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惨剧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3本章字数:2166字

    操场不大,绕一圈也就一百多米,这里没有路灯,一片漆黑,我心事重重的走着草地上,仰头看着夜色,乌云没有散去,星光更是稀稀落落的只有几颗。

    想到小浪花这孩子的遭遇我忽然心中一沉,低下了头,周围的风声这时呼呼的吹起,虽说现在是初夏季节,可是深夜的温度还是有点寒意,我不由得缩紧身子。

    咕……………

    一声低低的呼声,在我的脚边响起,猝不及防,把我吓了一跳,难道有事情发生?我连忙端着手电,朝着四周照着,可是半个人影都没有,除了随风晃动的杂草,滚动的塑料袋,其他的我真没发现什么?

    “喂!你这只黑猫可别吓唬人,老子差点被你吓出病来。”我没好气的朝小黑轻轻的踢了一脚,心里很是不满。

    可是小黑没有理睬我,还是对着一处墙角咕咕的吼着。

    “咋的了?”我不放心的又对着那处方向照了照,是一处垃圾站,几个装满垃圾的垃圾桶堆放在哪里,一股股臭味随风飘了过来。

    “尼玛的别是你肚子饿了,想吃了吧。”我不理小黑了,想着这里没有异常,打算径直离开,可是脚步刚刚抬起,就被东西绊住,低头一看,还是小黑,蹭着我的脚腿,不让我走。

    “我晕啊!”真想狠狠地一脚踢开这只野猫,可是想起这家伙救过我,关键时刻还算是能豁得出去,心下就软了下来,看着那处垃圾站,我真不想过去,那个九九在厕所发现小浪花,小黑对着垃圾站吼叫,难道这个鬼喜欢脏东西,竟往臭地方跑。

    皱着眉头,嘴把紧抿着,我很不情愿的朝着垃圾站走去,手电筒一直照着哪里,几个垃圾桶周边脏水横流,臭气熏天,真不是人来的地方,一手掩着鼻子,我走到了垃圾站。

    仔细在周围看了看,除了晚饭残渣碎骨,就是各种废纸塑料袋,外加形形色色的破玩具和衣物。

    “没什么啊?”我低头看着小黑,“这里没东西,你一定是饿了,我明白了,回去给你根火腿肠吧。”

    正当我不满的要走开时,眼角处一红,瞟见了一块红色的东西。也许是今天九九说过的看到小浪花穿着红色的皮鞋,所以这一抹赤红让我份外的注目。

    停下脚步,细细看去,一块红色的鞋跟在垃圾堆里露出了一角。

    “这是?”我心想不会那么巧吧,这小浪花的鞋子会在垃圾桶里找到,一定是其他相同颜色的鞋子被仍在这里。旁边拿了根枯枝,把覆盖在红鞋上面的垃圾挑掉,这时一股刺鼻的恶臭扑面而来,我不由的眉头紧皱,用衣服盖住鼻子,拿着手电一照,瞬间我头脑眩晕,一股恶心的胃液冲上来,我再也忍不住了,弯着腰狂吐起来,同时二脚虚晃,浑身冰冷。

    “那是...........那是.........那是................”

    我看见了一具女尸!!!!!!!

    当晚警察就来了,把尸体带走了,因为腐烂的很严重,大家都不敢确定是小浪花,可是尸体身上的衣物很像是浪花的,最后确定身份的还是她衣服口袋里的饭卡,上面赫然写着黎浪花三个字,这下大家都明白了,失踪多时的小浪花在这里。

    第二天小浪花的死传遍了整个福利院,大家都开始在背后议论起来,各种说法都有,有的说是谋杀的,可是谋杀的动机那?一个孤儿,能有什么值得人家去那样对她。有的说是自杀,因为孤独而且心理不正常,可是小浪花孤僻的个性一直如此,怎么现在会自杀那,这个也说不通,最后大家都认为是小鬼作怪,浪花碰到了脏东西,小鬼把她带走了。

    当然这个小鬼杀人,警察是肯定不信的,这不一大早刑侦队的王警官带着几名民警就来到了福利院,把全校的老师都集中了起来,还有包括发现尸体的我。

    “各位不要紧张啊,我们这次只是想了解下情况,大家有什么要说的吗?”一名年轻的警官对着大家道,这人姓刘,是王队长的副手,警队的人都喊他小刘。

    一旁的王队长静静的坐着,沧桑的脸上充满了坚毅,一对锐眼如鹰眼一般扫视了一圈在座的福利院工作人员,还有我。

    “呃!我先讲吧。”邱阿姨作为院长,福利院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的责任很大。惨白的脸上满布着疲惫,强打着精神,对一群警官道:“浪花这孩子今年10岁了,来我们福利院也有五年了,她是父母在外打工发生意外后,亲戚不愿意抚养,所以送进了福利院,这孩子平时沉默寡言,没有朋友,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像是旁边有人一样,大家都觉得这孩子古怪,要把她送出去,可是我不同意,为了孩子的将来,我把她留了下来,可是想不到,现在.........”邱阿姨哽咽起来。

    “我能不能问下,那个.........”这时一个矮小的糟老头低声说道。我一看,认得是管保洁的李老头,这老头在福利院里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了吧,早已经退休,是福利院返聘的。

    “你有什么事情?”刘警官朝他看了一眼,李老头被这一看,吓得身子一颤。

    “我.....我只想问下,那个孩子是什么时候死的,那个我......我....我可是每天倒垃圾的,昨天早上垃圾桶里还是干干净净的,我..........”李老头是福利院里出了名的胆小鬼,现在这样恐慌,好像人是他杀的一样。

    “我们会调查的,”刘警官打断了李老头的话,随后又问道:“你们这里谁是黎浪花的班主任啊?”

    “是我。”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回答道。这人便是王老师,给九九取小名的那位。当年也是我的语文老师,很严厉,为人却是不错。

    “我们想问下,浪花这孩子平时怎么样,还有上课时的表现,成绩如何?”

    “浪花这孩子很文静,平时也很乖,成绩一直很不错,虽说集体活动不太积极,可也不是惹人厌的孩子。”王老师说的很委婉。

    “哦,是吗。”刘警官收起笔录,“大家先去上课吧,有什么事情,可以单独来找我们,今天我和王队就在福利院里。”

    被警察集中审查终于结束了,大家都起身匆匆的离开了。我也跟着大家一起出了房间,这时身后有人喊道:“那位叫刑天的留下吧,我们有些事情想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