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较量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5本章字数:2033字

    “父女??”我的脑中不断的出现这个词,那个镜中的男子和谁是父女关系?还有那个男子到底是谁,他们的骨灰放一起安葬?难道这父女二人都死了不成。

    浑浑噩噩的,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我下了床,洗了澡离开了房间,重新来到了灵堂,远远的注视着花媛媛,今天的她一身黑衣,头上带着白色的布条,殷殷切切的在那边抽泣着。

    我移过视线看向寿材中的花老板,安安静静的躺着,二手放于胸前,双目紧闭,那眉宇间像极了那个死去的服务员,反倒是他的女儿花媛媛长的一点都不像花老板,倒是很像......

    我继续凝视着花老板的遗容,慢慢的,我越看越感觉像,......对,很像那位梦中的男子,西装革履,英姿飒爽,难道是年轻的时候,我低着头转身离开了灵堂。

    一转身我径直去了饭店的后门,看到了蔡伯在扫着地,一如既往的呆滞,渐渐的我明白了。不再停留,我急急的奔出了燕云楼,拿出了手机。

    “喂!秦警官,你现在在那里,我有事。”

    “邢师傅,我也正要找你,”电话那头的语气有些兴奋,“邢师傅,我们去查过了,这陈青和死去的化天云是同一个小山村的,只不过陈青比化天云大了六岁。”

    “真的,”我心下同样有丝兴奋,继续问道:“那陈青和花媛媛是不是大学同学?”

    “对,二人都是在S市里读的大学.......还有刑师傅,我们还在民政局找到了一份收养的证明,你猜猜是谁的?”

    “呵呵,我猜是花媛媛的,对不对?”我得意起来。

    “真是神啊,邢师傅你真该当警察。”秦川越说越起劲,“在二十年前,有一对父女从农村千里迢迢的来投奔花老板,后来花老板把这对父女收留了下来,同时把那女儿收养了起来,改姓了花。”

    “这个女孩原先是不是姓蔡?”

    “对,蔡媛媛,这才是花媛媛本来的名字。”

    “那么一切都好办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秦警官你们警察应该能查出来谁与谁是父女关系吧?”

    “那是当然的,对了,邢师傅,那倪婷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她的头部有一个很细微的小孔,有一种很特色的化学药剂从那里注射了进去,心脏衰竭的原因就这药剂引起的。这种药剂在国内是没有的,即使在国外也是很稀少的,真不知道是谁搞到的。”

    “秦川,你们应该对花老板的尸体也进行下尸检,估计也会有发现的。”我提醒道,还有倪婷昨天被袭击,你们应该调查大堂里的摄像。

    “早去调查了,就看见一个黑衣人,从身材上看很魁梧,而且那人好像知道摄像头的位置,走过摄像头机位的时候都是低着头的。”

    “那个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我的眼眸一紧,缓缓的道:“是王昊,那个保安队长,你们也该查一查他的情况。”

    “邢师傅,我们也不是吃干饭的,你昨晚上告诉我是王昊袭击了化天云,我们马上就调查了王昊的情况,这人是退伍军人,以前是干特种兵的。”

    “怪不得掐人那么厉害。”我自言自语似的嘀咕了一句。

    “说起王昊,还有一个事情,我们在查看大堂录像的时候发现他也想袭击你,刚刚抬起手,不过那时我正好赶到了燕云楼,他急忙收回身子给我去开门了。”

    “他估计是太过于自信了吧,所以才没有删除录像,呵呵真是百密必有一疏啊。”

    “不过这些都没用,只能作为侦查上的线索,不能作为证据,想要抓捕他们必须要铁证。”

    “我想花老板那么精致的病房内应该也有监控吧?”

    “对啊,我们把这忘了,我马上去医院,如果真的查到些什么,立马就尸检花老板的遗体。谢谢你了,邢师傅。”

    秦川非常兴奋的挂断了电话,我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去求证一件事情,我转身走回饭店,迎面正好碰到了陈青这个女人,直从的听了昨晚倪婷的话后,我对眼前的女人不再有邪念,因为这是只黑寡妇,太毒。

    “邢师傅,昨晚上的事让您受惊了。”陈青走上前,主动和我打招呼。

    “没事,就是倪婷太不幸了。”我的脑海中又浮起了倪婷这胖女人对我的那热乎劲,...呃...摇摇头,驱散掉这恶心人的场面。我正色道:“陈经理,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事情,邢师傅是我们燕云楼的贵客,有什么事情尽管说。”陈青笑眯眯的很客气,真不知道这是不是在演戏?

    “你们店里有没有开始创业时候的照片,我想看看当年燕云楼的样子。”我提了个很怪的要求。

    “当然可以,我办公室就有一份影集,邢师傅跟我来吧。”说着陈青扭着蛮腰朝前带路了。

    我紧紧跟上,来到了她的办公室,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份厚重的影集,封面已经有点米黄色了,看来时间很久了。

    “邢师傅,给你,这里有许多当年燕云楼开创时候的照片。”陈青把影集递给我。

    我一把接过,“谢谢,我就在这里看。”随手翻开了影集,第一张照片,我就得到了自己需要的答案。

    照片上一群男男女女站在一起拍了一张集体照,我指着人群当中的一个人,那人西装革履,意气风发,发型是当年流行的三七分,问道:“这位是不是当年的花老板。”

    陈青看着我笑道:“邢师傅真是好眼力,这一眼就看出了二十多年前的花老板,好厉害的眼力啊。”

    “不敢当,只是这人站在当中,周围人都围着,而且面相和寿材中的花老板很像,所以这样说的。”我给自己编着借口,其实花老板死后的模样与年轻的时候相差还是很大的,我完全是根据梦中的男子判断的,几乎是一模一样,连服饰都一样,那梦中的男子就是花老板,那么死去的服务员化天云就是花老板的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