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苦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7本章字数:2122字

    半空中一团黑气一荡,那晚与我们厮斗的恶鬼出现了。丝丝灰色的长发在骷髅头上飘荡着,二条没有衣物遮蔽的手臂,干瘪的如同朽烂的枯木。

    “刑天,用血指术,不要忘了。”小黑对我重重的一点头,朝后退去,我明白她是想让我一个人战斗。

    我抖擞精神,虽然不喜欢抓鬼,可是既然已经做了这一行了,某些东西就不能回避,鬼要抓,处男之身要破,一切老子都要挑战,我不能做一个无用的懦夫。

    “你这抓鬼人,为何要烧我的衣服,为什么?”马晓萍干嚎着,一个眨眼间就冲到了我的面前。十指张开,恶狠狠的抓向我。

    妈呀!!看到这场面我还是胆怯的浑身一抖,脚下更是虚晃着,不过老子没尿出来,这是进步,非常大的进步,对此我很欣慰。

    “不要怕,记住刑天,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在我的脑中,小黑的声音及时的响起,她在给我打气。

    “我.......我....不怕!!!”

    大声喊出这句话,顿时胆气壮了起来,看到马晓萍恶狠狠的扑来,也不再多想,赶忙蹲下身子就地一滚。

    我这也是急中生智,不是怕了那鬼,........避开这一击后,慌忙从地上爬起,咬破食指,心中飞快的默念那段拗口的口诀,看到马晓萍又要扑过来,这次不躲了,老子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不退我反进,一把抓住马晓萍伸过来的枯干的手臂,把食指上的鲜血往上一抹,心中的口诀也在这时恰好的念完,“急急如律令。”高声的一喊,一连串的动作老子完成的熟练无比,而且是在电光火石般的瞬间完成的。

    虽然我把鲜血涂在了马晓萍的手臂上,但是我也同时被她给抓住了,二只手死死的将我抱住,我居然动不得分毫,这鬼的力量果然强大,我抬起脚猛烈的踹在马晓萍的身上,但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身体整个硬的出奇,如同石头一般。

    “我要一口一口的把你给生吞了。”马晓萍把她那白森森的骷髅头探了过来,下颚骨一张,一股恶心的尸气就钻入的我的鼻子中,......妈的好恶心啊,我都要绝望了,可那血指术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老子可是非常完美的完成了这个术法,为什么没有反应,那里做的不对吗?

    我的肩头传来了冰冷的刺痛感,马晓萍一口咬在了我的肩上,顿时鲜血直流,.....靠,老子不会就这么完了吧,我心灰起来,绝望的念头开始萌起,身子也开始无力起来,感觉马晓萍抓我的双手更加用力了。

    “刑天,摆脱她啊,不然你死定了。”小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丫的,听到小黑的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当我不知道要挣脱魔爪啊,关键是能不能挣脱,老子都被咬上了,怎么脱吗?......还有那个血指术怎么的没用啊。

    对了,正当快要绝望向小黑呼喊救命的我,脑中萌起一个念头,血指术是将施法之人的鲜血当作媒介,把自身的灵力激发出来从而伤到厉鬼,现在马晓萍正撕咬着我的肩头,那里早就鲜血淋漓,是不是同样可以默念口诀,从而激发灵力,伤到厉鬼。

    不管了,反正没有更好的办法,姑且一试,我心中开始默念起来血指术的口诀,不对,默念好像没用,那老子就大声的念出来,“¥#……*&*&……%”在一大段乱七八糟的拗口的口诀之后,我喊道:“急急如律令!!”

    瞬间我的肩头就灵光泛起,淡黄色的光芒虽然微弱,可是一碰到马晓萍的身体就嗤嗤的冒起了白烟,如同我的童子尿浇在她的身上一般。

    “嘎.........”凄厉的喊声,马晓萍松开了我,抬起头如杀猪般的哀嚎着。

    这鬼不强,一点都不强,我的肩头上的灵光极其的微弱,可是即使是这样的微光还是把马晓萍伤的不轻,我一看有机会,也不管肩头上的剧烈疼痛,浑身扭捏起来,奋力的从魔爪中挣脱出来。

    踉踉跄跄的朝后急退,我捂着流血不止的肩头,心惊肉跳,虽然从魔爪中脱身,可是这鬼却没有被收伏,必须还要来一次血指术,这次老子就大声的念咒,好像默念对这鬼不起作用。

    不用咬破手指了,肩头上的鲜血多得是,一抹就是一手,老子也是十指撑开,对准马晓萍抓起,你丫的能抓我,老子就不能抓你,一样的抓死你。

    二只手抓住了马晓萍的胸口,这只恶鬼现在只顾着哀嚎,居然如此容易的让我近身了。

    “急急如律令!!!”高声念完口诀,我再次大喊一声,这次的效果更加的明显,马晓萍的胸口居然燃烧了起来,白色的烟雾升腾起来,呛得我连连咳嗽,那味道太难闻了,我差点吐了。

    急急的后退,马晓萍被我击退了,痛苦的吼叫着,二只枯干的手臂护住胸前,黑漆漆的眼眶直直的看着我。

    “抓鬼人,你........我.....我要和你拼了。”马晓萍咆哮起来,架起双臂又一次的朝我扑来。

    不能让她抓住,不然血指术就不能用了,我连忙拔腿就跑。马晓萍就在我身后急急的追赶。

    丫的,这速度好快啊,我发现鬼不但在力量上远胜于生人,而且连速度也是生人的几倍,飞也似的追击,没有几息时间,我又一次被她抓住了,这次的魔爪是从后抓住了我的腰,顿时速度一顿,我再也跑不动了。

    妈呀,老子又有危险了,这次恶鬼在我身后,我怎么用血指术伤她啊,对,就先伤她的手臂。

    我一抹肩头,大声念完口诀,在急急如律令的声音中,我抓向了自己的腰间那只抓我的魔爪。

    就在这时,我感觉手臂一冷,马晓萍的一直手松开了我的腰,而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丫的这就不能发动血指术了,换一只手,另一只手上同样都是鲜血,我也不念咒了,直接抓向马晓萍的手臂。

    可是鬼的速度更快,还没等我抓住她的手臂,她已经先一步将我的手臂牢牢的抓住,就这样她的二只魔爪牢牢的抓住了的我的手臂,而我的手掌心都是鲜血,但是这些鲜血摸不到马晓萍的身体,这下就发动不了血指术了,....不好了,老子不会真的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