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美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5本章字数:4155字

    坐上了回S市的火车,我的内心异常的沉重,昨天送别了邱阿姨,她的脸一如既往的平静温和,很难想象她受了那么多的苦难。

    在车站王队和小刘送我的时候,告诉我刘莹刘老师离开福利院了,她离开的时候随身带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对此我一点都不惊讶,那后山尸骨和骨灰盒一定是有人拿走的。

    一路上夏日的风景看的让人懒洋洋的,我无精打采,火车没出站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在第二日的早上,我又回到了我那间又破旧又充满了霉味的陋室。

    一推开门,就发现脚下有张信封,捡起信,放好行李,打开背包,放出了小黑,这家伙在火车上异常的乖巧,几乎没叫过一次,有时我真怀疑这到底真的是猫吗?也许是一只妖精也说不定,那脑海中的女声再也没有出现过,说老实话我倒是很怀念那声音,腻腻的甜甜的,就是语气太霸道,分明就是没有好好的调教过吗。

    收拾好一切,我靠着破床上,打开了信件。大大的信纸上就二句话,一个地址。

    “如果您真有解决特殊事件的能力,那么请来燕云楼。”下面是一行地址,XX路XX号。

    燕云楼不是就在附近吗?而且在S市内也颇为有名,是一家做烤鸭出名的饭店。

    “嚯嚯….”我反复看了看信纸,再也没有其他的信息了,朝旁边一扔,起身道:“燕云楼可是大饭店啊,老子现在肚子好饿啊,先去混顿饭吃,说不定还有烤鸭。”

    心里想的美美的我走出了房门,至于是什么诡异的事我压根就没放心上,填饱肚子混饭吃才是眼下的王道。对了,小黑也跟了上来,估计猫鼻子也嗅到了烤鸭的味道吧。

    朝着大路走,转过几条街,再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在繁华的XX路一幢三层的楼房耸立着,门口硕大的招牌上写着三个金色大字,燕云楼。

    我在门口驻足,忽然想到,我进去找谁啊,刚才应该把信带着,起码还有个凭证,现在这样冒冒失失的来,又不吃饭,不被轰出去才怪呢。

    正当我犹豫不决,心下为难之际,店门口的迎宾小姐看见了我,上前给我开了门,很亲切客气的问道:“先生请进,有几位,预订了吗?”

    “我……我不吃饭。”被问得局促不安,我心道:老子现在口袋里也就几十块钱,这次回来的火车票还是王队帮忙买的,我可得靠这些毛票生活上一段时间,不然非得饿死,再说了这燕云楼里菜价高昂,老子的几十元毛票估计也就只能买个鸭屁股吧。

    “那么你是来应聘的吗?”迎宾小姐继续亲切的问道。

    “应聘?应聘什么?”我好想告诉那位漂亮的妹子,老子只会抓鬼,当然还会搬砖,可搬砖不是很有前途的职业,我自然是放弃了。

    “本店现在在招聘服务员,洗碗工,洗菜工,厨房下手,厨师学徒工………….”迎宾小姐一连串的报出了一大段的工作,不过都是些前途不是很远大的职业,而且比起老子当年的搬砖工收人也是少了许多,这种工作,对于我这样有着崇高理想的社会新青年来说,当然是不屑一顾的。

    “不,我其实是收到了一封信,说这里有怪事,所以…..所以就来看看。”我试探似的说道,同时观察着迎宾小姐的眼神。

    “怪事?先生你真有趣!”迎宾小姐莞尔一笑,表情很是不以为然,看来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想多说什么,这种事情说的多了,别人会吧你当成神经病的,转身我正欲离开,身后一位职业装打扮的女性匆匆的过来,一把拦住我,问道:“你可是刑天?”

    “对,我收到过一封信。”边说我边打量着眼前这位职业女性,一身黑衣,职业装打扮,上口半敞,低低的领口,隐约能见那抹风景,下边是紧身的裙装,很束身,加上高跟鞋,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是位标准的都市丽人形象。

    “我叫陈青,是这里的一楼的大堂经理,……”陈经理简单的介绍了自己,随后带着我进了燕云楼。

    走过冷清的大堂,现在是早上时间,这里没什么客人,我们直接走到了电梯,来到了三楼的办公处。

    陈经理一路领着,最后来到了一间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内,里面端坐着一位妙龄的女子,打扮的很清纯,正认真的看着电脑,时不时的还低头写着什么。

    “花董事,那位能抓鬼净宅的人来了。”陈经理走到妙龄女子跟前,俯身耳语。

    妙龄女子停下了手中的活,微微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四目相对,同样的我也看到了那张花容月貌的脸,真是…..真是太漂亮了!!

    “就是你??”妙龄女子眉头一皱,眼角微眯,显然对我现在的一身装备与气质,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其实啊,我也不想这样的,想着给自己准备一副好的行头,可是兜里没钱啊。人家警察很感激我,也就请我吃了几顿大餐,外加一点点的悬赏。

    “对,就是我,我能抓鬼,而且还是职业的。”我赶忙提起精神,想要弥补下失去的好感。可我那单薄的身躯再挺还是那样的弱不禁风,这时我对自己那三级残废的身高份外的自卑。

    “陈青,给他一百元,带他出去,你想办法再去找个好点的师傅来,这样的江湖人士就不要考虑了。”妙龄女子吩咐一番后,又是低头忙活起来了。

    “什么???”我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呆住了,这就赶我出门了,不会吧,老子再怎么不济也得试试看吧,这样就看一眼就断定老子不行,这妮子也就脸蛋漂亮,眼光可不行。

    “我们商场的事情,你解决不了,我怕你丢了小命。”妙龄女子高傲的抬起了头,不屑的看着我,这种眼神太有杀伤力了,而且还是那么漂亮的美女,我…….我….真想跳楼。

    “去,她的办公桌底下有只大老鼠,非常的大,你去帮她赶走。”

    正当我被美女鄙视的时候,脑海中的甜美女声再次响起,我心下一惊,低头看去,小黑正睁着它那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好,老子就表现下让你看看,让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

    “这位…….这位……花董事,我可是有异能的,要是不信,我可以当场实验。”我开始装起了神棍,摆了一个自以为很吊的POSE,把头上散乱的刘海一捋,非常自信的道。

    “呵呵,你这个要饭的能有什么异能,都市小说看多了吧,也不去厕所照照,自己长什么样,连付行头都没有就出来骗人了。”妙龄美女显然有了火气,站起身来,指着门口,“出去,给我出去。”对了,妙龄美女穿着一条白色的小短裙,很清新。

    “这位刑天先生,你跟我走吧,不然我们要叫保安了。”陈青上前来拉着我就要出去。

    “别动手,我说有老鼠就是老鼠,老子的眼睛能透视。”丫的这年头透视都市小说太多了,老子也看过几部,其实啊,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前几年兴起过一种X光照相机,就能透视,拍出来的照片都是什么都不穿的,后来遭禁止了,真事。

    我挣脱出陈青拉我的手,趴下身子直往办公桌下转。

    妙龄美女这时大叫起来,“流氓,抓流氓啊。”边喊着,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裙摆,我这时抬头一看,那一瞬间,我的心突然猛的一跳,全身燥热无比,两腿间的旗杆瞬间高高的竖起,好吧,老实话,我刚刚看到了这位大美女的内~裤了,当然我不是故意的。“流氓,大流氓。”妙龄美女抓起桌上的杂物,狠命的往老子头上砸,“叫保安,保安,还有报警,快点报警。”美女歇斯底里起来。

    我忍着头痛,继续往桌子底下钻,在靠墙的角落里,我忽然看到了一双血红的小眼睛,正凶狠的瞪着我。

    “咝…………………….”尖厉的叫声,紧接着朝我的面门扑来。

    “啊………..”我赶忙捂住面孔,老子还是处男,绝不能现在毁容啊。

    砰……..办公桌翻到在地,我狼狈的在地上打滚,同时一只硕大的老鼠出现在了两位美女的面前。

    “啊…………………………………………………….”

    美女那尖厉的叫声把大老鼠吓得团团转,这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几位熊腰虎背的保安夺门而入,大老鼠见机急忙从门口钻了出去。

    “抓………抓住那个东西………..”妙龄美女花容失色,指着逃跑的老鼠尖声大叫。

    几位保安一头雾水,不是说抓流氓吗?怎的要抓老鼠,这变得也太快了吧,不过人家大老板的命令不能不听,干嘛转身朝大老鼠奔去。

    不说几位五大三粗的保安把整个办公区搞得鸡飞狗跳,一片狼藉,单讲办公室内,陈青扶住了妙龄美女,“花董事,花董事,你没事吧。”

    “呜………刚才那个什么东西啊,吓死我了,我的办公室里怎会有这样的东西。这大楼里不说每个月都投放老鼠药的吗?”妙龄美女委屈的哭了起来。

    一见美女落泪,我也落得一身灰,看来今天中午的烤鸭那是没戏了,还是回家啃我的方便面吧。小黑啊,你就简朴一点,自己出去抓老鼠吃吧。

    正当我抬步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身后的美女忽然叫住了我,“慢着……..师傅……..你等等…….”

    “啊??”我心中大喜,人家看来相信我了,不过心中的窃喜不能表现在脸上,收起欣喜的表情,把张脸拉的长长的,一本正经的回道:“在下很忙啊,今天下午人家警局的秦队长要请我办案子去,抽不开身啊。”这些谎话,我都感到脸红。

    “大师傅如何称呼,刚才失礼。”妙龄美女整理着散乱的发丝,理了理衣衫,朝着我尴尬的笑着,这一抹笑可真美,嘴角的酒窝浅浅的,显得有点调皮,好有味道啊!!!!

    “这位师傅叫刑天,是我请来的。”陈青抢着道,而且重重的强调了我是她请来的,丫的,听到这里我就很不爽,刚才拉我出去的可是你啊。算了这样的美人就不和你计较了,等以后有机会一起收了。

    “邢师傅真是厉害,你果真能透视东西吗?”妙龄美女说着,用手揪紧了衣领,好像我能看透她一样。

    “这个,这个吗…….”我不停的摸着后脑勺,笑着道:“从小就这样,都见了十几年了,不稀奇,不稀奇了。”丫的说这话的时候,我那脸红的可厉害了,老子可是处男啊,什么时候见过妹子的身体啊。

    “我叫花媛媛,希望邢师傅不嫌弃能一起吃个午饭吧。”听到我确实能透视,花媛媛马上躲到了陈青身后,搞得陈青左右为难,最后只得抱紧了身子,掩住身体的各处关键的地方。

    “不好办啊,那边警局的人也是老关系了,不去很不好。”我装起~逼可真是行家啊,怎的这个优点我以前没发现啊。

    “还望邢师傅多多帮忙,等事情结束后,我们的佣金一定不会少的。”

    “钱这个东西,像我这样的异人早就看开了,不过既然是花小姐亲自相陪那我就不能不给面子了。”我的牛皮越吹越大了。

    “呵呵,邢师傅真是高人,这报酬是一点心意,我们一定要给的,………..对了,还请邢师傅出去一下,我换件衣服。”花媛媛推了推身前的陈青道:“人既然是你请来的,就麻烦你带他去二楼的雅间,我换好衣服后就来。”

    “花董事,我…….这人…..他……..我……”陈青满脸的不愿意,二只手把身子捂得更加的紧了。

    “去啊,让你去就去。”花媛媛眼神一瞪,面色凶恶起来。

    “是,花董事。”陈青无奈,只得带着我下了楼,去了一间典雅的包房,一路上她都是用手掩着身体的一些重要部位,像是全身都光秃秃的一样敏感。

    “邢师傅,你在这里坐着,我让他们给你倒茶。”陈青转身就要走。

    我连忙喊道:“陈经理你这是去哪里啊?”

    “换件衣服。”一转身陈青已经出去了。

    呵呵,二个美女就这么怕老子的眼神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