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绑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8本章字数:3415字

    由于手被绳子限制了,报不了警,温易灵只能在这个危机的时刻,试图按下那个储存着奚梦辉号码的快捷键。第一次显示无人接听,第二次显示用户正忙,第三次竟然是“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温易灵此刻竟然也开始慌张了,因为每一次的遇险,在她身边保护她的人,那个奚梦辉不在了,安全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终了,她害怕了,而此时仓库的大门已经被推开了,些许刺眼的阳光照射进了这个阴暗的房间,温易灵眯了一下眼睛,当她试图睁开眼睛时,才发现双眼已经被布给遮挡了,而此时一个非常高傲似乎不可一世的女声响了起来,“她就是那个女人嘛?”

    “是的,小姐。”是那个在学校里绑架她的男子,温易灵听出了声音。

    “把她眼睛上的布条给我取了,我要看看她到底长的怎样,竟如此的嚣张。”那个女人似乎是绑她的主谋,温易灵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再美国的4年里,她似乎也没有得罪过什么贵妇,更别提是个中国贵妇了。

    “好的,小姐!”那个男子很快就将温易灵眼睛上的布条取下了。

    顿时眼前一亮,让温易灵眼睛略感不适,但是揉完眼睛后,她打量了一下那个女人,同时那个陌生女人也正打量着她,由于房间内的光线较弱,还有这个盛气凌人的女人戴着一副墨镜,是的温易灵根本不能看清她的脸,更别说知道是谁了,但是温易灵记住了她给人的那种紧迫感和骄傲的感觉。身着似乎非常精致讲究的裙子,鞋子看起来似乎也很高端,高挑的身材,十足的御姐范,学服装设计的温易灵竟然可以从她的着装推断出这个人的性格,虽然戴着大大的墨镜,似乎遮住了脸,但是温易灵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由内而外散发的那种强势的气息,似乎一切都是在她的掌控当中。

    而这个女人打量着些许憔悴的温易灵,然后鄙夷的说到,“难道这就是他所爱的女人嘛,也没看出什么特别,和那些只会楚楚可怜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差别吗?哈哈,我的对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现在求我吧,也许我会考虑放了我你,留你一条命。”

    “喂,你说什么呢,你是谁呀?为什么要绑架我?还有,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狂妄自大的女人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请不要随意的评价别人,快把我放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不是你们这些权贵一手遮天的世界了,不想被告坐牢的话,现在,马上,立刻放了我!”温易灵愤怒的盯着这个女人喊道。

    “贱人,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处境,你说这番话,算不算找死呢,哈哈,还想抢我的东西,本来我只是想警告你不要回来中国,不要去找齐杨航,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留着你,恐怕只会给我自己找麻烦,现在你就等着上西天吧。”说罢,这个女人看着那个斯文败类的男人,示意了什么,然后笑着离开了。

    此时,温易灵心中意识到事情不妙,这个疯女人可能真的会灭了她的口,现在她被绑成个粽子一样,周遭也没有什么人,喊救命似乎没有什么用,怎么办呢?

    而此时那个男子正一步步的朝她走来,就在他正要蹲下身子时,天啊,她的手机竟然响起了那个该死的铃声,被他发现了手机,但是却打乱了这个男人的节奏,是件好事,要知道他可是准备灭了她的口呀,这个男人从温易灵背后拿走了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丁小芙的,他按下了拒接键后,将手机扔在一边,将温易灵很快的拉起了,然后慢慢的说到:“不要怪小姐,是爱你的人害了你,你只是命不好而已,放心我会让你走的很安详的。”

    这下说的温易灵时一头雾水,什么爱她的人,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到底得罪了谁,奚梦辉到底在哪啊,还有远在中国的齐杨航又怎么掺和进来了,不会真的这样不明不白的就死了吧,苍天啊,我还很年轻呢,温易灵在心里恐惧的想着。

    “喂,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不会杀了我的,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我做了什么事啊,不然放了我,我给你更多的报酬吧。”温易灵哀求着眼前这个她觉得还有着些许善意的男人。

    但是突然间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口鼻,奇怪的香味,然后全身无力的又晕了过去。而此时地上的手机已经响了许多遍了。而她却不能做任何的反抗。

    ……

    过了很久很久,当温易灵睁开双眼后,强烈的光线有些刺激到了她的眼睛,但她努力的看着周遭,自己竟然睡在医院的病床上,在旁边闭目养身就是在打瞌睡的人竟然是男的,竟然还是个长的让人怦然心动的帅哥,可是这个人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呢,突然脑筋一转,温易灵想到了,这不就是那个她恨的牙痒痒的齐杨航啊,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医院呢,就在此时房门打开了,丁小芙,还有朱齐优也来了,他也醒了,丁小芙放下手上的食物然后走进温易灵,关切的说到,“怎么样,现在感觉还好吗,有什么地方痛吗?你知道吗,你真的快把我吓死了,电话没说完,就只听见你尖叫了,就没了,然后在打你电话没人接,还关机了,我就猜你出出事了。”

    还没等丁小芙说完,朱齐优就开口了,“幸好,你的朋友很靠谱,马上通知了我们,后来我们追踪了你的手机信号,然后在一个旧仓库找到你,知道吗,那个绑架你的人正准备给你注射安乐死的禁用药,所以说温易灵你丫头,命很大呢,哈哈。

    温易灵疑惑的听着这两个人说的一切,可是她都没有印象,记忆停留在最后她像那个斯文男子问得问题哪里,然后她就晕了,不过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她平安回来了,至于细节太恐怖就算了。可是温易灵突然想到,“那么那个绑架我的人抓住了没?”

    “没有,那个男人恨狡猾,他在听见来人声音后就跑了,还没来得及注视药品。”齐杨航压抑住心中对温易灵的担忧还有欣喜,镇定的而又理性的对温易灵说出了自己的分析推断。

    “不,还有一个人,一个中国女人,但是,那么,你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难道你有那么急切要把我从这里带回中国做你的傀儡吗?齐杨航。”温易灵清楚记的那份家信所给她带来的伤害,而她竟然也把这个错误误解成了是齐杨航的意思。

    “对不起,温易灵,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但是现在我告诉你,我从未把你当作过傀儡,未来也不会是的。而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温易灵。”齐杨航一字一句说的非常坚定,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感情似乎让温易灵开始慢慢的信任这个男人。在场的人更是似乎都呆住了,看着温易灵,等待着她的回答。

    也许是从未见过这样认真的齐杨航,温易灵似乎惊讶的说不出话了,沉默似乎了许久,终于有人打破了这微妙的尴尬气氛。

    “啊,对了,温易灵你还记的些关于绑匪的东西吗?知道是谁吗?怎么会遇到这些人呢?”丁小芙马上又急切的问到。

    似乎还沉浸在齐杨航所给她的震撼中,但是很快的抑制住了自己这种愚蠢的想法,温易灵冷漠的看着齐杨航,咄咄逼人的说着,“他有奚梦辉的消息,我只是想见见他,可是,不过我隐约记得那个绑匪提到你齐杨航的名字,可是我没有听到具体的内容,而这些你齐杨航又怎么解释呢?”

    “我会调查清楚这一切的,丫头,你要做的不是充当什么大侦探,而是给我在这里好好休息。”如此宠溺而温柔的话语让冷漠的温易灵似乎开始升温了,而此时齐杨航竟然将她硬生生的推回了病床上,竟然无比温柔的替她掖好了被子,这个男人究竟是要干嘛呢,温易灵被他如此宠溺的亲密举动而惊讶的顿住了,这还是她的那个大对头吗?他难道是特地为了她而来了美国吗?纠结的想法在脑中,浑浑噩噩着,她开始分辨不清对他的情感是憎恨还是心动了。

    包揽一切的一句话将大家的担心消除了。好一个齐杨航,果然气势不凡,丁小芙打量着这个与温易灵纠缠20多年的男人。可是奚梦辉现在在哪呢,电话一直都打不通。看着这两个人。丁小芙开始担心起自己替温易灵做的决定了,可是一切都不能重来了,就让老天来评判吧。

    就这样偌大的病房只留下了丁小芙一个人,被安排在这照顾温易灵,齐家两兄弟已经离开了。更准确的说是齐杨航要去着手这件案子,而朱齐优迫于淫威而不得不自己自愿乖乖的一起走了。

    温易灵看着丁小芙笑了笑,说到,“你说我是不是很傻,死对头就在眼前,却没胆和他说明白,冲他乱喊一通,我是个懦夫,对吧?”

    “呵呵,你确定,你是想这样嘛,不要欺骗自己的心,温易灵听从你自己的心,还有不用责怪自己,知道不?”丁小芙冲温易灵微微一笑,看着她苍白的脸庞,心中不免有了一丝伤感。

    “没事啦,我可是无敌的温易灵呢,”她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对了,你有了奚梦辉的消息吗?我有点担心他。”

    “温易灵,你说你是不是傻啊,你为什么对每个人都那么好,可是有时候你的好其实是在慢慢的伤害别人,而最终那个最受伤的人却终究是你自己,有些话,我必须说,无论你是否相信,其实我昨天就见到了奚梦辉了,他很好,好的可以把你忘了,他找到了能为她的未来铺路的那个人了,而只有你这个傻子还在这苦苦的等着他,担心着他。”丁小芙无奈的说出了她昨天在时尚party上的所见所闻,她只是想让温易灵看清楚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