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被困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4本章字数:2150字

    “我的卫生间水管坏了,我去了公共厕所。”

    “哦,是这样啊。”我歪着脑袋,心里想着,应该去看看王老师,或许他能告诉些什么。

    “小天啊,刘老师后面还有课,我先走了。”刘老师起身离去,走到门口还回头叮嘱道:“小天啊,我来的事,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我会心一笑,“放心吧刘老师,我明白。”送走了刘老师,我心事重重,王老师和小浪花在一起干嘛?而且那时候浪花已经失踪了,那王老师明明知道浪花的行踪,为何不告诉大家那,他和浪花到底因为什么事情搞的如此的神神秘秘,还有这个刘老师告诉我的事情到底真不真,别是看错人,她为何只告诉我,不去对警察讲,真的以为有鬼????

    带着各种疑问,我在午休的时刻去找了王老师,他在办公室里刚刚吃完午饭,见我来看他,很是热情,我们二人寒暄了几句,我看到办公室内就他一人,也就抓住时机开口问道:“王老师,我想问问小浪花这个孩子平时到底怎么样?”

    “嗯?”王老师对我突然转变话题有点意外,不过看了我一眼后,还是说道:“这孩子就是孤僻,大概是没人愿意领养她,又失去了父母,一下子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了。”

    “是啊,听说交通肇事的是她的父母,所以没有得到什么赔偿金,真是怪可怜的。”我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王老师的眼神,在说道可怜的时候,我发现王老师的眼睛忽然微妙的一动。

    “这孩子缺少爱,不过在福利院的孩子那个不是缺少爱,但是她比较特别,原先是有父母的,却一下子全没了,这个反差很大,我觉得这对浪花的内心很大的伤害。”

    王老师的话,我无言以对,我也是孤儿,被老道士收养,同样没有幸福的童年,也是缺少了爱,但是好歹我走了出来,没有像小浪花那样沉默寡言,不愿意融入社会。

    “浪花什么时候失踪的?”我悄悄的把话题转进。

    “大概一个月了吧。”王老师随口回答道。

    “听说失踪后学校里有些同学看到过小浪花,老师没有看到过吗?”我说完后,死死的盯着王老师眼睛,那颗黑色的眸子在不安的晃动,王老师难道真的很失踪后的浪花有联系?

    “哦......没有,我和其他老师都没有看见过浪花,其他小朋友可能看错人了吧。”王老师否定了。

    “如果浪花失踪后还活着,那么那段时间不知道她是怎么生活的,她为何要离开大家那?真是不明白。”我心里有了预感,王老师果然和小浪花有着联系。不过既然老师当面否定了,我也不好意思挑明。还是旁敲侧击似的询问,看看能不能套出些什么线索。

    “这个不知道,这孩子孤僻的很,平时最喜欢去的地方是福利院的地下杂物室,那里都是垃圾。”

    “那个杂物室还在啊?”杂物室我可是印象深刻,当初我在福利院的时候,那里就传闻有鬼,晚上经常有怪异的声响,平时我又爱吹嘘自己能抓鬼,引得一群同学看不惯我装~比,一次几个同学居然把我骗到了杂物室,然后把门反锁,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杂物室内呆了一晚,那怪异的声响其实是通风口铁片坏了,刮着了墙壁,那晚虽然我被吓得不轻,不过好强的我从杂物室内出来确实趾高气昂,还编了一段赤手力战群鬼的故事讲给那几位把我关进杂物室的同学听,吓得他们面色铁青,浑身僵硬。我这才算是出了口恶气。

    “我想起来了,当年你很调皮在里面呆了一晚,我们老师还以为你失踪了那,到处找你。”王老师会心的笑了。“那个杂物室现在门锁坏了,因为没有重要的财务,所以也懒得去更换,小浪花就经常去那里。”

    “呵呵,想不到小浪花和我一样爱抓鬼啊。”我开着玩笑把话题岔开,心里有了计较,我要去杂物室看看,最好带上小黑,说不定有什么发现。

    又和王老师寒暄了几句后,午休时间结束了,他要去上课了,就这样我回到了住处,寻找我那只丑陋的宠物猫。

    “咪咪......小黑.....咪咪.....小黑......”一进屋我就呼唤起来,这该死的猫咪去了那里,记得自己一直把它关房间里的,没放出去过啊。难不成偷偷从什么洞里钻出去了,到外面找母猫了。

    寻了半天,这只该死黑猫还是没有找到,最后我放弃了,反正它肚子饿了一定回来的。现在我就去杂物室看看吧。

    杂物室在教学大楼的地下,这里原来挖的是防空洞,作为民防设施的,平时就堆放杂务了。

    地下室很潮湿,不透光,连过道上的照明灯都是暗的可以,有几处还不亮,各种杂物堆放一地,蜘蛛网满布在上面,灰尘已经堆了厚厚的好几层。

    呼呼.......叮.....呼呼....噹.......呼呼.......

    那个怪异的声音还在啊,我抬头看向墙角处的通风口,当年就是因为这个声响,这里被当成了鬼屋。不过被勇敢的我发现后,这里鬼屋的传闻就消失了,而我成了抓鬼的高人。

    呵呵呵.......想起当年的趣事,我咧开嘴笑了起来。

    呼呼.....叮.....呼呼......砰!!!!!

    “咦??”像是关门声,我一听不对劲啊,这里通风口的风不大,怎的会把出口的门给关上啊,我立马返身往回走,那扇出口的大铁门已经牢牢的关上了,当年因为作为民防工事,这扇大铁门做的异常的厚重,门一关整个杂物室就被密封起来了,刚才好像没有刮过能把如此厚重铁门关上的风啊!!!

    我走到门口,用尽吃奶的力气去拉铁门,可是这门却是纹丝未动,不对啊,开的时候好像没用那么大的劲道啊,怎的就打不开了呢.......???我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也就在这时,我头上的照明灯呼次呼次的亮了几下后,一下子全都熄灭了,周围瞬间变得漆黑无比,我一下子慌了,脑中开始出现无数恶鬼从黑暗中飞出,掐死我的场面。

    “该死的,胡思乱想什么啊!”我大叫一声,赶走脑中的杂念,同时给自己提提胆。这里铁门一关,声音就传不出去了,我哪怕叫破了喉咙都没人来理我,现在的杂物室成了一间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