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不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5本章字数:2031字

    下水道内喷出的气息太恶心了,我拉着钢丝,只是稍稍清理了会,就有点眼冒金星,头晕脚晃了。而一旁的蔡伯却是没有任何的不适,看我坚持不住了,上前把钢丝拿了回来。

    我踉踉跄跄的走到空处,让周围的风吹散身上恶心的气味,平复下心情,调整了呼吸,我看着蔡伯那佝偻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蔡伯,你在这里干了几年了?”我没话找话,搭讪着。

    蔡伯没有理我,继续通着下水道,不久听到了咕噜噜一通声响,一大摊黑乎乎如同烂泥一样的东西被从下水道中拉了出来,我在傍边看着眉头皱起,这是下水道疏通了,淤塞的脏东西被清理了出来。

    不久后蔡伯把窨井盖盖上,然后有又拿起了高压水枪冲刷起了地面。

    “我来吧,蔡伯,你去把从下水道内清理出来的脏东西搞掉吧。”我抢过了水枪,冲洗着地面。

    蔡伯这次没有看我,而是听从我的建议去清理脏东西了,很快的,地面上的垃圾清理了,恶臭也消散了不少,再把地面的脏水清理了,这里就算是收拾好了。

    我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又问道:“蔡伯,这家店开了多久了?”

    “二十多年了。”

    蔡伯回话了,声音很嘶哑。

    “开了那么久了,不容易啊,那以前的老板是谁啊?”

    “是花老板,现在女娃娃的老爸。”

    “花老板退休了吗?怎么放心把店交给这么个年轻的女孩子打理啊?”

    “花老板病倒了,住进医院了,一年多了。”

    住院一年多了,看来这有钱人也有三灾五难的,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用钱买来的。

    我唏嘘着,又继续问道:“花老板就一个女儿吗,怎么没有儿子啊?”

    “没有儿子。”

    “哦.....”我拖着长长的尾音,终于把地上的脏水冲洗干净了,最后是用拖把将水拖干,这可是个体力活啊,为了能博取蔡伯的好感,我拿出了当初在工地上搬砖的耐力,抡起拖把卖力的干了起来。

    “蔡伯啊,你在这里也干了很久了吧?”我低着头一边干活一边问道。

    “二十年了吧......”蔡伯很沧桑的看了看天空,那里已经霞光普照,傍晚时分到了,吃饭的客人要陆续上门了,饭店很快就会热闹的沸沸扬扬。

    “好久啊,比我年龄都大。”我直起身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看了看地面,已经清理的七七八八了。

    “蔡伯,你可知道三个月前,这店里发生的事情。”我终于问道了正题,同时补充了一句,“我是一名道士,也算是江湖术士,是花董事请来的。”

    “噢,”蔡伯淡淡的应了一句,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我用眼角瞄着蔡伯的眼神,呆滞中有抹淡淡的伤感,高耸的额头布满了皱纹,眼皮耷拉着,显得心事重重。

    “蔡伯,那天出事的时候,我是说那女孩从二楼跳下的时候,你在外面看见了吗?”

    忽然间,老者的眼眸一睁,额头抬起,我感觉这样子和某人很些相似。

    “不知道。”蔡伯又低下了头,收拾垃圾桶去了。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没有继续追问他,他应该知道些什么?或是在心中藏着什么,这绝对不是一个智障的老人。我有着自己的判断。

    回到二楼,我装作睡了一下午的样子,懒洋洋的走到了保安室,王昊队长坐在里面。

    现在是吃饭时间,虽然饭店的工作人员吃饭比较早,但是王昊一直等着我,就这样我们去了一楼用餐。

    晚饭同样没有烤鸭,这让我多少有点失望。

    “王队长,我今晚想睡在那间包间内。”

    王昊忽然惊讶的抬起了头,不解的看着我,“邢师傅,要我陪你吗?”

    “会有危险的,我看王队长还是在包间外面等我吧,一旦有危险,我喊你就是了。”

    “好吧,我多叫几人。”王昊擦了擦嘴巴,饭已经吃好了,他吃饭的速度真是快。

    “人多了,阳气就重,我怕鬼不出现了,......”我略略一沉吟,“这样吧,王队你和其他保安在保安室内,给我一副对讲机,有事我喊你们,你们再过来。怎么样?”我真实的目的是想把王昊支远一点,不然老子装神棍的底细都露底了。

    “好吧,那你就用我的对讲机吧,电池刚换过,能用一天。”王昊从身后把一只摩托罗拉的黑色对讲机交给了我,又补充道:“我们保安的频道是10—1,已经调好了。”

    “感谢了。”我接过如同砖头一般的对讲机,别在腰上,随后扒拉着碗中的剩菜剩饭,快速解决。

    喵!!这时,小黑过来了。

    “丫的,你这只黑猫,一个大白天跑哪里去了,直到吃饭了才出现,你的猫鼻子可真灵啊。”我冲着小黑恶狠狠的训道。

    “我去拿些鱼骨头喂猫吧。”王昊起身想去厨房,我一把拉住。

    “别喂它,让它自己出去抓耗子去。”

    “笨猪,如果你今天晚上不想死在那间包间的话,就给老娘大鱼大肉,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脑中的声音响起,不过不再萌萌的,而是凄凄惨惨的语调,丫的想吓唬老子。老子才不怕,我一推王昊道:“王队,麻烦你去拿些大鱼大肉,要新鲜的。”

    其实我这也不是怂,是爱护小动物不是,这黑猫虽然丑点,好歹也是我的宠物不是,作为主人要有爱心。

    我不停的在心中给自己找着各种台阶下,低头看向小黑,那双猫眼正直直的看着我。

    “算你识相,今晚上老娘包你没事。”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今晚上要去包间的。”

    “笨猪,你脑中想的,我基本都能知道,包括你对花媛媛和陈青的邪恶思想。”

    “不会吧...............”

    我瞪眼张嘴,一副惊恐的模样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小黑,这丫的什么猫咪啊,能知道我脑中想的,那么我对着脑中女声的邪恶幻想,她也是知道了????

    不好,老子这辈子要完。我瞬间感到脊梁骨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