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血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5本章字数:2078字

    我急匆匆的在厕所内解完手,一边洗手,一边心里美滋滋的,今天这顿大餐真是不错啊,关键是二位大美女左右相陪,这是我人生以来的第一次。

    肚子里鼓鼓的,这样子老子三天不吃饭都不会饿,嘻嘻,真是赚到了,我用手捧起水来洗着脸,让自己清醒些,同时准备洗完脸后马上就走。

    我抬起头,利落的用袖口擦干了脸,哈呼!!吐出了一口酒精味十足的气息,刚才的水凉凉的,脑子也清醒了些,看着镜子中的我,一捋额头的刘海,心中满是得意。

    正当我眯着眼看着镜中的我时,忽然发现有丝不对,因为镜子中的人还在不停的笑着,很得意,可我已经收起了笑容,打算离开了,怎么这镜子???

    “嘻嘻嘻......呵呵呵........”镜子中的我越笑越夸张,而且我的脑中听到了这刺耳的笑声。“哈哈哈哈...........”最后咧开嘴大笑起来。

    “怎么回事?”我心中一惊,身子朝后一退,惊恐的眼神注视着镜子中的我,那个家伙已经笑的不成样子了,咧着嘴,露出了大门牙,那面容那里是在笑啊,分明是在疯狂的咆哮。

    忽然,镜子中的我,那张裂开的大嘴,终于支持不住了,侧底的撑开,遮住了整张脸,口中的舌头嗖的一下从镜子中伸出,直直的缠向我的脖子,那舌头血红血红的。

    妈呀!!!!!

    我连滚带爬从厕所中大喊着冲了出来,惶惶不安,这里二楼都是包间,我奔跑在狭窄的过道中,一路往前。

    没多久我跑到了尽头,一扇红色的大门拦住了我的去路,不管了,慌慌张张的推门而入,然后想都不想,直接把门一关。

    我依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的一幕太恐怖了,这鬼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啊,这样的邪门。

    调整呼吸,我稍稍的稳定下心神,这时我才留心的在房中环视起来。

    这里同样是一间包间,可奇怪的是,窗户拉着厚厚的窗帘,吃饭的圆桌上一层灰尘,其他的椅子摆放的杂乱无章。

    这里难道不营业吗?现在应该是饭店客人最多的时候,怎么回事啊?

    我一步步好奇的走到房间中央,这里黑乎乎的,不过门缝那里有几缕弱弱的光线射进来,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

    “这里好像好久没人来了,”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霉味,我低头一看,这地面怎么有点湿湿的,脚走在上面,踢踏踢踏的有水溅起的声响。

    “靠,不会是水管漏水了吧。”我朝墙壁看去,想要找到这里的照明开关。

    在门后,怎的刚才我没看见,我上前把灯打开了,房间内顿时敞亮起来。同时我也看到了地上的‘水’——不过颜色是红色的,赤红赤红的颜色。

    我看的两腿发虚,浑身惊颤,脑中想起了刚才陈青对我说过的故事。难道这里的血也是我身上的?

    我发疯似的浑身乱摸着,想要知道我身上有没有正大量流着鲜血的伤口。........没有,我稍稍的定下了心,不过再看向地面,那里的血还在不停的冒起从瓷砖的缝隙中,不断的如同泉水一般的冒出,我的脚跟已经完全浸在了血泊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个房间马上要成为血池了。我得出去,说不定我还会被血水给淹死。

    我马上转过身,用手去拉门,可是这门居然打不开了,怎么回事啊???我心惊胆战,用足全身的力气奋力的去拉门,可这门却纹丝不动。我急了,抬起脚狠狠的踹在上面,“老子要出去啊!!混蛋,谁他吗的想害我!!”

    砰,一脚踹在门上,只是微微一颤,根本没有用,而脚下的血水已经越来越多,慢慢的到了腰间,房间内的椅子,有的已经浮了起来,在房中移动着。

    “不会吧!!”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了,看到椅子,随手抓起一只,猛地往门上砸,椅子坏了,再找另一只,可这扇门确如坚硬的磐石一样,纹丝未动。

    忽然我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破口大骂:“猪啊,门打不开,就去砸窗啊。”我立马转身,手里拉着一把椅子朝着窗口游去,现在的血水已经到了胸口处,再往上,老子真的要被淹死了。

    拉开窗帘,我正要抬起椅子往窗上砸去,忽然我整个人个呆住了。

    窗户外面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而且.....而且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靠在窗台上,全身都是伤口,那些血就是从这伤口中流出来的,绵绵不断的,如同拧不死的水龙头,不停的流淌着赤红赤红的鲜血。

    “不要啊.......不要!!!!!”

    我喊出了最后一句,随后是满口满口的鲜血呛入我的喉咙,难受极了,我马上要被淹死了,这个念头不停的在我脑海中闪起,.......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老子要完了。

    呕............

    我翻身坐起,呕出了一口浓浓的姜茶。

    模糊的意识让我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努力的睁大眼睛隐约的能看见二位美丽的女子蹲在我的身前。

    鼻子中阵阵的香水味袭来,我的意识清醒了些,发现周围除了二位美女外,还有一群的大汉,各个穿着黑衣,一脸的严肃低头看着我。——这些是保安啊,我怎么了?

    “邢师傅,你没事吧?”问我的是陈青,我从声音中听了出来,她正端着姜茶递上来,“要不再喝一点,醒醒酒。”

    “不用了,这里是???”我用手想撑起身子,可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还好傍边二个保安上前把我搀扶起来,我这才看清了房间内的状况。

    四周的窗帘拉的密不透风,而且窗帘很沉很重,颜色更深,一张圆桌上面厚厚的一层灰,椅子杂乱的堆放着——这里不就是那间冒血的房间吗?不会吧,难道我没有被鲜血淹死?

    “邢师傅,你真是的,怎么那么急,一个人就来这间包间啊,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里很古怪。”花媛媛看着我道,脸上有丝歉意。

    “我......我......我接下这件事情了。”我暗暗的下定了决心,这个恶鬼一定要把它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