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遗照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3本章字数:2058字

    啊!!!!!!

    我双手乱抓,一个直挺挺的坐起,顿时眼睛一疼,微微睁开,外面已经大亮,和煦的阳光射入了房间内,那只缺了个口的破碗就在身旁。

    喵!小黑紧张的窝在墙角,一双玛瑙石般的眼睛看着我。

    我昨天在这里昏过去了?难道都是梦吗?还是........我倏然起身,照片,另外一间房。

    我冲向过道,这时候才发现过道其实是封死了,这里只联通了一间房。另一间房为何要封死?我又冲向了阳台,旁边的房间赫然在目,紧缩的窗户内拉着一层厚厚的帘子,我仔细看了看,通过旁边的平台,可以过去。而且我发现了窗台上有一处墙角剥落了,难道那只猫是从这里进入了另一间屋子吗?顿时心中莫名的一惊。

    静下心神,我调整了呼吸,站上了阳台的护栏,尝试着跨到旁边的平台上,手紧紧的抓住从屋顶平台上通下来的排水管,身子跟着慢慢的移过去,然后伸出脚尖,正当我碰到平台时,排水管咯吱一声响,竟然朝墙壁外倒下。我心中当时那个慌啊!,眼往下不经意的瞄了一眼,......丫的是五楼啊,死人的。脑中莫名又想到了我还是处男一个,没有享受过那种滋味,晕啊,“老子不想死!”我吼了一句,在排水管倒下的那一刻,我跳了过去。

    双脚站在坚实的平台上,我那狂跳不止的心才稍稍缓过了劲,背上已经凉丝丝的,都湿透了。抬头朝前看,旁边房间的窗台就在眼前,抬起一脚踢碎玻璃,我从窗框中翻身钻了进去,这也是我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庆幸自己长的矮小的时刻。

    进入乌黑的房间,我发现这里布置很整齐,一张画着童话故事人物的小床,灯饰也是热播的卡通人物形象,小小的一张台子上放着一面小镜子,发梳,发夹,头箍,女孩子用的各种小饰品,这里都有,循着墙壁我继续往上看,忽然我全身一冷,整个人都呆住了,我看见了那张照片,昨晚小姑娘说的照片,那是一张遗照。

    从惊愕中我慢慢的缓过神来,脱下鞋,站在床上,我实在不敢亵渎还住在这里的已经死去的小女孩。我抬起双脚把遗像揭了下来。

    喵!!!

    “啊!!!!!”

    “靠,别叫了了,老子要被你吓成鬼啦。”我冲着小黑怒吼着,同时庆幸刚才没把遗像扔出去。擦了把汗,我从床上下来。

    看着有点慎得慌的相片,我轻轻的把相框去除,拿出了里面的照片,微微的有点颤抖的手,把照片翻了过来。上面有一行小子,很秀气,但也很稚气,想不出是谁写的,只感觉是个年龄不大的女性,这行小子是一处地址,XX街道XX号XXX室。

    “这个地方我认识,就是附近新建造的小区,”我把照片小心的揣进自己的衣服内,一个新的问道来了,“我晕啊,我怎么出去啊。”

    我自言自语着,开始着急了,那处门口早已高强竖立给封死了。不过当我拉开北窗的帘子时,我知道自己该如何出去了。外面有一个水杉树,很靠近房间,粗大的树枝根本没人修剪,早已戳到了窗户上,通过树下去。

    我回头开始寻找那只该死的黑猫,这货可是有二次差点把我吓死啊,心中怒骂不止,实在是不想带这么个霉运货回家,可是小女孩貌似还在这屋子内,......

    “呃......既然答应人家了就帮忙帮到底。”我用着非常别扭的理由说服了我自己,自己我的心中不停的在骂娘,我靠,人家养猫都是黄色白色,再不济也是个花色,老子养猫养个黑色,这尼玛不是坑我吗,老子以后天天头顶晦气过日子啊。奶奶的,要不是怕鬼,...老子那是打死都不养这只猫,打不死那更加不养。说白了,老子就是怕鬼,怕的要死。

    喵!!小黑的声音忽然在镜子前响起,“姑奶奶你去那里干嘛啊,来,来...和我一起回家,我天天给你买鱼吃。”其实真心话是:去你的,老子带你回家后,自己去捕食,我可是连片鱼鳞都不会给你买。肚子实在饿的不行,我也会考虑把你当晚餐的。

    小黑大概知道我脑中的龌蹉想法吧,竟然拱起腰,把尾巴弯起,口中咕噜噜的吼了起来,我清楚的看到了它的小脚上伸出利爪。

    还没带回家就成冤家了,果然黑猫养不得,反正拿到家往屋外一丢,管养不管饭,让它自生自灭。在福利院的时候,和小伙伴门玩过如何逗野猫,也知道怎么样抓猫才是安全的,我上前一步,不理会小黑咕噜噜的如同老虎般的低吼,一把抓住了他头颈处,立马这只该死的猫安静了。

    呵呵,老子当年也是半个猫王啊,整个福利院的野猫看到老子那都是躲着走。你看这不被我制服了。

    一手抓着猫,怀中揣着遗照,我站在窗台上,战战兢兢非常缓慢的爬向了那颗水杉。

    这......一只手不方便啊。我自以为聪明的把小黑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然后二只手抓着粗大的树枝,爬向了水杉的主杆,这里也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庆幸自己矮小的身材的时刻,请大家都一一记下来吧,我保证绝对不多。

    喵!!

    “啊!!!”

    小黑大概是因为身处高空吧,急急的叫唤起来,可是老子也在高空啊,这时候别叫啊,一叫我慌了神,然后听到一声咔嚓,我的直觉告诉我,树枝断了,我晕啊,还猫还没开始养,老子就这样霉运了,那以后还了的,当然前题是我摔不死。

    其实那时候还不是最为糟糕的时刻,因为我还有一张英俊无比的脸,可是再接下来的一刻,我脸上忽然一疼,然后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窜了出去,抱住了水杉。

    被这突然起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的我,发现我的身体在往下坠,然后稀里哗啦的树枝断裂的响声,在那一刻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双眼神。

    我靠,那只黑猫再用看傻瓜式的眼神看着我。老子发誓一定要煮了这只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