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离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4本章字数:2502字

    王队二话不说,抽出一根就给王老师点上了,随后深深的一吸,王老师好像恢复了点精神,继续道:“我当时怕的要死,怕刘小左来找我索命,我.........”王老师越说越急促起来,显然心中在恐惧。

    “我后来去了本地的朝天观,找了一位老道士,这道士没问我一句话,就看了我一眼,马上塞给了我一张符,让我睡觉的时候贴在额头上,至今,我都是一直贴着这张符睡觉的。不然我无法入睡。我......我害怕!!”王老师像个孩子一样几乎要哭出来了。

    “那小浪花的失踪是不是和你有关系?”我忽然想起了刘老师的话,她看到过小浪花和王老师偷偷的在晚上密谈着什么,而那时整个福利院都在寻找小浪花。

    “是的,小浪花就是被我藏起来的,她一直住在福利院内一间废弃的房间里,到了晚上她才会出来转悠,并且和我碰头,每天的饭菜都是我送去的。”

    “那么小浪花为什么要躲起来?是因为被当成了怪人吗?”我急急的追问道。

    “不,不是这样的,这孩子很特别,她能看见鬼魂,她说她有个鬼魂朋友,一直陪伴着她,说她很像以前的喜欢的人,可是这个鬼魂是个小鬼,他的背后有只可怕的厉鬼,那只厉鬼知道了小浪花的存在后,要吃了她,她的鬼魂朋友得到信息后,告诉了小浪花,所以小浪花才找到了我,让我帮她躲起来。”

    “为何要找你?她难道不会找邱院长吗,邱院长可是她的母亲,平时应该很关心才对?”王队抢着问道。

    “因为我平时很照顾她,她不知道邱玲就是她的亲生母亲,即使是我同样不知道,是在回来的路上,你们警察告诉我的,.......而我对她有好感的原因是.....是因为她很像很像小时候的邱玲,简直太像了。”王老师说着,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小浪花的鬼魂朋友是不是住在福利院的杂物间里?”我想求证些什么。

    “是的,你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问到了小浪花,我知道你在调查,所以就告诉你小浪花平时喜欢去杂物间。”

    “王队,我有个请求,不知道可不可以答应?”我转头向王队请求道。

    王队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对小刘道:“就到这里吧,王老师也需要休息,我们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说完,王队便起身离去。

    我连忙跟上,一路紧跟着,在离开房间的一刻,我转身看了看王老师,这个男人也许还不知道邱阿姨的死讯吧。

    “小天,你刚才想对我说什么?”从王老师的宿舍出来,王队就问我。

    “我想晚上我们一起去个地方,那里比较脏,也许今晚等不到,但是我能确定一定能有所发现的。”

    “呵呵,我们小天同学现在喜欢上了杂物间了,你可是在杂物间碰到过好几次麻烦了,难道不害怕吗?”王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不怕,我可是职业抓鬼人,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抓尽人间恶鬼。”我头一甩,显得自信满满,昨晚的臭事早就让我选择性的遗忘了。

    “哈哈,小天同学的志向倒是不小啊!”王队拍着我的肩膀,“走,今天我请你吃饭去。”

    “不了,我想去看看邱阿姨。”我的心有点沉重。

    “这个,现在还在法医那边,你不方便去看,我看还是等把尸体运回来在看吧。”王队拒绝了我的请求,我们三人一路走向警车。

    夜幕降临,福利院的孩子上完自习课,纷纷的回到宿舍,现在已经过了九点半关灯时间了,整个福利院的教学楼已经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路上的几盏昏暗的路灯在夜风的吹袭下凄凄惨惨。

    今晚的风有点冷,夜也很深了,一个在路灯下拖得长长的人影正慢慢的走向教学楼,他没有上楼,而是转身走向了地下室,慢慢的往下走,如同囚犯走向绞首架,带着死亡的气息。

    人影在杂物间那冰冷的铁门前停下,轻轻的伸出手,用力推去,铁门的锁早已坏了,铁门受力后发出了沉闷的响声,慢慢的打开了。

    人影慢慢的跨过门槛,一步步走进了杂物间,照明灯的开关就在墙边,他没有去开,还在不停的往前,一直走到了通风口的下方,那里一股股夹杂着下水道腐烂气味的风不断的吹下。

    杂物间里黑黑的,黑的都看不见一点东西,可那个人却能在黑暗中辨明方向,直直的走到通风口下方,他靠的是什么,还是他经常来,早已学会了靠这微风来辨明通风口的方位。

    久久的等待,杂物间里悄无声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白色的微光在通风口处慢慢的出现,通风口有铁片组成的百叶窗,不过这并没有阻止白色微光,它穿过了百叶窗,慢慢的飘落在地,慢慢的一个全身发着白色微光的人出现了,他不大,看上去只是个十几岁的男孩。

    “邱玲死了。”黑影先开口说话,声音是个女人。

    “我知道了,她要去找她的女儿,浪花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多少有些责任,不过这些都结束了,那个恶鬼已经死了。”男孩道。

    “真的吗?那么你也可以解放了,可以去地下了吗?”

    “是的,我是来见你最后一面的,我马上要走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哦,不....我会在那个世界等你的。”男孩微微一笑,不过那笑容有点凄惨。

    黑影没有回话,还是静静的站着,不久后男孩的身体开始分裂,慢慢的一点点的碎片往上飞起,然后消失在半空中,慢慢的,慢慢的......消失了。

    男孩消失不见了,黑影还是呆呆的站立着,一动不动,这时杂物间的灯光亮了起来,我,小刘,王队从一处角落内走了出来,对了,还有小黑。

    “刘老师,刚才是刘小左吗?”我问道。

    “是的,你们都看见了,都知道了吧。”刘莹刘老师便是刚才的黑影,而那飞升而去的便是她的哥哥刘小左。

    “当年是怎么回事,你哥哥是不是被恶鬼缠身而死的?”我继续问道。

    “他当年从后山回来整个人就失去了一魂一魄,我陪着他去过本地的朝天观,那里的道人也是没有办法,说是除非灭了施咒的恶鬼,不然命不久了。”

    “那么后来骨灰盒的事情,那张纸条是不是你写的?”

    “是的,我哥哥告诉我,他的魂魄还在恶鬼手里,无法投胎转世,要逗留在人界,而那只恶鬼拿着我哥哥的魂魄要挟他,让我哥哥骗活人过去,给它食用。”

    “那二十年前失踪的那个孩子就是........?”

    “是的,那是第一个受害者,他同样能看见鬼魂,我哥哥被迫做了这些,后来再也没有遇到过能看见鬼魂的孩子,所以一直没有受害者,一直到了浪花,这个孩子和小时候的邱玲长的太像了,而我哥哥又很喜欢那时候的邱玲,所以不忍害她,二人反而成了朋友,一直守护在她的身旁,直到有一天,恶鬼知道了浪花的存在,直接从后山过来杀了浪花。”

    “那九九那?那个孩子怎么会死的?”我刨根问底的追问道。

    “那个孩子也很不幸,他也同样能看见鬼魂,所以就........”

    “.......”我沉默了一会,问道:“你也能看见对吗?”

    “是的,但是我哥哥没有出卖我。”刘老师转过身来,脸上已经哭成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