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鬼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3本章字数:2146字

    一手抱着猫,一手捂着脸,我破相了,被这一只黑色的猫给夺去了英俊秀气的面容。当时我的心中不停的怒吼着,老子还没嗨皮过啊,这让老子以后怎么谈女朋友啊。

    为了保住这张英俊的脸,我去了附近的卫生院做了简单的处理,因为猫爪有脏东西,抓破的地方会流下疤痕,如果及时处理,以后的痕迹会很淡的,这也是养猫人家会给猫剪去爪子的原因吧。

    脸上顶着一张大大的纱布,我心痛的出了卫生院,手里紧紧的捏着一张五元的毛票,心中发出怒吼,老子的五百元啊,好多箱方便面啊,现在就剩下五元了,这医生穿白衣服的,怎的我感觉那么黑啊,擦点药水,然后脸上贴块布就收走我百分之九十的财产,早知道这样自己买三张邦迪贴上算了,欲哭无泪啊!!

    其实这些我都还能忍耐,毕竟钱去了,以后还能再赚回来,可是留下这畜生签名就不好了,一路走出卫生院大门,一声催命般的叫声响起。

    喵!!

    靠,这只霉运猫还没走啊,想把它一脚踢开,可是忽然间意识到它原先的主人还在我的怀里,说的明白点就是小姑娘的灵魂还在我怀里的那张照片上,.....看着那只黑猫,我气的牙痒痒,不过人家有靠山,老子得罪不起啊,无奈还得抱着它去那处小区,完成它主人的遗愿,哦不,是鬼愿。

    那处小区很近,过了几条马路就到了,也很快的找到了那户人家。

    我站在一扇崭新的防盗门前,有种不是滋味,这户人家看样子好像刚刚装修好,能买房装修,却顾不得亲人的一张照片吗?

    轻轻的敲了下门,我的心很沉重。

    “来了,”门内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同时伴随着小孩的啼哭声,在那一刹那间我突然怀疑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门微微的打开了,一个年轻女子探出头来,警觉的看着我,“你是干什么的?”

    “我....我来送一件东西。”遗照这个词我说不出口,从怀中拿出了那张照片,忽然面前的女子脸色煞白,大喊了一声,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

    “等一下,你们开开门。”我奋力的敲着门,同时发现了在墙上的门铃按钮,在连续按了七八次后,门再次被打开了,这次出来的是个男人,中年男人。

    “把照片给我吧。”男子朝我伸出了手,他的面容很像照片上的女孩,是她的父亲吗?

    我没说话,把照片给他了。

    “谢谢你,这是我疏忽了,我其实一直在找这张照片,我会把她和她的母亲的照片放一起。”男子的眼睛有点湿润。

    “刚才那位阿姨就是她母亲吗?”我不相信母亲会害怕自己女儿的遗照。

    “不是,”男子显然不愿意多说。转身就进去了,对着照片呢喃了一句,“昨晚梦里你说要回家,想不到今天就回来了。”

    门关上了,站在外面我的心很沉。呆立了一会,在喵的一声中,我才把思绪拉回了现实。

    抱起小黑,我离开了。

    郁闷的回到自己的小屋内,在路上我花了四块钱买了二包方便面,再花了一块买了根火腿肠,泡了方便面,拆了火腿肠,正当我要塞嘴里的时候。

    喵!!的一声又响了。

    我心中一跳,这黑猫吓了我好几次了,我都快成条件反射了。紧紧的抓着刚才因为惊吓而差点扔出去的火腿肠,对着它二只大眼睛,“老子自己肚子饿,你要吃饭,自己出去逮老鼠吃去。”

    喵!!

    小黑好像不肯放弃,二只黑黑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忽然间我感到背上升起了一股凉意,怎么有点诡异啊。

    喵!!

    “丫的,别叫了,老子输给你了。”我把手里的火腿肠都给了它,自己躲在角落里流着泪吃着方便面,二天时间就吃了二包方便面,我这是要做活神仙的节奏啊,而且更加气人的是我的五百元啊,全没了,看着吃完火腿肠舒服的舔着身子的黑猫,我顿时想要嚎啕大哭。

    也许因为太累的缘故吧,我扑到床上就呼呼的大睡起来,并且做了一个后来改变我一生的梦。

    “小芳,你别走。”我一阵小跑追上了我那背身美女的初恋。

    “什么事啊?”小芳转过她那和背影反差巨大的脸,扣着鼻屎看着我。

    “呃.....”我尽量忽略掉她那不文雅的动作,“小芳你去干嘛?”

    “去上坟啊?”小芳把手中的鼻屎弹了出去,轻松的说道,完全没有要上坟去的沉重心情。

    喵!这时候,小芳的脚边走来了一只猫,黑猫!!

    “小黑!!”我大叫了一声,这猫一出现,老子的霉运就来啊,忽然间我的心提了起来,谁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事情。

    “哇,好漂亮的猫,是你的吗?”小芳竟然很喜欢这只黑猫,把它亲切的抱了起来,我有点看不懂了,眼前的一幕丑女抱黑猫图,让我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做物以群分。

    “这不是我的猫,我才没有这么难看的猫。”我极力憋清与这只黑猫的关系,同时我奇怪的发现小黑用一中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我,难道是伤心我不承认是它的主人?“呃...我喂过这只猫。”我故意避开了小黑目光。

    “刑天,我们一起去上坟吧,”小芳一手抱着想跳出去的小黑,一手拉着我就往前走,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只手刚刚挖过鼻屎。

    跟在小芳后面走着,我尽量不超前,这个大家都懂得,“小芳你上谁的坟啊,你不是路边的弃婴吗?从小就进了福利院。”

    “呵呵,是你师傅的坟啊。”小芳回眸对我一笑。

    “呃....”我瞬间石化了,呆立了一会,“你....你不应该认识我师傅啊?”

    “以前不认识,后来认识了啊。”小芳转过了她那让人难以直视的脸。

    “后来认识的,”我越来越感觉蹊跷了,师傅死后我才进了福利院,她是怎么认识师傅的。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小芳忽然道:“我们到了,就在这里。”

    我拉回沉思中的思绪,看向小芳所指的地方,那里是一堆杂草,一个小小的土包耸起着,没有墓碑。这....这是我师傅的坟吗?我反复问着自己,师傅死后是邻村的乡亲帮忙火化的,骨灰龛记得放在了道观里,为什么会在这里有坟,我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