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阴河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8本章字数:2035字

    “这是鬼兵,或者说是阴兵。”小黑看着石壁,上上下下又仔细的看了一遍。

    “阴兵?难道这些士兵都已经死了不成?”我感觉脊梁骨都在发寒。

    “对,这些是亡者的军队,来自阴曹地府,一般能调集这种军队的人非常的不一般。”

    “怎么个不一般?”

    “说不清楚,我对阴兵一道不熟悉,这是茅山术的特长。”

    “茅山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小黑不悦的瞄了我一眼,好像在看着一个白痴一样眼神,“你到底是不是道士的后人,怎的连茅山术都不知道。”

    “呵呵,我的师傅死的早,还没教我哪。”我尴尬的一笑,说老实话,当年老道士教了我很多,不过老子小时候顽皮,就爱玩,所以这道家之学那是连皮毛都未学到。

    小黑一抹额头,摇了摇脑袋,“我算是输给你了,现在你给我竖起耳朵好好的记下了。.......道家之学,分门别类有许多种,其中丘处机的全真教,张三丰的五台山,还有张天师的茅山术合成道门三大家。”

    “原来是这样啊,”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心道:这丘处机,张三丰,还有张天师咱都见过,不过是在电视上,丘处机和张三丰可是武学大家,又是道门中人,而张天师更是牛逼轰轰式的人物,据说是张良的后人,善能抓鬼。

    “对了,小黑你教我的吐纳之术,还有血指术是否也是道门之术?”

    “正是,你是道人之后,学习道术也是传承了衣钵,可要好好学啊。”

    “那我们是哪一派的?是不是茅山派的?”我忽然兴奋起来,不管是哪一家的,反正以后都是可以装逼的谈资啊。

    “不是,本宗不和三大派并列,而是远远的高于三大派。”小黑抬头挺胸,好像对于自己所学的宗门派系很自豪。

    “还高于他们,不会吧,难道是太上老君的直系后人?”还能比三大派更牛逼的,我是想不出来了。

    “太上仙君是我们道家的开山鼻主,是道人共同的先辈,我们不是他老人家的直系后人,而是另外一派,崂山派!!”小黑说道最后三个字的时候,二眼都在放光啊,可是这崂山派老子咋的没印象啊,难道没出过什么大人物?

    “小黑啊,我们派系不行啊,崂山派可没出过什么高人啊。”

    “不准你污蔑本宗,你现在习练的都是我崂山派的术法,所以你也是我崂山弟子,对本宗要有敬畏之心。”小黑板着脸,对我一通教训。

    “切,小门小派,我才不稀罕,我还以为是什么牛鼻轰轰的宗门,原来是个崂山派,还远远的高于其他三大宗派,我看是吹牛吧。”

    “你.......”小黑二眼瞪圆,狠狠的看着我,随后一转身,对着上方,恭敬的说道:“罪过,罪过,弟子无能,教下如此忤逆的徒弟,是弟子的过失,弟子一定严惩与他。”

    “呵呵,小黑你别神神叨叨了,本宗真的那么牛鼻,为何名气反而不如三大派。”我不屑的说道。

    “刑天,你好过份啊,你可知本宗都是些什么人组成的吗?”

    “什么人,还不是道士。”

    “只对了一半。”小黑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神色严厉,“本宗的弟子都些仙人。”

    “仙......仙人?”我是想不到小黑会说出这话,这年头人家都登月了,还有个毛的仙人,难道凌霄宝殿在宇宙中?不过虽然很想笑,但是还得忍着,因为小黑的眼神太凶了,我真怕一笑出来,这妮子非得把我撕了不可。

    “你可读过蒲松龄的《聊斋志异》?”

    “没听说过。”老子连古诗都背不出一首,这什么聊斋志异那么掉文的书名,是头一回听说。

    “你真是孤陋寡闻的可以啊。”小黑无奈的瞄了我一眼,“《聊斋志异》中就有提到过本宗。可惜书中所写那人意志不坚定,又有邪念,故未能修成正果。”

    小黑的话越来越掉文了,我是听的一头雾水,这丫的妮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啊,仙人什么的老子断然不信的,那怕有鬼,我也不相信这世上有仙人。

    离开这面石壁,我和小黑继续前行,前方有一条狭窄的甬道,我和小黑猫着腰摸着石壁慢慢前进,空气中有股湿气。

    “前面有地下河。”小黑在我身后忽然说道。

    “嗯,空气有点湿湿的。”我也发现了,加快步伐,不久后就听的前方有滴滴答答的水滴声。

    再往前,我们被一条地下河给挡住了去路,这条河很宽,足有一丈多,这种距离是跳不过去的,我蹑手蹑脚的摸着石头想过河,可刚刚下水,就感觉这水冰冷刺骨,浑身汗毛直竖。

    “妈呀,什么水啊,这么冰。”我干忙爬上岸,不敢再下河了,那怕这河水不深,可水太寒,估计走到半道上就要被冰的四肢麻木了。

    “这是阴河,这水的上游是一处大型的墓地,死的人多了,死气,怨气,尸气,各种东西都混进了这水中,这河水就阴寒的刺骨,好在你是九阳之体,如果是一般的人,这水沾上一点就会冻得浑身哆嗦,四肢抽搐。”

    “这么厉害啊!!”我又重新看了眼河水,心头冒起一个念头,这水或许有用。

    拿出水壶,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然后往河中盛满了因水,揣回腰间。

    “我们往河流的上游走吧,或许能找到河道比较窄的地段,那样就能过河了。”说着小黑顺着河道往前走了,我在身后跟上。

    这河道曲曲弯弯的,有的地方河岸很宅,几乎二边都是石壁。

    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我的脚都起了水泡了,感觉好痛啊。

    “小黑,我们不要去了吧,走回头路,原路返回。”

    “你不想要墓主人的手骨了,那可是能换回解药的东西,不然你可是要做鬼了。”

    听到小黑的话,我浑身一哆嗦,心中恶狠狠的把那个龚教授还有郭威,这二人给骂了一通。丫的老子现在真是小命拽在人家的手中,身不由己啊。