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重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3本章字数:2197字

    几天后,我乘上了去往Z省的火车,一路上的田园景色很美,在城市里烦躁的心此时也安定了下来,看了看时间,大概再过了几小时就能到福利院了,好久没有回去了,在城里混的那么差,真是没脸啊,不过响起了邱阿姨的恳求,这些许面子就不算什么了。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是秦川打来的,我连忙接起,“喂!秦警官有事吗?”

    “邢师傅,你那天让我们查鬼婴和怪人弟子的关系,现在结果出来了,他们是父子。”对面那头秦川显得很激动。

    “是吗。”对于这个结果,我早就猜到了八九分,“你们抓到那个怪人了吗?”

    “没有,不过这人那样奇特的身材只要还在这城市里活动,一定会有消息的。”

    “嗯,那么祝你们早点抓到真凶。”

    “感谢邢师傅的吉言,那么就再见了。”

    “嗯,再见。”挂上电话我心里有点沉重,把手伸进胸口的衣服里,摸了摸小黑,这列车上不能带动物,没办法我只有这样才能通过安检。

    小黑很通人性,这断时间一直很安静,没有出声。感觉有点迷糊,我趴在桌上沉沉的睡去了。

    几小时后,我终于踏上了久别的土地,拿着大包小包,我出了火车站,福利院就在镇上,离火车站不远,不过我没有直接去,既然是回福利院,那么自然得给孩子买点东西,去了一趟超市,各种零食买了一大推,然后才直奔福利院。

    不久我就来到了福利院的门口,这里还是老样子,门卫的老张头认得我,见我回来,连忙开门让我进去,同时给邱阿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回来了。

    不久后,一个矮小的年龄在五十开外的妇女微笑着从福利院的大院中走出来。

    “邱阿姨!!”我迎了上去。

    “哎呀!小天你变黑了,大城市里生活不容易吧。”邱阿姨很关切的望着我。

    “还行吧,我年轻吃点苦不算什么。”我不想多谈自己的生活,毕竟电话里吹了大话,可当面对着邱阿姨撒谎,我总觉得有点异样。

    邱阿姨没有多问什么,帮我拎着包袱一起进了院子。

    这里还是老样子,破旧的房舍里住着几十个孩子,我跟在邱阿姨身后,进了一间小屋。

    “小天啊!你回来的这几天就住这里吧。”邱阿姨帮我安顿起来。

    “好的。”放下背包,我那事先准备的礼物递上,“邱阿姨,没什么送你的,这件衣服你收下吧。”

    “哎呀!小天这怎么好意思那。”邱阿姨死活不肯收下,最后我说这是女士的衣服,我自己不能穿,你不收这衣服不是浪费了吗,听了这话邱阿姨才收了下来。

    接着我拿出了超市买的零食,让邱阿姨帮我分给孩子们。

    收拾停当后,我和邱阿姨沿着床沿坐下,我这才问起了福利院的事情。

    “邱阿姨,你电话里说,出事了,到底是什么事情?”我把身上的小黑给抱了出了,邱阿姨看到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皱紧了眉头,显得很苦恼。

    “这个得从那个孩子进来开始说。”

    “哦?是新来的孩子吗?”我把双腿盘到了床上,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

    “对,那个孩子十岁,父母在外打工发生了事故都去了,她的亲人都不愿意收养她,说是这孩子有邪气。”邱阿姨说着,眼神中都是怜悯之情,看来这孩子确实很可怜。

    “有邪气?怎么个邪法?”我有了兴趣,追问道。

    “她说她有个朋友,一直跟着她,那也是个孩子,可是我让她叫她的朋友出来,让我们都认识认识,那孩子就低头不语了。”

    “这孩子叫什么?”

    “叫浪花,是个小女孩,平时寡言少语的,和周围的孩子也玩不到一起去,一直一个人在角落里自言自语,我们去问她,你这是在和谁说话啊,她就说是和她一起来的朋友,可是那里是堵墙,什么都没有。”

    “是吗?这孩子不会是精神上有问题吧。”我虽然这样猜测着,不过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难道这个浪花的小姑娘能看见鬼魂,天生的阴阳眼?这个想法没有说出来,怕打乱了邱阿姨的思绪。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带她去过医院,医生说是有妄想症,不过孩子太小,为了她的将来着想,还是不要送进精神病医院,那样就毁了她的一生,让我们平时多多开导她,和她一起玩,慢慢的解开她的心结。”

    “后来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我们带着她一起玩,她虽然也参加,可是总是装作身边有一个小伙伴在,和大家做游戏也是心不在焉,没人的时候照样对着无人的地方自言自语。”

    “是吗?”我感觉这浪花一定是有阴阳眼,妄想症的孩子不该这样的,不会无时无刻的幻想周边有一个伙伴,那样的神经质,绝对是疯子。

    “后来我们也放弃努力了,听之任之,反正这孩子出来这点不好,其他的都不错,学习成绩也不差,这事也就淡了下来,可是就在不久前,福利院了开始出现怪事了。”邱阿姨的神色开始凝重起来。

    “什么样的怪事?”

    “开始丢东西,每年都会有社会上的人捐献些图书和玩具衣服之类的东西,我们都是锁在杂物室的,那次运来一批新衣服,浪花和另一位女孩都同时看上了一件花色的连衣裙,很漂亮,很时尚,两个孩子为了这件连衣裙吵了几句,另一个女孩语气重了,骂浪花有神经病,脑子有病,这一骂就把浪花骂哭了,一个人跑回了宿舍。”

    我沉默了,不知道如何回答邱阿姨的话,记得自己刚来福利院的时候,我同样受到了欺负,经常被人打骂,浪花这孩子和我一样都是很大了才进的福利院,自然和大家玩不到一起,何况还是那样的怪异表现。

    邱阿姨停顿了片刻后继续道:“那天晚上就出事了,那位和浪花争吵的女孩起来是发现脸上被人涂了一层黑灰,而她得到的那件花色连衣裙消失了不见了。后来在浪花的床边发现了,这一下就出大事了,一群孩子围殴浪花,骂他偷东西,还是神经病。自后就没人理她了,这孩子侧底的被孤立了起来。”

    “唉!难道真的是浪花干的。”嘴上这样问,其实我的心中明白浪花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虽然没有谋面,但是感觉这个小姑娘不该是这样的,而后面邱阿姨的故事开始令人匪夷所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