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浪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3本章字数:2481字

    “自从大家不理浪花后,这孩子更加的孤独,几乎除了上课吃饭,其他时间都是一个人,经常对着墙壁或是空气自言自语,大家在背后都骂她神经病,这让她更加的抬不起头。”邱阿姨的手放在了衣领上,纠紧着,“后来没人愿意和她一起住,我们特地分了一件破屋子给浪花住,......其实是心疼孩子,福利院的老师都希望把浪花送去医院,可我不同意,就像医生说的那样,这就是毁了孩子。”

    “嗯,那是疯子的地方,不疯的进去也会变成疯子。”

    “后来福利院开始发生怪事了,杂物室的东西接二连三的丢失,而且都是女孩子喜欢的衣服啊,装饰品啊,布偶玩具这些,每次都会在浪花的屋子里找到,起初大家都认为是浪花偷的,为此到了晚上就把她的房门在外面锁死,窗户也被封上,就好像是监狱一样,可是东西还是照样的丢,还是在浪花的屋子里找到。”

    “什么?”根据邱阿姨说的,这很像小鬼搬财啊,这浪花能驱鬼?这不竟让我心头一紧。

    “这一下,整个福利院就不安生了,大家都对浪花畏惧起来,不但是孤立,而且是避开她,班级上把她安排在教室的最后面的一个角落里。大家都说她是女鬼附身,福利院的老师们也要求把这孩子送出去。”

    “这个太过份了吧!!”我心中怒气不由的冲了上来,都知道了不是浪花偷的,还这样对人家,这就是世态炎凉啊!!

    “更加可怕的事情在后面,那位和浪花争吵过的女孩一次在河边玩,忽然间像是被人推了一把掉进了河里,好在有路人经过,获救了,接着是平时欺负浪花的孩子开始受到迫害,有的孩子晚上起来上厕所,忽然发现有人在拍自己的后背,可回头一看什么人都没有。有一次晚上下雨,一个上厕所的孩子看见了一段小小的脚印通到了浪花居住的小屋,那脚印在墙角下消失了,好像是有人穿墙而入。现在整个福利院如同一幢鬼宅,到了晚上各种奇奇怪怪的声音发出,可进去一看根本没人,大家都怕极了,天一黑,没事就不出来,孩子们上厕所也是三四个一起去,老师们也不敢查夜了。”

    邱阿姨说着低下了头,心情沉重,继续道:“不久后,浪花就消失了,这孩子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她,后来报了警,同样没有音讯。”

    “这孩子丢了?”我惊讶的道。

    “恩!不过事情没有结束,有一些孩子说在福利院里能看到浪花,说她经常和一个白衣的孩子在一起,可是我们老师从来没有看到过,怪事也没有停止,一到晚上,各种怪异的声音还是经常发出。”

    邱阿姨说完,抬起头看着我,低声问道:“小天,你说浪花这孩子是不是已经………”

    “这个还不知道,应该不至于吧。”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是我心里很明白,浪花凶多吉少。“邱阿姨,让我去看看孩子们吧。”

    “好的,孩子们也该下课了,我们一起去吧。”

    邱阿姨帮我开了门,我们一起朝着福利院的宿舍楼走去,这里和我离开的时候差不多,绿树成荫,掩盖住了破败了房舍。晚风袭来却无法吹散我心头的惆怅。

    “邱阿姨,我想先去问问看到过浪花的孩子。”

    “行啊,前面的一间宿舍里就有一位孩子看见过浪花。”

    邱阿姨超前紧赶了几步,把我引进了房间,矮小的屋子里住着八个男孩,上下二层的架子床,周围散乱的衣物,还有空气中的怪异味道,都是那么的熟悉,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岁月。

    看着屋内几个一脸懵懂又有点紧张的孩子,我先打了声招呼。

    “大家好,我以前也是这里的孩子,今天回来看看。”

    “大家都别拘束,这位是小天哥哥,回来看看大家。”邱阿姨朝床上一个趴着看书孩子招手道:“九九你过来下,这位叔叔有话问你。”

    “九九?这名字好怪啊?”

    “这孩子姓白,九九就是百中缺一,这是王老师给他起的小名。”

    “噢!”王老师是福利院的语文老师,虽然严厉了点,但人还不错。看着有点胆颤的九九走到我面前,我忽然感觉到,在这里问浪花的事情有些不妥,便随口道:“邱阿姨,我们去外面聊吧,这里的孩子还要写作业,地方小,不方便。”

    “好吧。”邱阿姨跟着我们一起出来了。

    到了操场边上的花圃旁,我蹲下身子,看着九九问道:“你姓白,叫什么名字?”怕他紧张,先谈些别的,转移注意力。

    “我叫白雄。”白雄有点紧张,大眼看着我,一眨都不眨,轻声的问道:“你们是不是要问浪花的事情?”

    “是啊,小雄你说看见过浪花,能不能告诉哥哥那时候的情况?”这孩子很敏感,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用意,就直接问吧。

    这时白雄的目光转向了邱阿姨,邱阿姨朝他点了点头。白雄这才开口道:“那天晚上我起床撒尿,路过厕所旁的小树林,听到里面有声音发出来,那时候我害怕,所以就躲进了厕所内,看到二个人从厕所门口走过,一个是穿着红色跑鞋的小浪花,另一个………”

    白雄的目光惊惧起来,身子乱颤,看来另外一个人很特别,我心中不忍,可还是追问道:“另一人是谁?”

    “是鬼,光着脚,披头散发,全身白衣。他………他…..跟在小浪花后面。”白雄的呼吸急促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我拍了拍白雄的脑袋,补充道:“另一个穿白衣服的孩子不是鬼,是一个小朋友。”为了消除这孩子心中的恐惧,我扯了个谎。

    “那为何他们的声音都是怪怪的。”白雄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就像在山里,说的话有回音。”

    “什么???????”这下轮到我吃惊不已了。

    送走了白雄,我心里无法平静下来,和邱阿姨去吃了晚饭,随后便回到了住处,今晚我要查夜,趁现在先补个觉。

    不过烦恼的心绪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照白雄说的,浪花这孩子一定是被鬼魂给占据了,失去了自我,多数是…….我不敢想下去。

    到了午夜,我从床上爬起,胡乱的洗了把冷水脸,拿出来手电筒,正要出门,忽然身后喵的一声响。

    回头一看,是小黑,到了福利院我就把它放了,让它自由活动,刚才吃饭的时候也没看见它,想不到这时候出现了,这猫很有灵性,而且又救过我,心中对它开始有了好感。

    “想来啊,那就一起吧,不过看见脏东西,你可别喵喵的乱叫,把鬼给吓跑了。”

    说完我一开门就出去了,小黑跟了上来。这福利院我好歹也是呆了几年的,周围都是很熟悉,先去白雄看见浪花的地方去看看吧。

    福利院的东面有片小树林,林中便是公共厕所,晚上月光被乌云遮蔽,靠着一盏昏暗的路灯照明,夜风袭来,树枝便舞动起来,各种风声也随之响起,那模糊的影子在墙上晃动着,仿佛有东西在你的身边。

    在厕所周围转悠了下,没有发现什么,四周暗暗的,除了风声就是虫鸣,我打算离开这里,去操场上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