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铁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7本章字数:2112字

    小黑的一句话,顿时让我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丫的难道这屋子有异样不成?

    “天哥,你和嫂子在外面发什么呆啊,快点进来啊。”那边的郭威已经打开了宅院的铁门,招呼我们快点进去。

    “噢,来了。”我随口应了一句,和小黑一起走进了宅院内。

    一进院子,我立马眼前一亮,外面看着是郁郁葱葱的一片绿,走进来后发现,小小的院子不但种满各色的植物,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山石点缀其间,东一块,西二块,南边大门处放了三块大石头。

    “天哥,这是龚教授的院子,他平时就爱好整理花草,玩玩山石。”郭威说着按响了二层小楼的门铃。

    “这些石头是按照二仪化阴阳的手法布置的,东面一块石头是主位,西边二块侧位,而大门的三块大石头则是辅位。”小黑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我是听的频频点头,说老实话,老子是一句都听不懂。

    门铃响了一会,一位五十开外的老妇人帮我们开了门。

    “是郭先生啊,教授在楼上等你。”老妇人让开了道。

    “哦,关键的人我给带来了。”郭威说了句很有深意的话,我在后面一听,心里就打了疙瘩,这小子瞒着我什么事情?

    跟着老妇人来到了二楼,这幢小楼内光线很暗,楼道内点着昏暗的灯光,我走上二楼,看到一间书房开着门,里面一张深紫色的书桌旁坐着位六十左右的老者,带着老花镜,头上已经秃了一大块,剩下的发丝也是白的多,脸上满布愁容,正埋头看着一本古籍。

    “龚教授,人我已经带来了。”郭威小心的上前叫了一声。

    龚教授微微的抬起头,端着老花镜细细的打量了我一番,随后才客气的道:“呵呵,你是形师傅吧?早听小郭讲起过你了,形师傅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岂敢岂敢,我也是刚刚出道,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我也客气的回道,同时瞄了一眼龚教授手中的古籍——阴山图录志。

    “形师傅客气了,坐,请坐。”龚教授把我们让到了一张沙发上,这时我发现郭威一直恭敬的站在龚教授的身旁,不敢坐。

    “方姨,给形师傅上茶。”龚教授朝着屋外喊了一声,不久后老妇人拿着茶水进来了,我也口渴了,拿起茶抿了一口,啧,啧,好香的茶。

    “呵呵,形师傅远道而来,本来应该带着形师傅在这X市中观赏一番,可是这事有点急,所以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龚教授从他的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方盒递给我。

    “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接过方盒好奇的问道,这盒子是铁制的,拿在手上还有的沉。

    “别打开那个盒子,里面有古怪。”小黑的声音急急的在我的脑海中响起。我转头看了一眼小黑,发现她双眉紧锁,显得心事重重。

    听了小黑的话,我也小心了,把铁盒子放在茶桌上,“这个还是请龚教授讲明了吧。”

    “形师傅真是高人啊,已经看出了这铁盒子的诡异之处,既然如此我也就明讲了。”龚教授指着铁盒继续道:“这盒子是让人下了诅咒,除非能拿来原先主人手印,不然谁打开铁盒就会触发恶咒而身亡,死在这铁盒子之下的人已经有四位了。

    我是脊梁骨一阵恶寒,丫的还好听了小黑的话,刚才没有打开铁盒子,不然也是着了道了,这....郭威这小子,带我来见这样一个人老头,真不知道安了什么心,想到这里,我抬头瞪了一眼郭威,这小子现在心虚的很,低着头不敢和我的视线对视。

    “龚教授,这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我想已经死了四个人,那么着铁盒子应该已经打开过四次了,盒中之物不应该是秘密啊。

    “是一块玉器,不过至于作何用处,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啊。”顿了顿,龚教授继续道:“传闻这个铁盒子在民国动荡时被盗墓贼给挖了出来,当场就有人打开看了,而那打开盒子之人最终没有逃出古墓,死在了里边。盗墓贼感觉这盒子古怪就卖个了一个爱好收藏中国古玩的西洋人,这西洋人也是没有主见,买卖的当场就开了盒子看了货,不想回去的路上被土匪给接劫了,死在了路上。那土匪虽然是个粗人,可也懂些鬼神之道,发现了这铁盒子的怪异,所以一直没有打开,后来土匪招安当了国军,这土匪头子就把铁盒子送给了当时本省的一位要员,不想这要员打开盒子的当晚就突发重病而亡,至此以后这铁盒子就一直没人敢打开看过。”

    龚教授的一席话,听得我毛骨悚然,这丫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能有这么大的魔力,谁打开谁死,不会这么邪门吧。

    “那龚教授这铁盒子怎么到的你手上?”我好奇的问道。

    “呵呵,这事告诉你也无妨,这铁盒子最终传给了那位暴毙要员的一位姨太太,解放后闹翁革的时候,被红卫兵给抄了出来,当时我的父亲就是造反派的头头,看见这东西有些来头,所以就.........”龚教授说道这里没有继续讲下去。

    我点了点头,仔细的又看了看这铁盒子,这盒子做工并不精致,上面的纹路早已磨平,表面坑坑洼洼的,许多地方已经腐烂的很厉害,之所以说腐烂,因为这铁感觉经过了特殊的处理,上面的锈迹并不如何严重,反倒是悠久的岁月在上面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这盒子是那朝哪代的东西?”

    “准确来说是西汉末东汉初的。”

    西汉末东汉初?我在脑中搜索起来,仿佛在上历史课的时候听老师讲过,当时是铁器刚刚兴起的时候,冶炼技术尚未成熟,我神州的铁制冶炼一直到了唐代才达到了鼎盛,当时的唐刀就是代表作,后来被东洋人学去了,成了鼎鼎有名的东洋刀,其实是我唐刀的山寨版而已。

    “那久远啊,”我眉头一皱,视线对上龚教授,问道:“教授你想让我干什么?”

    “重新去一次那个古墓,把墓主人的手给我带回来,只有那只手才能打开这铁盒子而不遭受厄运,也只有那只手才能使用这盒子里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