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虚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5本章字数:2150字

    我机械般的转动脖子,想要看看身后到底是什么人.

    “猪头啊!别回头去看,不然你头上的一盏灯就灭了,恶鬼就能附上你的身体。”

    脑中那萌萌的女声骤起,反倒是吓了我一大跳,不过意识到危险的我,连忙转回了头,不敢回头了。

    呼…….轻轻的气息吹拂在我的脖子处,淡淡的有丝冰凉,它在靠近我,我能感觉得到身后的气息越来越近,那压抑的感觉也越来越重。

    该怎么办,傻傻的站在这里被鬼近身吗?我心的躁动不安,手心里都是汗,莫名的期望脑中的女声能给我点指示。

    忽然我的脖子上一凉,感觉有东西滴在上面,我浑身一惊,再也控制不住了,连忙朝前就跑,口中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妈呀!!!!!”

    “别回头,千万别回头,一回头你就死定了。”

    女声急急地在我脑中响起,我现在慌得无处可逃,听到不能回头,那脖子就像被石化了一样,丝毫动不了。

    怎么办,去哪里,我忽然想起了身上的手机,掏出来打开了手电功能,瞬间一束光亮照亮了我的前方,而后面紧逼过来的压力顿时消失,好像鬼逃逸了。

    不过我还是不敢回头,双脚发虚,浑身打颤。我的前方是厚重的窗帘,现在那窗帘在动,微微的鼓起,难道窗户开着?

    莫名的有种力量强迫我上前去揭开鼓起的窗帘,伸出的手不自然的颤抖着,慢慢的抓住窗帘猛地一拉。

    “啊!!…………..”

    一个年轻的女子圆瞪着双眼,面目惨白,全身血流如注。

    “不会把!!”那个死去的女子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赶忙放下窗帘,身子连连后退,也忘记了忠告,不但回过了头,而且还转过了身,我想从门口出去。

    可是……….一个黑影拦住了我,伸出了一双手,对准我的脖子就是掐住。

    “呃…………”喉咙处一阵难受,呼吸顿时变得困难了,手里的手机也掉落地上,周围顿时暗了下来,我拼命的抵抗着,可掐我脖子的手异常的有力,我摸在上面立马一股冰凉的触感袭来,坚硬如石,怎么扳都扳不开。

    不行了,意识越来越模糊,脑袋沉沉的,全身乏力,我要死了吗?脑中不停的闪起这个念头。

    这个时候小黑在干嘛?不是每次我有危险,这只黑猫都会挺身而出,救下我。为什么这次没有,我没有听到猫叫声,还是我已经听不到了…………..

    哐的一声巨响,我将要离开身体的意识瞬间回来,只见门已被撞开,一群黑衣人打着手电急急地冲了进来。

    “什么人????”

    一名带头的黑衣人大喊一声,倏然,我的脖子处一松,全身立刻失去了支撑,软软的摊到在地。

    刺目的手电照射过来,我眼睛都睁不开,他们在打量我的脸,不久后房间里的灯光亮起,手电才从我身上移开。

    “你是花董事她请来的邢师傅吧,今天下午你就昏倒在这间包房里,怎么晚上又来了。”带头的保安蹲下身,问着我。

    “呃……..”摸着脑袋,我晃晃悠悠的坐起,看着眼前的保安,回道:“我也不知道,出门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进了这间包房。”

    “刚才那个人是谁,你认识吗?”保安继续问道。

    “人?”我疑惑的呆了一呆,随后明白了,人家是指那个掐我脖子的恶鬼,“不认识,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对了,他朝哪里逃了?”

    “跳窗走了,窗户开着。”保安的目光移向了窗台,哪里的窗户打开,夜晚的冷风不断吹袭进了,我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喵!!小黑这时候慢慢的走了过来,蹲着我身边,舔着身上的毛发。

    “丫的,你这只黑猫,刚才去哪里了。老子差点没命。”不知怎的,看到小黑,我突然心中冒火,估计是刚才无助的时候它没有及时出现吧。

    “呵呵,这猫是你的啊?”保安笑了笑,轻抚着小黑,“这猫刚才来到我们保安室,对着门乱挠,然后带着我们一路到了这里,听到包间内有人惊叫,我们这才破门而入。”

    “咦?”我心里一愣,自己又被小黑救了一次,感激的抱起黑猫,不管脏不脏的,先在猫脸上亲了一口。

    “不准亲我,恶心,太脏了。”

    “啊?”我一呆,脑中的声音分明在嫌弃我脏,丫的老子能亲你那是你的福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猫咪,果然缺少调教。

    抱着黑猫,这次我总算是平安的回到了住处,到头就睡,好在后面再也没有出事,一夜平安,我也一直睡到了中午时分才醒了过来。

    醒了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手机,发现已经十二点过了,肚子也有点饿了,手机上几个未接电话,一看是陈青的,昨天刚留的电话号码。

    老子睡的那么死吗?怎么没听见啊,不管了,这些都不重要,先要填饱肚子,…….我拨通了陈青的号码。

    一阵悠扬的铃声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亲切的女声,“邢师傅,你醒了啊,我打了几次,都叫不醒你。”

    “抱歉,睡的太死了,我昨晚遇到了些麻烦。”

    “哦,我都知道了,花董事也很关心你,你昨晚一个人去探查包间,真是尽职尽责啊,不过安全第一,以后我们让保安队长王昊跟着你吧,他是位退伍军人,特种兵出身,很厉害的,昨晚你们应该见过。”

    “不用了,我自己喜欢一个人行动。”说老实话我真的很希望有人在身边保护我,老子怎么说也还刚刚十八岁,不过,老子抓鬼时候的丑样却不想让人家看见,这个一旦传出去可是一辈子抬不起头啊。抓鬼的经常被鬼吓得半死,妮玛这连我自己都感到害臊。

    “这是花董事的意思,邢师傅还是不要推辞了吧。”陈青顿了顿又道:“你去二楼走廊的尽头,那里是保安办公室,王昊就在那边,你和他一起认识下,顺便把饭吃了,然后再继续调查吧。”

    “哦,好吧。”听到吃饭,我就精神一震,哈哈,这几日有美酒佳肴,比起方便面那是好了不知道多少。

    爬下床,胡乱的穿上外套,推门就走。喵,身后小黑跟了上来,这只猫耳朵果然灵,听到吃饭了,跟的那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