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灵堂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5本章字数:2117字

    从火葬场出来,我和秦川都心事重重,感觉到事情的诡异。

    “邢师傅,你说这乔大会不会眼花把尸体烧错了,然后为了逃避责任所以胡扯了一通。”秦川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把尸体运到火葬场,然后在火葬场消失,又在燕云楼发现,这个总不会错,事情好诡异啊。”我的心中其实不这么想的,我感觉的到这鬼的怨念以及一种不甘,从她那句‘我死的好惨啊’的悲呼中就能感触到。

    “邢师傅,现在还有些时间,我们去看望下那位花老板吧,据说他已经卧床很长时间了。”

    “花老板,”我嘟囔了一句,随后恍然,“是不是花媛媛的父亲,燕云楼的创业者。”

    “对,就是他,他叫花海浪,以前也是来S市打工的,后来赚了钱开了饭店,成了大老板了,不过到了晚年就身体不好,现在一直待在医院里。”

    “好吧,这样的传奇人物我也是想看看。”我点头同意,警车在中途拐了弯,朝着一所市中心的大医院开去。

    很快,警车在医院的门口停下,我与秦川下了车后,直接奔向住院楼,估计是事先调查好的,秦川只是问了病号房,就一路行去,我则是静静的跟在后面。

    我们在一间单人病房前驻足,房门紧锁,门外的护士说:“这位病人昨天忽然病情加重,经过抢救现在正在昏迷中,不能探视。”

    我和秦川互看了一眼,心中纳闷,这突然怎么病情就加重了?可病人昏迷,我们进去也是没用啊。

    我隔着门窗朝里望去,病房里面装修考究,各种精密的医学仪器闪个不停,而那台心跳仪最引人注目,上面的细线一跳一跳的,.......忽然我看到了一条直线,直直的线,是心跳仪上的,难道要出事?

    很快我的预感成真了,病房内的病急警告灯大亮,刺耳的声音在病房外响起,护士不再理会我们,一把打开房门冲了进去。

    我和秦川呆愣在原地,任由着医护人员进进出出,.....难道我们的到来给这位花老板带来了厄运?

    医生们在紧张的抢救,而我和秦川则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休息,大概过了三个小时,几位满头大汗的医生心情沮丧的从病房内走出来。

    “请问,病人怎么样了?”秦川站起身来,上前问道。

    “呃.....”医生看了看秦川,见到是警察的装扮,随后答道:“很可惜,心脏衰竭,我们没能抢救过来。”

    “什么,花老板就这样死了。”我心底莫名的升起了一股沉沉的阴郁感。

    咚咚咚.......走廊的对面跑来了一位穿戴齐整的大美女,我一看,是花媛媛,只见她二眼泪花闪闪,冲进了病房内,随后是,“爸爸.........”一声悲呼,我和秦川都是心里沉沉的。

    .......花老板的突然死亡,让我们都是意想不到的,听说他这几年一直都是心力憔悴,多数住在医院内,前些天一直都是好好的,病情也很稳定,怎么到了昨天就忽然病情复发,经历了一次抢救,现在则是撒手而去。

    我慢慢的走进病房,看到病床上躺着的花老板,消瘦的面容,满头的白发,沧桑的脸上写满了人生的艰辛,那眼眸额头,忽然间我有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在那里见过,可又说不上来。

    和秦川从医院出来已经是晚上了,乘着警车回到了燕云楼的零时住处,我全身疲惫的躺在床上,这时候门外忽然有人敲门。

    “邢师傅在吗?”

    是王昊的声音,他突然来访要干嘛?自从火葬场回来后,我就对王昊有些戒心了,这人隐瞒了很多事情。

    “来了。”从床上爬起,我打开了房门,门外正是王昊,一声黑衣的保安服。

    “邢师傅,不好意思,我们花董事想问问你会不会看风水?”王昊说出了来意。

    “风水?”我眼珠子一转,连忙点头,“会....当然会,这可是我从小就学的,什么龙穴虎穴,样样都是学过的。难道花董事要给父亲找一块宝地?”说句老实话吧,其实我压根就没学过什么风水学,不过是盗墓类小说看多了,外加当年老道士的一点微末教导,想着装个神棍,骗些钱。

    “不是的,宝地我家小姐早就找好了,在市郊的一块陵园内,只是摆放灵堂据说也是非常有讲究的,不知道邢师傅会不会这一行。”

    “哈哈,当然会,这风水堪舆,布置灵堂都是我们从小的基本功课,就像小学生的算术一样,我会,都会,....”我是大包大揽,反正只要能骗到钱即可,这人死如灯灭,那里有那么多的讲究,糊弄糊弄得了。

    “那好,就麻烦邢师傅来下一楼,我们要布置下灵堂。”

    “啊,,,现在就开始啊。”我是心中一愣,本想着翻翻几本风水类的小说,这样演的也能逼真些,不想人家那么急,现在就让我下楼开工了,这是要献丑啊,不过大话已经吹出去了,收回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反正人家也不懂,老子就装模作样的忽悠一番吧。

    怀着骗子般的内疚不安的心情,我随着王昊来到了一楼,这里已经有许多人在忙碌着,搬开座椅,设置灵堂,安排标识等等。

    “邢师傅,你来了。”陈青从一边走了过来,“我们这也是不懂规矩,想着麻烦邢师傅指点一下。”

    “呵呵,好说,好说。”我打着呵呵,应付着。

    “邢师傅,这灵堂如何布置,你现在就指点下吧,我们都听你的吩咐。”

    “好,”我点了点头,举目环顾,心中却是不停的盘算着说辞,如何糊弄啊。

    看着大厅内遗像已经挂好,而且是面南,只是缺少了些装饰,就这里做些文章吧,我一指遗像处道:“那边缺少一对挽联,需要请高明的师傅写一对,可以用千古,但不要写什么永垂不朽,这遗像的周围要放上松竹冬青,还有多放些花圈,可以烘托气氛,这灵台要用梨花木搭底,到时候寿材就放在上面,然后周围要点上挽灯,寿材前要点上香,切记三根一点,绝对不能出现二长一短,这是要招祸的,还有外面多派些人手,防止猫狗进入,这是大忌讳。”我侃侃而谈,说了一大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