请恕我冒昧。”温易灵这就有些搞不明白了,眼前这个叫高文翔的人既然是齐杨航的岳父,怎么还是死对头呢。真是上流社会的关系太复杂。

    “那先生,你找我能帮什么忙?我就是个穷丫头。”

    “你可以的。温小姐。刚才你在齐杨航办公室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叫温易灵,家里只有你和外公两个人。你和你的外公两个人经营着一家药膳店,但店面马上就要被齐杨航的地产公司收购了。无奈之下,你只能来找齐杨航。”高文翔将温易灵的家里家外说个清楚,她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高兴的是她可能从这件事情上看到她与外公的店面可以保得住,不开心的是高文翔这样做有点不尊重温易灵了吧。

    “您既然都清楚了,想干什么您就直说了吧。咱们别拐弯抹角的了。”温易灵开门见山,倒也是个爽快的姑娘。

    “好,温小姐痛快,我也就只说了!我想让你替我的女儿温易谣嫁给齐杨航,条件就是我会给你和你外公选一个闹市区的店面,而且会送给你外公一栋房子。”高文翔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这无疑是对温易灵一个巨大的诱惑!可是,她怎么能做别人的代嫁新娘!这可是婚姻大事,未免有些荒高吧。

    “高先生,我承认,你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但,但我是个黄花闺女,我怎么可能代替你的女儿会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温小姐,我知道有些高突!可我真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因为你长的太像我的女儿了。我可真的为这件事情费了很大的心思。我的女儿和齐杨航有婚约在身,但她现在为了逃婚,连个影子都不见了。我们和齐家有协议,谁要是悔婚,就要赔偿一个亿!”

    温易灵听到赔偿的数字倒吸了口凉气,一个亿!温易灵从来不敢想这个数字,对她来说那就是个天文数字!

    “一个亿?!”“对,温小姐。这是我家的住址!”高文翔递给了温易灵一丁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温小姐,请你今晚到我家吃个晚饭,见见我的夫人,咱们具体再商量商量。”

    温易灵又好几秒大脑是空白的,这是一个赤果果的诱惑,一个不舍得让人拒绝的诱惑。他只能跟高文翔说,“高先生,请允许我回家再考虑考虑,这个对我来说是天大的事情。”

    “这个当然,但我十分期望晚上我可以看到你。”温易灵下了卡宴,骑上她的自行车准备赶回她的药膳店。一路上,看着路边的风景,她心里在想着,这或许是个机会!很大的机会!我可以为了她的外公拼一把试试,说不定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她回到药膳店的时候,看见她的外公齐招呼客人,可真情却不是那么开心。温易灵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进了屋子,“外公,我回来了!”温辙看见温易灵这么开心,就问,“事情解决了吗?”

    温易灵一边帮着温辙干着手中的活,说,“当然啦,外公,我答应过你的嘛。咱们还是要搬,但是要搬到闹市区去,更大的店面。温辙听到这话,开心的不得了,放下手中的碗筷,兴奋极了,”易灵,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没有再骗外公吧!”

    “外公,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当然是真的,我已经给地产商交涉好了。你就放心吧,而且会给咱们家一套房子那。”

    温辙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外孙女有这样通天的本事,问了好几遍再肯相信。温易灵却说交换条件就是她要去外地出差,帮着这家房地产商办些事情,有一段的时间不能在店里照看着了,要温辙多费心了。

    温辙自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只是叮嘱温易灵一切都要小心,自己注意些了,温易灵自然叫外公放心,她看了看表,离晚上的时间还很近,她也该是时候准备准备晚上的饭局了,起码要让高文翔夫妇觉得她对这件事情很有诚意。

    齐杨航在温易灵离开后,一直在办公室窝着处理文件,秘书季阳几次来告诉齐杨航要下班了,他都是无动于衷的。这个秘书季阳跟了齐杨航有七年了,可以说是一起战斗的伙伴,看着这个企业何国一点一点的起来,而季阳对齐杨航不离不弃,却只求一个秘书的职位。不用说,这个季阳是喜欢齐杨航的,不然哪个女人会为了一个男人付出青春与精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